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前夫被小三抛弃的惨状,我果断取消了二婚!

文 | 柚子妈 插画 | 培培猫1得知老公齐仁出轨,杨清秀一点都不意外。他们的婚姻,早就状况百出,夫妻俩交流也越来越少,唯一的共同话题只有孩子。杨清秀教育女儿,公婆却总是会来插手和纵容孩子,新旧观念的碰撞每天都会循环上演。婆婆还经常在齐仁面前告状,搬弄是非,

文 | 柚子妈 插画 | 培培猫

1

得知老公齐仁出轨,杨清秀一点都不意外。

他们的婚姻,早就状况百出,夫妻俩交流也越来越少,唯一的共同话题只有孩子。杨清秀教育女儿,公婆却总是会来插手和纵容孩子,新旧观念的碰撞每天都会循环上演。

婆婆还经常在齐仁面前告状,搬弄是非,挑起家庭矛盾。

齐仁夹在中间,站谁那边都会有一方受委屈,烦不胜烦,干脆把战场丢给两个女人,自己躲到公司加班,或者跟朋友出去吃喝玩乐,有了出轨的天时地利。

齐仁在酒吧认识了一个富家女,跟人家说自己早就跟老婆没有感情了,对她才是真爱,巧言令色。

富家女从小缺爱,父母忙着生意,对她的关爱更多是物质上的,她同情齐仁的遭遇,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面对齐仁的嘘寒问暖和甜言蜜语,她很快就沦陷了,还承诺只要他快点结束掉“不幸”的婚姻,跟她光明正大在一起,她的父母会在事业上提携他。

因此,跟一般男人暴露后的求饶发誓不一样,齐仁显得迫不及待:离婚吧,反正我跟你是过不下去了,只要你肯离婚,我可以净身出户。

杨清秀一口浊气上涌,他就这么上赶着要娶小3?

她偏不如他愿:“净身出户?亏你说得出口,银行卡的存款只有九千,房子是你父母的,五年婚姻,为了怀孕和带娃,我连工作都不得不辞掉,现在你一句净身出户,就想拍拍屁股走人?门都没有!”

“那你还想怎么样?”

“你不是为了她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也能为你不惜代价!我给你算笔账,怀孕反应太大导致我只能辞职,我原来工资一个月7千,十个月就是7万,出了月子,家里没请保姆,你也没有帮忙带过孩子,请保姆一个月得要6千吧,我带了3年,21.6万,青春损失费精神损失费这些加起来,给我30万,女儿抚养权归我,你每个月给两千抚养费,我就离婚。”

齐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憋出一句:“我跟她商量商量,三天后给你个答复。”

杨清秀也不拦他,心里冷笑,她这么做就是要膈应这对狗男女,30万不是个小数目,没有哪个女人会傻到倒贴钱吧?到时他们感情出现问题,小三不要他,他回来求复合,自己也会甩了他,让他一无所有。

2

然而,30万对于富家女来说,根本就没有难度,她只想帮心爱的人抚平烦心事,让这个男人彻底地属于自己。

第二天早上,杨清秀就收到银行转账的短信,盯着那串余额数字,她傻眼了。

数了数,6位数,正好是30万。

什么世道?小3竟然愿意花30万买她老公?!

她觉得这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仰天长笑一分钟,笑着笑着,她哭了。

五年婚姻,就这么被一笔勾销。

拿到离婚证,齐仁兴高采烈地搬到女人家住,看着这个男人扬长而去的决绝背影,杨清秀心寒至极。

3

搬出公婆家,在出租屋安顿好之后,杨清秀决定找工作,每月两千块的抚养费除掉房租,根本养不活自己和女儿,虽然有那30万,但也不能坐食山空。

找来找去,只有网店客服最适合她,可以在家办公,又能兼顾女儿。

杨清秀工作的那家网店,卖的是女装,生意很火爆,遇上双十一之类的购物街,很多款式都卖断货。

有一次,店铺上了几款母子装,很多客户来咨询她童装的材质码数尺寸。她心头一动,觉得童装是一条财路。

工作这段时间里,她摸清了里面的一些门道,决定试着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童装网店,那30万成了她的创业基金。

正值换季,她搭配了几套服饰,让女儿小糯米充当模特穿上,室内室外抓拍一波照片。小糯米在镜头前非常有表现欲,拍出来的效果又软萌又古灵精怪。

她精心挑选了四五张照片修好图,发到自己以前加的几个宝妈群里,收获了一篇赞美声。

有人问她小糯米的衣服哪里买的,想照着给女儿打扮打扮,杨清秀顺势把自己的网店链接放出来,给她们发优惠券,就此拥有了第一波客人。

4

经过摸索和突破,杨清秀从一个人单打独斗,到组建小团队,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她赚钱赚得欢,在生意场上全力搏杀,不久就买了房子,当初离婚的伤痛早都抛到九霄云外。

人一旦有了目标和冲劲,所焕发的精神面貌可以用魅力四射去形容。她身边不乏追求者,其中,骆文钊和孔令超这两个男人,她最有好感。

骆文钊是供货商,比杨清秀大11岁。他做生意很讲诚信,货有没有瑕疵,他都会明说,从不以次充好。

在私下的交往里,他也不瞒她,他有个儿子15岁,在国外念书,老婆陪读,两人长期分居闹离婚,但在财产分配上,一直没有达成共识。

杨清秀虽然觉得他人不错,但是他感情没有处理干净,她不想趟这浑水,在选择上,倾向未婚的孔令超。

她跟孔令超是在摄影棚认识的,孔令超是老板兼首席摄影师,杨清秀是委托方。在提诉求的时候,她思维清晰,表达力强,他毫不费劲就能理解她的意思。

原本他以为她是雷厉风行的女强人,转身,一面对女儿小糯米,她又散发温柔耐心的母性光辉,笑起来像春天的冰雪融化,角色切换自如,情绪自控力可见一斑。

孔令超毫不掩饰自己对杨清秀的欣赏,经常以各种名义约她吃饭。

杨清秀对他也有好感,可能是美术专业出生,又长期从事摄影这种艺术事业,孔令超的穿衣品味很高,谈吐优雅,每次约会车接车送,照顾周到。

一来二去,两人就好上了。

5

相处了一年半,孔令超给她发婚纱款式,问她喜欢哪种,电影里有婚礼场景的时候,他会边讨论边旁敲侧击她理想中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什么时候让双方父母见见面……

话里话外都表达出一个意思,他想向她求婚。

杨清秀没那么想结婚,反正至少一两年内,她是希望多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

见她这个态度,孔令超也就没有再逼,只是在相处中更加用心和卖力。

两人也有小打小闹的时候,有次为了点小事吵得厉害,孔令超甩门出去,杨清秀从窗户看到他一个人开车走了,气得不行。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孔令超又回来了,手里提着一袋猪扒包。杨清秀又好气又好笑,那是她最爱吃的猪扒包,明明两个人吵得那么厉害,他到外面透气还不忘带这个回来,她当场就被感动。

渐渐地,两人朝着谈婚论嫁的方向去。她答应去见他父母时,孔令超高兴得抱起她转圈。

然而见完孔家父母,杨清秀却对这段感情产生了迷茫。

6

那次见面说不上愉快,孔家父母对她客气中带着冷淡和疏远,对她离异还带着个女儿的事心有芥蒂。

孔令超一直帮杨清秀说好话,说她如何如何优秀。

父母却说:女人再优秀再有事业心,结了婚还是应该回归家庭,生儿育女,做贤妻良母。你们两个人都这么忙,家哪里还有家的样子。

孔令超顺着他们的话点头道:我婚后会担起养家的责任,清秀在家安心照顾孩子就好。

杨清秀听了心里不舒服,为什么牺牲事业选择家庭的总是女人呢?

事后她跟孔令超讨论,孔令超说:“我爸妈说得也有道理,你想想咱们在一起的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回复工作上的信息和电话,出去旅游好像只是换个地方办公一样。夫妻俩,肯定要有人主外,有人主内的。

再说你身体也需要调理到最好的状态,怀孕生产才不会那么辛苦呀。多点时间去做运动和SPA,当个幸福的小女人,不是挺好的?”

杨清秀争取道:“你一个人养家太辛苦了,我看着也心疼呀,而且我真的很喜欢赚钱自我实现的感觉,要不咱俩各自减掉一部分工作量,事业家庭都能兼顾上,不是很好嘛。”

孔令超却说:针无两头利,这样咱俩的事业都做不好,你是女人,就算不赚钱也没人说闲话,但我是男人,有责任养家,要是我事业做不好,别人就会说我窝囊没出息。你听我的准没错,我一定会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的,你要是觉得没事做,那咱就多做爱做的事。

说完一个吻堵住杨清秀还想讨论的嘴,把她扑倒。

杨清秀虽然跟他亲热,但心里却觉得莫名失落。

7

这天,杨清秀接到前夫电话,齐仁要来探望小糯米,跟她约时间。

自打离婚之后,齐仁探望小糯米的次数屈指可数,以前几乎都是杨清秀要求他来见,因为刚分开那段时间,小糯米不适应,经常问她为什么爸爸不来看她,是不是不要她了。

现在他主动来见,稀奇了。

齐仁毫没有以前的风光样,落魄得胡渣满面,邹巴巴的衣服套在他无精打采的身体上,不用猜都知道他倒霉倒到家。

原来,他狗改不了吃屎,再次婚内出/轨,被富家女抓J在床。由于岳父母都不是善茬,早就精明地做好财产上的防备。齐仁被离婚,捞不着啥好处,没有了老板女婿的头衔和光环,在业内又遭到岳父封杀,齐仁找工作处处碰壁。

生活质量从天上掉回地上,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无望的齐仁迷上了赌博,欠下一屁股债。

他这是借着探望女儿的名义上门来借钱。

看着他讨好着要钱的模样,杨清秀不由得心头一惊,不是害怕被他缠上,而是想起自己做家庭主妇手掌朝上的那段岁月,也是像此刻的他一样卑微吧。

要是跟孔令超结婚,似乎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尽管她喜欢孔令超不假,但爱情之于婚姻,只是一道调味料,婚姻更重要的是合作,是一起去完成共同的目标,比如一起抚养孩子,共同富裕,共同成长。

说白了孔令超想要的,是一个以他为中心围着他转的贤妻良母,而杨清秀过去吃够了家庭主妇的苦,她打心里喜欢的是现在这种做着喜欢的事业自己赚钱买花戴的生活,为孔令超放弃现在的事业,她所感受到的不是爱,而是牺牲和不甘。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杨清秀心下有了决定,她要跟孔令超分手,当然,她也果断拒绝了齐仁,把他扫地出门。

8

得知杨清秀恢复单身,骆文钊马上对杨清秀发起追求攻势,这回,他是光明正大的,因为他跟前妻已经离了婚,一切尘埃落定。

骆文钊没有大男人主义,相反,他想要的是一个可以跟他一起并肩作战,把生意越做越大的伴侣,他认为家务什么的保姆都可以干,没必要把个人价值浪费在那种地方。

而两个人的重心都在事业上,又是同一个行业,共同话题很多。杨清秀跟他在一起,学到很多的生意经,而骆文钊遇到棘手的事,杨清秀也能帮着分析一二,提出一些让他意想不到的点子。

相知相惜,互助互利,彼此成就,这种相处模式,竟然比纯粹的男欢女爱,更深刻,更让杨清秀沉醉。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匹配。

杨清秀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嫁给他,是不是一定就能白头到老。

但她想,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赚钱能力,经济强,接触的人多,即使她到了四五十岁,依旧有选择的资本,过肆意的人生。

全文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