分手十年,看到痴情前男友的“朋友圈”,她哭了

作者:安远、江左梅娘婕和杨林的青春像是一场旋转木马的追逐,似远似近永远触不到,可音乐终究会停下,我们会散场,不必纠结恩怨,拥有过快乐就好,我们终将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幸福。01.夜渐渐深了,墙上挂着的钟指针刚划过十二点,儿子在身旁睡得正酣,粉粉嫩嫩的小脸蛋,睡

作者:安远、江左梅娘

婕和杨林的青春像是一场旋转木马的追逐,似远似近永远触不到,可音乐终究会停下,我们会散场,不必纠结恩怨,拥有过快乐就好,我们终将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幸福。

01.

夜渐渐深了,墙上挂着的钟指针刚划过十二点,儿子在身旁睡得正酣,粉粉嫩嫩的小脸蛋,睡着的样子真像个小天使,婕忍不住又在儿子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丈夫出差了,只剩下婕和儿子守着他们温馨的小家。

婕这一晚有些失眠了,原因是在朋友圈里看到了杨林的结婚照。

相比十年前,杨林胖了些,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嘴角上扬露着一口大白牙。他手里挽着的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巧笑倩兮。两人站在一起像是一对璧人,很是般配。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湿润了。

婕的青春是和杨林分不开的,杨林的爱塞满了她的整个青春,如今青春散场,她已嫁作他人妇,他也觅得新欢,这也算是皆大欢喜。

婕和杨林算是恋过,不过都是杨林的单相思。可即便是这样,好比一个孩子对于不喜欢的玩具也不能给别的小朋友。这样想着,婕觉得自己有些狭隘又幼稚,不觉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转念一想,假如自己当初和杨林走到了一起,生活又会是怎样的模样呢?

02.

时间倒回到十几年前,婕和杨林都还只是刚迈进中学校园的学生,一脸朝气蓬勃。婕一头齐耳短发混在男生堆与人称兄道弟,其中也包括杨林。婕实际比杨林小,却执意给自己封了个大哥,称杨林为小弟,而杨林执意叫婕为“小妹。”那时候的校园里特别流行认哥哥妹妹,有人说“妹妹”多数是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存在。

杨林口口声声对着婕叫“妹妹”,婕每次都让他更正叫“大哥。”虽说婕对于杨林这个大哥拒不承认,但她的心里却装着另外一个“哥哥”,哪怕自己并不是他的“妹妹。”

少年时期的婕性子豪爽外向,可遇到喜欢的人一下子像变了个人一样。不同于杨林的小眼睛大门牙,俊人如其名,英俊潇洒,特别是在篮球场上奔跑扣篮的样子把婕迷得神魂颠倒。

婕听人说俊喜欢长发女生,婕开始留长发,不再伙同杨林以及那帮男生打打闹闹,杨林直呼婕变了性子。婕开始写日记,把俊的名字写了一遍又一遍,初中三年,写了整整一本日记,都是关于俊的点点滴滴,但碍于女生的面子,对于俊,婕并没有任何主动的表示。

03.

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杨林骑着一辆旧旧的二八自行车,从婕的家门口一次次假装路过,他弓起身子,衣服里灌满了风,脸上的神情像极了英勇就义的勇士。

家里的电话一响,婕的心里就像打鼓一样,怕被父母听见,可她光听电话铃声就能知道是杨林打来的。她心惊胆战地接了电话,不敢给听筒那边的少年同样热烈的回应,声音低低的,语气淡淡的。

那个燥热的夏天,杨林的爱情像雨后春笋疯长。可婕像个冰冷的收割机,将杨林心里冒出来的爱情的苗一次次割断。因为她的心里始终还装着一个少年,可惜不是杨林。

到了高中,杨林给婕一封封长信,字迹工整信纸透着淡淡的花香。婕随手撕了张草稿纸回了他,字迹潦草马虎,说现在不是谈这个时候。

杨林说到了下雨的天就会想起婕,想起她略带忧郁的脸,像极了红楼里的林姑娘,让人觉得心疼想要守护一辈子。杨林并不知道婕的忧郁是为谁而起。

04.

这边拒绝了杨林,而这边,婕却给俊写了一封信,吐露了几年来的所有点点滴滴的情愫,很遗憾的是,她并没有换来同等的回应,俊给她发了人生的第一张好人卡。他劝自己死心。

女人都是有自尊的,爱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的回应,婕也就真的死了心。

所幸,杨林还陪在她的身边。高考之后,两人念了不同的大学,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两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得更远。

不过大家都有了手机,能够接打电话和收发短信。

每次打来电话,杨林总要等婕先挂了电话,他再挂。

每年的生日,婕总能收到杨林发来的零点祝福短信,还有他亲手折的满满一大罐千纸鹤。

算是恋爱吧,只是婕总似乎找不到感觉。

大四了,有一段时间,杨林和婕联系渐少,婕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在图书馆里认识了一个男生,一周不到,竟然相爱了。

那一头的杨林很快也知道了,他不顾上千里的路程,赶紧跑过来找婕,他要对她说一千一万个对不起,他觉得都怪自己和她联系太少了,都怪自己没有好好珍惜她。

然而婕只是回避不见。

05.

一个月后,杨林也恋爱了,不知道是因为赌气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发短信告诉了婕,婕回他短信说:“我分手了。”

杨林说:“那我也分手。”于是,两个人又都回归到了单身的状态,又开始在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杨林试探性地跟婕说:“这么多年了,咱们都处成老夫老妻了,咱们就在一起吧,别折腾了。”婕没有做声。

时间就这么一年年地溜过去了,两个人的工作也都定了,年纪也都大了起来。父母开始旁敲侧击地提醒婕该找对象了,而且有针对性地提起杨林的名字。

婕自然明白父母的意思,回顾了一圈身边的朋友同事好像真没有比杨林更适合做老公的了,彼此知根知底,可即便如此,总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而这边杨林有意无意地撩拨,父母的催促也让婕开始有点动摇了。

婕铁了心似的跟杨林说道:“要不我我就嫁给你吧?你都追了我十多年。”半宣告半试探的语气依然保持着她的矜持。她本以为杨林会欢天喜地地答应,没想到杨林半晌才回答:“算了,我怕以后真和你在一起了,我会对你不好会报复你,害我追了你这么多年。”

06.

婕的心伤到了,在他面前,她一直是骄傲的孔雀,她从来没有想到杨林竟然会拒绝她。

她不知道,时间在变,人也在变,她和杨林都变了,没有人会永远捧着一颗炽热如初的心等在原地等你回头。

后来我问过婕:“如果当初杨林答应了你,你真会和他在一起吗?”婕沉默了半晌,说不会。

他若真等了她十年,她或许会跟他在一起,过后,她又立即摇头否定,说她自己也说不准若时光可以回头,她会作何选择。

我相信她是真诚的。所以我说,最后他的拒绝,不管是因为什么,其实对你也是一种成全,最后两不相欠,不也很好吗?

爱情里揉不得沙子,不爱就是不爱,哪怕对方做的太多,终究感动的不是爱情。

如果真爱对方,又何须考验那么久呢?如果真爱对方,又何不早一点勇敢携手拥抱幸福呢?

宝玉初见林妹妹就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很多人的情分就一眼就定了,爱不爱在心里早有了分明,一开始没有爱上的人,用一辈子也爱不上。

如果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的压力,而又一时半会儿在身边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就将就了,这于人于己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自私行为,在爱情的国度里,只有爱才是让你们走到一起的理由。

07.

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写道:一个男人的一辈子都有这样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了,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成了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对于杨林来说,婕就是他那永远得不到的骚动的存在,是他年少青春里的梦,若真要是得到了,他的梦或许就破灭了。那就永远记住彼此年少时的青涩模样,简单而美好,这样就够了。

他最后的拒绝,是愤激的报复也好,是最后的清醒也好,总之,对于他自己,也是一种最好的成全。

“亲爱的,我到家了。”婕手机响了,传来老公温柔的声音,因为差事已了又放心不下老婆孩子便提前赶回来了。

这一夜,擦干眼泪的婕在老公的臂弯里睡得香甜,伴着儿子奶香的呼吸、老公的呼声仿佛吹奏着幸福交响曲响彻了整个屋子……

-END-

图片来自网络,如侵权联系删除。

江左梅娘:专栏作者,情感分析师。你有故事,我有酒,一起聊聊人生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