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毓明性侵养女案开始转移重点?那些被性侵过的女孩,后来都怎么样了?

作者|Angela安姐写在前面:今天本来是复活节,正是庆祝生命美好的时候。早饭后打开微博,看到强奸犯鲍某的名字又被顶上了热搜,还以为渣男就要被绳之以法。没想到点进去一看,却是各种要洗白的节奏。鲍某姐姐声称自己弟弟和女孩非养父母关系,还有专家从女孩母亲失职角度大

作者|Angela

安姐写在前面:

今天本来是复活节,正是庆祝生命美好的时候。早饭后打开微博,看到强奸犯鲍某的名字又被顶上了热搜,还以为渣男就要被绳之以法。

没想到点进去一看,却是各种要洗白的节奏。

鲍某姐姐声称自己弟弟和女孩非养父母关系,还有专家从女孩母亲失职角度大谈特谈,明显是想转移重点了。

我只想问一句,在讨论女孩母亲是否失职以前,能不能先把渣男鲍毓明的罪定下来?

借用微博网友的一句评论:

鲍氏一家,不要想转移重点,搞再多的什么花式反转,也洗不掉你们身上的恶臭!

说实话,同样作为一个母亲,这样的新闻真的不敢看,不想看,可是却又躲不掉。

这世间的恶,多到你不敢想象!

下面这篇文章是我去年写的,写在著名的大佬性侵案爆发当口。这才过去多久,新的性侵案又层出不穷了。

这个社会怎么了?就像韩剧里一位妈妈说的,我花了18年教育自己的孩子学会保护自己,而你们,却还是不放过他们?

谁能保护我们的孩子?

又是惊雷阵阵的几天。

本来正在追看热门宫廷剧,却被各种名师大佬的性侵大戏给“吸引”了过来。

现实往往比戏剧更“精彩”,更狗血,也更暗黑。

那些道貌岸然,披着各种皮毛的狼师狗佬们的行径,相信我们都已经略知一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但我们除了唾骂渣男,将他们的丑恶在阳光下曝晒,除了呼吁女人们在面对侵害时要学会自保以及求救,有没有人关注那些遭遇了侵害的女孩子?

她们后来都过得怎么样了?

1

特意去咨询了律师朋友Sharon Cai,她毕业于知名法律院校,如今在澳洲从事人身伤害赔偿方面的法律咨询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她还有在澳洲精神病科室工作多年的经历。

被性侵过的女子,她见过无数。

一位27岁的妈妈,育有两个女儿。离异,如今蜗居在家,无法出门工作,年幼的孩子只能托付给自己的父母照看。她因为深受忧郁症和焦虑症的双重困扰,常年服药,也不见好转。

从16岁时,她就被他们的一位家族朋友,50多岁的长辈,长期猥亵甚至强奸,但她不敢告诉父母。

因为她的姐姐和同龄男孩未婚先孕,已经被笃信宗教的妈妈逐出了家门,偷偷安置到一个远亲家里生小孩,孩子出生后就被立刻送了人。

所以,在自己面对侵犯时,她根本不敢告诉家人,以及任何人。

性侵持续了整整两年,直到她高中毕业,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家,才摆脱了那个无耻长辈的纠缠。

她也开始试图将这一段往事封存起来。

但梦魇怎能挥挥手说走就走,她所追求的平静生活根本无法实现。

20岁时,她遇到了前夫,对她宠爱有加,两个人携手步入婚姻殿堂,为了坦诚表白自己,她告诉了前夫自己遭遇性侵的往事。

这是她第一次向另一个人吐露心底的秘密,本来以为能够获得丈夫的支持,没成想却换来丈夫的歧视和疏离。

从此夫妻之间出现了隔膜,即使她已经连续生了两个孩子,为家庭倾尽了全力,却再也无法获得丈夫的谅解。煎熬几年后,她离了婚,成了单身妈妈。

离婚后的这些年来,她一直过得郁郁寡欢,没有安全感,自我认知非常低,觉得自己不值得拥有幸福。面对外面的世界,她封闭起了自己,抑郁症和焦虑越来越严重,无法正常工作,无法照看孩子,终日服药抵抗自杀倾向。

几乎每个被性侵的孩子,都会陷入责怪自己的心理中,成年人也不例外。

对她们来说,活着才是最大的冒险。

2

还记得曾经“靓绝五台山”的香港女明星蓝洁瑛吗?

作为90年代香港无线台的当家花旦,蓝洁瑛起点很高,众多港姐都只能给她当配角,在当时名噪一时,风头无两。

但是后来蓝洁瑛却因为被一圈内大佬性侵后,无法走出阴影,导致精神方面出了问题,她从此不能工作,存款耗尽后,甚至流落街头。

遭受性侵后,蓝洁瑛惧怕对方一手遮天的势力,只能自己第二天看医生吃避孕药,甚至还买了十来把刀片,用自残的行为报复自己被玷污的身体。

去年受访时,她还依然一脸惊恐地说:

“至今一直记得事后,他对我冷笑的样子……”

她抗争过,却被公司雪藏。

她的控诉是那么无力,甚至是激不起任何波澜,几十年后的今天,人们看到的蓝洁瑛,永远都是邋遢的“流浪女”模样,甚至被取笑为“癫王”。

可叹的是,蓝洁瑛还能因为明星的身份,获得人们稍许关注,而那些籍籍无名被忽略被遗忘的女孩子们呢?

生活本来就难,对于蓝洁瑛们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3

今年6月,甘肃庆阳一19岁女生跳楼身亡,因为楼下一些没底线的看客起哄叫好而被世人关注。

但19岁的花季少女,为什么要选择跳楼?她都经历了什么?

媒体后来才了解到,女生跳楼与两年前被班主任猥亵有关。

女生的父亲说,那次,女儿因为胃疼在教师公寓休息。

晚8点左右,其班主任以探病为由,进门就疯狂亲吻搂抱她、撕她衣服,后因另一位老师进入而停止。

她以为这是她的噩梦,没想到只是她噩梦的开始。

她找到教导主任揭发该老师,却被安慰说:

“反正你也没被强奸,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原本无忧无虑的女孩出现了抑郁的状况,家人陪着她报了警,警方立案起诉该老师,但检察院最终判定是:

认为该老师的行为轻微,且无法证明猥亵与她的抑郁症有直接关联,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但事实上,Sharon告诉我,在澳洲,性犯罪的定义不仅局限于违背受害人意志的性行为。任何有关的肢体接触,包括搂抱、爱抚,亲吻,以及非肢体接触的言语上的挑逗,甚至以骚扰为目的,向受害人展示性内容的图片等等的行为都会被列入了性犯罪的范围。

但可怜的19岁女孩,虽然四处伸冤,却无人主持公道,她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崩溃了,她写下了长长的控诉状后,选择了跳楼以示清白。

其中有几条:

“我成了同学眼里得了怪病的人……”

“为什么善良的人遭人非议,丑恶的人却逍遥自在……”

是的,其实每一个自杀,都是他杀。

这些受到侵害的女子,明明是被害人,却被无知的舆论和愚昧的环境所迫,掉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4

毫不夸张的说,任何一个曾经被性侵的人,日子都很难回复从前了。

知乎上,一条“在性侵发生后,应该如何让自己走出阴影,恢复到正常生活?”的问题,获得了1836个回答(截止发文前)。

这个数字可以看出,在现实生活中,到底有多少个蓝洁瑛、蒋方舟、易小荷,经历过了同样的或者类似的遭遇。

无论她们的出身、学历、背景多么不同,但是受到的伤害却是一样的,是要纠缠她们一生的。

最可悲的是,在一系列性侵案件里,受指责的却总是受害的女人们。那些没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那些躲在电脑后面不敢抬头见光的人,用自己的狭隘、浅薄和无知偏见,堂而皇之地将男人侵害女人的理由,归为女人的穿着,打扮,甚至出现的场合上。

但事实上,前不久,美国堪萨斯大学的一个《What Were You Wearing》(“被性侵时,你穿什么”)展览中,陈列了18名性侵受害者在性侵当场所穿的衣服,只有一件当事人的衣服是我们看来算是比较暴露的衣服。

把性侵动机归在女人身上,是无耻者玩的弱智把戏。

在澳洲和英美法律体系里,定义一个成年人有没有遭遇到性侵,不是根据两个人的关系、身份,而是有一个基本准则:当事人是否“自愿(consent)”。

自愿就好比请人喝茶:

A说:我泡茶你喝吧?B可以同意也可以拒绝,如果B说我不喝,A不能强迫把茶灌到B嘴里。

如果B说:好的,我想喝,你去泡茶吧。A泡好了茶,B改变了主意,说:我不想喝了。A依然不能强迫B,把茶灌到B嘴里。

如果B喝了一口茶,说:我不想喝了。A也不能把剩下的茶灌进B的嘴里。

如果B说:好啊,我想喝茶。说完就睡着了,A也不能在B不清醒的情况下把茶灌到B嘴里。

就是这么简单。一切非自愿的不当亲密行为,都可被定义为侵犯。

5

可喜的是,虽然某些男人们越来越猥琐了,姑娘们却越来越勇敢了。

美国好莱坞在去年就发起了「Me Too」行动,鼓励女性勇敢站出来,指控性侵者,这个行动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也拉下了不少美国的名人巨头。

今天,我在豆瓣小组上也看到了“ME TOO 大陆汇总名单”。

实名举报已经达到了38位(但不幸的是,发稿时这个帖子已经被删除了)。

从章文、孙冕、熊培云到名嘴zhu军,有实名举证,有截图有照片,这些被伤害过的妹子们,正在一个个曝光晾晒这些“老师长辈”们的真正嘴脸。

Sharon在国外从事律师这些年,她亲见许多经历了性侵的女子,演绎了不同版本的人生故事。有的就此颓唐,自暴自弃,但也有的铸就了比之前更加灿烂的人生。

即使都经历了磨难,不同的人,对磨难的认识和处理,也不完全一样。

区别在于她的周围有没有支持她的人,她的内心够不够强大,让自己渡过难关。

我想说的是,姐妹们,当苦难出其不意发生了,当它如影随形,无法摆脱的时候,那就先暂时接纳这个痛苦,允许它与你同行一段路。

想哭,就找个地方哭,大声、撕心裂肺的哭,把伤心和委屈都哭出来。然后,去找个可靠的人(家人、心理医生,律师等),告诉他们发生的事情。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你需要获得更多的支持。

最后,请记住一句话:无论你曾经遭遇过什么不幸,你的生活都可以熠熠生辉。

主宰你命运的权利,永远(请记住,是永远!),都要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作者Angela简介:坐标澳洲悉尼,十点读书签约作者,读者专栏作者。在东西方文化交融碰撞中,分享原创干货。(ID:Angelamanly)。

特别致谢:感谢Sharon Cai律师接受采访,帮我和我的读者普及国际通用的法律常识和相关知识。

Angela在悉尼

ID: Angelamanly

成长|情感|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