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被总裁养父性侵3年:被举报的性教育,强奸犯会替你完成

林奕含之死,李星星之痛16岁的林奕含,14岁的李星星。50岁的陈国星,48岁的鲍毓明。前者,是花样年华的少女,本该含苞待放,却遭遇残害。后者,是事业有成的衣冠禽兽,人前正派君子,人后本性毕露,将魔爪伸向了天真无邪的小姑娘。3年前,林奕含在家上吊自杀。高中二年级

林奕含之死,李星星之痛

16岁的林奕含,14岁的李星星。

50岁的陈国星,48岁的鲍毓明。

前者,是花样年华的少女,本该含苞待放,却遭遇残害。

后者,是事业有成的衣冠禽兽,人前正派君子,人后本性毕露,将魔爪伸向了天真无邪的小姑娘。

3年前,林奕含在家上吊自杀。

高中二年级时,台南16岁的林奕含,遭受了“狼师”陈国星的强奸。她18岁、19岁和20岁曾经三次自杀,都因被发现所以及时抢救。

学生时期的林奕含

林奕含很努力地在求生,一直没有放弃肉体和灵魂的自我拯救。她喜欢读书,学习优异,曾经是2009年台南女中唯一学测满级分的学生,被评为“最漂亮的满级分宝贝”,考进了台北医大。

却也在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的深渊里挣扎着,两度因为健康原因退学。

她依然相信爱情,在25岁的时候披上婚纱嫁给了深爱她、支持她、陪她一起咨询律师想要惩罚恶魔的丈夫。

林奕含婚礼演讲

但她还是在26岁时被痛苦彻底吞噬,只留下一本写满华丽文字、承载冰冷纪实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2017年,一朵被摧残却依靠顽强生命力撑了10年的花儿还是凋谢了,但,刽子手陈国星到今天还活得好好的。

陈国星

2020年,烟台18岁的李星星(化名)选择让自己在公众视野曝光,只为揭露4年半以前性侵自己的养父鲍毓明。

当时的她,只有14岁,对“性”几乎一无所知。2015年12月31日的跨年夜,她遭受侵犯后下体出血。后来在网上咨询医生,她第一次听到“你被强暴了”,还需要琢磨一会儿这是什么意思。

懵懵懂懂听从网上医生的指导报警却没了下文,她一度迷茫,养父真的犯罪了吗?

经过漫长3年的折磨、洗脑和囚禁,李星星精神逐渐崩溃。两次跳海被救,3次报警失败,2次立案,却依然没有后续。

今天,李星星豁出去了,借助媒体《南风窗》公开自己未成年时被养父鲍毓明性侵的黑暗过往。(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

先后在北京大学和香港大学深造过的律师鲍毓明,在中兴通讯和杰瑞集团担任高管。到目前,除了两家公司先后解除了鲍毓明职务、被西南政法大学解聘,他还没有受到任何制裁。

并且,他和陈国星一样,东窗事发,面临众怒,却依然狡辩他和受害少女之间是你情我愿的“不正当关系”,甚至反咬李星星“恩将仇报”。

李星星想要法律还她一个公道,大众想要禽兽不得好死。鲍毓明能得到什么下场,没有人能预料。

但所有人都在祈祷,李星星千万不要变成下一个林奕含,世上不要出现更多的房思琪。

缺失的性教育,得意的恋童癖

李星星的遭遇,和林奕含笔下的房思琪极为相似。

上初中的年纪,接收的性教育却几乎为零。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有这么一个发人深省的片段:

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还没到可以发生性关系的年纪,或许没有“性需求”,却不代表应该对性一无所知。因为强奸犯并不在乎女孩子是不是未成年,甚至,受害者对性的零认知反而让犯罪成本变得更低。

李星星和房思琪面临强暴后,茫然到无法定义发生的一切。她们孤立无援,失去了对“性”和“强暴”的辨识能力,而对这一切罪行的解释权,被强奸犯牢牢掌握。

13岁的房思琪把对文学的向往,投射在令人尊敬、有口皆碑的补习教师李国华身上。她崇拜他,信任他,连她的父母都是那么放心地让女儿和他共处一室。

正如李星星的母亲,对学历高、工作好、对她们母女非常照顾的丈夫深信不疑,让亲生女儿跟养父住在一起一样——她也许不会想到,鲍毓明作为律师,也会知法犯法,并且还是对她的女儿。

鲍毓明

于是,诱奸发生了。

李国华把强暴美化成对房思琪的爱,利用在房思琪心中的伟岸形象,对她洗脑,让他能如愿以偿地一次次顺利性侵房思琪,让她误以为这一切才是爱人之间该有的模样。

很长一段时间,房思琪是靠着相信“老师是爱我的,我也爱老师”这个逻辑,才能合理化她遭受的事情,才能缓解痛苦。一如林奕含说:这是一个女生爱上强奸犯的故事。

鲍毓明给尚未成年的李星星,数次循环成人限制级的性爱影片——不,是乱伦,是爸爸、妈妈和孩子之间的色情场面。

他一次次对李星星说:“你看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国外也是这么做的。别人家都是这样,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

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南风窗

鲍毓明不再送李星星去上学,不论是在北京工作,还是调动到烟台,他都将她“软禁”在身边,给她注册的微信里也只有“爸爸”一个好友。

李星星在家被摄像头监控、给妈妈打电话只能在养父眼皮子底下,没有任何隐私。她就这么掉进了只有鲍毓明的世界,任何认知和感受,都由他来灌输和纠正。

比如,鲍毓明频繁告知她可以和任何喜欢的东西做“那种事”,动画片的喜羊羊,动物园的可爱动物,甚至她的妈妈。

比如,她不能说“被爸爸按在床上”,要说“你喜欢爸爸,爸爸也喜欢你”。

鲍某明欲把胶带粘在李星星身上,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南风窗

没有人告诉过她们“性”和“爱”是什么。于是,强奸犯们代劳了。

没有大叔和萝莉,只有罪恶的性侵

世间总是讽刺最扎心。

2017年3月,一套公认的优秀的儿童性教育教材《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遭到网络营销号的抹黑,被无数家长的抵制。

他们说这本书“尺度过大”,性器官的科学名字,性犯罪的正常描述,在他们口中变成了肮脏的东西,在网上被用来调侃取笑。

这套由北师大出版社出版了7年的儿童性教育课本,自此被收回,再也买不到。

有一位学新闻的网友说,自己曾旁听过小学性教育课程,用的就是这本书。在课后,她问这些三年级的小姑娘都学了什么,这些女孩能大大方方地说“来月经要用卫生巾”“不能让陌生人摸这里”。

如今,谈性色变的家长,选择让孩子们接收不到任何相关知识。

与此对应的是什么呢?

是和李星星事件同时爆出来的广西南宁地铁站涉未成年不良广告标语:“小萝莉!!你喜欢看书吗?叔也喜欢看你。”

这是中二大叔想上演一出《洛丽塔》吗?

不,这是恶心的恋童癖。

可惜,成年了的我们,经人事的家长,可以对它本能地厌恶和抵制,那些未成年的、不知道“性”为何物的少女呢?

学校无奈不教,家长避而不谈。最终,谁会向女孩儿们解释现实中的“大叔和萝莉”,罪恶的本质又会被曲解美化成什么样?

总之,一定不会是她们原以为的美好模样。

而是《素媛》里,那个在上学路上好心给大叔打伞,却被拐到废弃工厂强暴、甚至被捅穿下体,从此只能挂着尿袋的7岁小女孩,躺在医院问爸爸“我做错什么了吗”的模样。

是《熔炉》里,不能说话的孩子们在暗无天日的聋哑学校被性侵,即便躲进卫生间也逃不掉校长那张猥琐又可怕的脸,自己却只能害怕又无助流泪的模样。

是《嘉年华》里,小文和新新被“干爹”带进房间后,在医院接受妇科检查时问“什么是处女膜”,是两个少女受害者的妈妈选择接受“干爹”的补偿款而息事宁人的模样。

更是“兽父”鲍毓明交出一份敷衍了事的保证书,却写“给我现在的女儿,未来的妻子”的恶心模样。

截图来自微信公众号:南风窗

信仰的崩塌,才是毁灭性的打击

林奕含的博客有篇未曾公开发布的文章,揭示了陈国星除了诱奸高中时期的她,后续还有很多变态行为。

当初,换上抑郁症的林奕含,在17岁时是这么想的:

如果这件事情被披露,以父亲的社会地位,他们一家人就要永远活在花边新闻里。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所以只能美化她和陈国星的关系,让已经被扭曲的人生维持下去。

直到上了大学,陈国星带她见到另外一个“猎物”,叫“培培”的女生,介绍她俩认识,并无耻地提出,让她们两个都“爱”自己。

对文学的信仰,早随着她“敬爱的老师”口中的曲解而变质。在迫使自己相信她和老师之间是“爱情”后,陈国星却宣告:你只是我玩弄的诸多小女孩之一。

让她赖以生存、逃避痛苦的“爱的体系”也坍塌了,这是上大学的林奕含发病的原因之一。

正如书中的房思琪,长大后发现她的爱慕者会写表白的小纸条,会因为害羞又尊重她而克制,是暧昧又试探的牵手。这些男孩子的爱,为什么和老师表现的爱不一样?

又如现实中的李星星。她曾相信妈妈口中的继父是疼爱她的好人,也一直对“警察叔叔”们抱以敬意,所以她向他们求助。

但现实是这么回馈她的信任:

鲍毓明把自己变成李星星生活里的中心,贬低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和事,一如《南风窗》所描述:小女孩的一切爱好、热情,都逐渐臭了、死了

毫无同理心的男警察,让受害者的李星星和嫌疑犯的鲍毓明坐在一张沙发上,养父对她的任何肢体动作,警察视若无睹;

畏惧权贵的派出所,即便拿到铁证,也不敢彻查鲍毓明性侵未成年少女的案子,要李星星撤案,哪怕同情她们母女的民警,也因为害怕丢了工作不敢再帮

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南风窗

不够专业甚至冷血的民警给李星星做笔录时,竟亲自动手掐住她的脖子重现她被养父虐待的情形,李星星痛苦得哭出声来……

截图来自微信公众号:南风窗

多少像李星星一样的小女孩,曾无比地相信被教育的一切,是那么地憧憬世界的美好,更毫无保留地信任铲恶锄奸、维护正义的法律。

李星星说,她对一切都不再相信。她患上重度抑郁症、重度PTSD和中度焦虑,所以尝试过结束生命。

但不幸中的万幸是,她认知了一些有同样悲惨经历的病友,一直支持她并提供法律援助。这些大姐姐们告诉李星星自己的过去,为她加油打气,鼓励拿到证据的她勇敢反抗。

“姐姐们不需要你回报什么,这是姐姐欠你的,因为我们不够勇敢。

现在,李星星站出来了。

由衷希望,李星星能有理由继续相信她会得到公道与幸福,能继续坚强地活着。

但,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意识觉醒:作为公民,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抵制任何形式的性侵害,帮助普及性知识和提倡必要的性教育,减少未来的性犯罪和呼吁严惩强奸犯。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让祖国的花朵能顺利地绽放美好,是一场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的战役。因为李星星、房思琪、林奕含,也许是你,是我,是我们身边任何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