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养女强奸案之后,我收到了800条被性侵的经历

大家好,我是喵。五天前,朋友圈被公号“南风窗”一篇《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刷屏。一位14岁的少女李星星被养父性侵长达三年,为此失学三年,多次自杀未遂,期间尝试过报案,因其养父在当地势力强大,直到上面的文章引爆社交平台之后的第三天,

大家好,我是喵。五天前,朋友圈被公号“南风窗”一篇《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刷屏。一位14岁的少女李星星被养父性侵长达三年,为此失学三年,多次自杀未遂,期间尝试过报案,因其养父在当地势力强大,直到上面的文章引爆社交平台之后的第三天,11号,烟台警方才正式成立工作组调查。
也许是因为那篇文章对细节的描写太过仔细,我看完当晚就失眠了,分享到朋友圈和微博转发的大多数人都没有配文案,可见这件事的恶心程度足以让人失语。

截至到发稿前,养父鲍毓明已经进行了两次否认,第一次否认性侵,第二次是转移视线,先是姐姐出面说李星星不是他的养女,紧接着鲍毓明接受财新网的采访,并且质问南风窗编辑,力证两人是恋爱关系。(鲍毓明45,李星星14,他管这叫恋爱关系???)
据学法的网友推测,这一步是洗脱强奸罪名。事情发展至此,说实话,形式并不是很乐观。眼瞅着热搜逐渐被明星替代,我能大概能预料到这件事最差的结果是证据不足无罪,最好的结果也无非是判刑,完了傻逼养父蹲几年就出来了。而对于李星星来说,被毁掉的却是她的一辈子。其实很多女孩小时候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可能没有到强奸那一步,但足以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而这种心理障碍极可能会伴随女性的一辈子。
这个案子之后,我发了一则征集,仅仅一个下午,后台就有800多人找到我,讲出了他们最难以启齿的经历。
“我不敢跟爸妈讲,我被亲人猥亵过”
“小学的时候,老家有个远方亲戚来逛,五十多岁的独身老头。
有一天爸妈出门,让我们两个自己做饭吃,我不会,他说可以给我买饼干吃,他说‘你过来,让爷爷亲一下’,我以为是像我爸妈一样亲我的脸,就过去了,他抓着我的头,把舌头塞进了我嘴里,还腾出一只手伸到我内裤里面抠我,我不知哪来的力气推开他跑出去,一直没敢回家,也一直没敢和爸妈讲过,不知该怎么开口。后来一直觉得接吻很恶心,直到现在,结婚了,我老公想亲我,都不能舌吻的,感觉真的很恶心。现在想想,小时候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觉得是长辈,不敢说,吃亏的总是自己。如果以后生女儿,一定要教她保护自己!”/“对谁都不敢说。包括我妈。我叔叔小时候 用手摸我下面。小时候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觉得下面好痛。我抗拒以后 他还是变相摸我。现在长大了,一直有把门反锁的习惯。一想到男性的下体 就觉得反感。”/“每次一想我都很难受,纠结了很久要不要说出来。

我6岁时父母离异,只有周末才能见爸爸,平时一直和妈妈还有前继父一起生活。我前继父比我妈妈大11岁,比我大38岁。我担心如果我对他态度不好他就会对我妈妈不好,所以我一直对他很谦恭。

我这个前继父有个毛病,喝完酒了就会暴怒,有一次我们跟他和他朋友出门吃饭,他又喝多了,他让我坐在他大腿上,我明显感到我身后有一个东西在顶着我,他的手也一直在摸我的大腿,还伸进我衣服里摸我的腰。

我向我妈妈投去求救的目光。我妈妈看了一眼然后慌乱地别开了我的注视,当做无事发生。我经历了人生中最漫长的几分钟。
现在我已经19岁了,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很大,因为我对比我年长的男性一直抱有恐惧的心理(甚至包括我现任继父和我亲生父亲)。

我现在偶尔和我妈提起这件事情,她也选择性遗忘,说我又在做梦了。”“从小跟着我妈生活,大概小学的时候她找了个男友,他什么都好,就是会开玩笑似地把我压在床上用胡子蹭我,抱着我坐他腿上的时候手会'不经意'地碰到我的下体。也许这跟李星星比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是我不再信任中年男人了,也不再信任我妈了。成年以后我立刻搬了出去,后来她换了一个很好的男友,但我还是叫不出爸爸,其实心里想叫但我叫不出,而且我从不回家住,那个家只让我害怕。”
/“懵懵懂懂记事的时候,印象里我喜欢让外公亲我下面。好像是三四五岁的时候。只有某个场景的记忆片段,现在偶尔想起来我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有这个的习惯,也不知道外公出于什么目的让我这样。我只记得我下面被外公胡子茬扎疼的感觉。还有他嘴里的酒味。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也不会有害羞的感觉,有的只是想要得到大人的夸奖邀功的心态。现在想想真的很吓人,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如果我有孩子,我的孩子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心里都承受不了。”/“我小时候被周围3位亲戚侵犯,性猥亵。

'给哥哥看看妹妹给你买糖糖吃'
'让我摸摸好不好'
'进去不会痛的让我进去好不好'那时我6岁,对方是个孩童十二三岁,今年已经结婚了,每每听到这个名字心里都揪一下仿佛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不想再过多描述,都是噩梦。”/“我的父亲和母亲是重组家庭,他们生下了我,父亲带有一个比我大7岁的哥哥,在我小的时候哥哥骗我有好玩的地方,找了没人的地方对我摸来摸去。这件事并不是发生了一次,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很害怕妈妈说:去和你的哥哥玩吧。 父亲严厉的性格让我无法将这些事情说出来,我害怕,一直到成年后的今天,我内心依旧是自卑的心理,我不知道怎么是正常的兄妹关系,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陈年往事,我只知道他们给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阴影。”/“我是男生,童年时被姨夫摸私处。整个学生时代不同阶段被同学‘掏裆’的经历。我一直觉得男生之间的‘掏裆’是猥亵需要严肃对待,可是感觉当时大环境里别的男生都觉得这是‘闹着玩’。”“被猥亵过后,我不再相信异性”“小时候被好朋友的哥哥哄骗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因为经常一起玩所以没考虑太多,然后他就对我实施性暴力了...拿他的下体一直在我大腿之间摩擦..他完事了之后他的一个朋友过来继续...

这件事情之后很多年我都只和女孩子玩,直到读大学后慢慢的开始接受男孩子... 但是每次想起这件事情我都想抽自己几巴掌...”/“初中的时候穿校服坐公交,车上人很多,有个叔叔故意挤到我身后,把手伸到我下体的位置,隔着裤子摩擦。当时年纪很小也不清楚他的这些举动意味着什么,只记得自己吓得不敢动。到站之后下车,没想到这个叔叔跟着我一起下了车,跟在我身后问我下面长毛了么?后来再想说点什么他已经跑远了。当时腿软的勉强回了家,但是到现在26岁了也不敢和妈妈说怕她担心。现在生活中不敢和男性走的太近,也不喜欢和陌生人有身体接触。之前有次坐朋友的副驾,他伸手拿东西我都会下意识的躲开……”/“四五年级吧,大概十一二岁的时候。小时候很喜欢看书,爸妈周末就把我放到新华书店看书,再自己一个人回家。那天去新华书店看书,我坐在书架边上靠着书架,有个男的蹲下来在我旁边找书。当时我觉得找书很正常,但是那个男的突然就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开始疯狂掐揉我的胸。(补充一点:我当时穿的运动服)我当时真的完全不敢动,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过了一会附近有人走过,他就走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很讨厌男孩子,也很讨厌自己的胸。现在过去十年了,但我还是会时不时害怕。”/“幼儿园被同学带到小花园脱掉过裤子,他说是看到爸爸妈妈那样子,所以想跟我试试。生疏的捏着他的小鸡鸡试图放进来,小小年纪的我什么都不懂,长大后这段记忆挥之不去,对男人也感到厌烦,后来我成了LES。”/“小学四五年级吧,隔壁邻居儿子比我大一两岁,经常去他家玩。有一次夏天的下午,不知道怎么忽然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把我按在沙发上亲肚子那块说好香…当时对这些也不懂,吓哭了,他爸妈出来也只是说了他几句别欺负妹妹…事后我也没感告诉爸妈,觉得这很丢人。从那以后直到现在25岁了,我都潜意识对男性的肢体接触会本能排斥,甚至是害怕厌恶,不论是什么年纪的男性,与异性正常社交都有了困难。今天写出来也只是为了告诉自己,要正视过去的阴影,不是为了忘记而是为了克服它。有性冲动是很正常的事,男女都有,但我们受教育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遏制这种冲动,才不至于沦为与低等动物混为一谈的结果吗?”“因为那件事,我长成了一个糟糕的人”
“小时候借住在亲戚家,那个家里的哥哥表面上很讨厌我,但是夜里或者家里没大人的时候总会偷偷上我的床各种摸和蹭我。他大我四岁而且又是家里的最宝贝的,小时候我害怕又羞耻,爸爸妈妈也不在身边就只能尽量的远离他和家里大人粘在一起,但是这件事是一点都不敢跟他们提。后来我终于走出了那个家,但是妈妈对这事只字不提,他们也仍然家庭和睦幸福美满。只有我长成了一个糟糕的人。”/“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隐约记得好像是圣诞节,我们小学门口有人推车来卖mini蛋糕,我选了一个款式,他让我绕到推车后方,让我双手捧着蛋糕,说要裱花,我照做了。他解开裤头掏出生殖器,不断拍打我捧着蛋糕的手。自此,不喜欢吃蛋糕也没了性gc。”/“小的时候在我现在还去的画室有一个画素描很好的哥哥,老师让我坐他旁边,他总是和我开黄腔,还摸我腰和屁股和胸,他说我不能和妈妈老师说,要不他就不让我在这里上课。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我还在画室学画,十一月的时候他回来看老师,他上了中央美院,老师跟他介绍我,他跟我用陌生的口气说你好。我每天晚上的噩梦都是他,他居然不认识我,不记得我,他还很成功,但我真的恨自己。”/“童年被猥亵过的记忆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希望自己能忘掉,但是根本不会。
小时候表哥上学在我家附近,于是住到我家,每次他会拿着收音机说给我听故事,让我躺在床上给我塞上耳机,然后脱掉我的裤子,我什么也不懂但是觉得很难受。
前面村子有一个叔叔总是会来我家,有一次他来了,爸妈不在家,可他没有走,反而到我房间问我冷不冷,说看我穿了几条裤子,他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我到现在仍然记得清楚。还有每次喝醉了会到我房间亲我摸我的……我的父亲。我是被捡回来的孩子,我自残过,割腕过,有的人的生活,真的是竭尽全力地生活。”诸如此类,几乎每位女性都有过小时候被猥亵被性侵的经历,这与自愿与否无关,因为在那个年纪,未成年根本无法分辨自己是自愿,还是被诱奸。小时候碰到这种事,我安慰自己懂事了就会忘记。但真的懂事以后,这些经历却像噩梦一样,每次想起反而更让人恶心。关于性侵,追责有用,也无用。因为只要犯罪者还活着,对于受害者来说,人间依然是炼狱。这些年我们碰到这类事情总会群情激愤一阵,然后就不再关注之后的事情。但对于很多受害者,这并不是一次或几次的灾难,更可能会毁掉她们的一辈子。现在让我们来看看那些被我们遗忘的案件现在怎么样了?

11日“北大自杀女孩包丽”也在昏迷半年后去世

家属称至今仍未等到警方消息

我们不可以再忘记李星星。

合作联系

Email:money@xinliyoushu.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