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我爸把我卖给精神病,新婚夜他发病了

01我爸死了,心脏病,我气的。我妈哭得昏天暗地,我除了有一丁点的愧疚,一滴眼泪都没有。我最深恶痛绝的不是他,而是他和我妈生了我,如果不生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我叫余漂,一声的漂。我妈疼得撕心裂肺生我的时候,我爸正聚精会神地盯着鱼漂看鱼上钩。对来寻他的人说,就叫漂吧

01

我爸死了,心脏病,我气的。

我妈哭得昏天暗地,我除了有一丁点的愧疚,一滴眼泪都没有。我最深恶痛绝的不是他,而是他和我妈生了我,如果不生也不会有后来的事。

我叫余漂,一声的漂。我妈疼得撕心裂肺生我的时候,我爸正聚精会神地盯着鱼漂看鱼上钩。对来寻他的人说,就叫漂吧。

我爸不重视我妈,更不重视我。没我弟的时候如此,有我弟以后更如此。

我在家一直谨小慎微,可依然讨不到一丁点好。特别是我弟当初被罚钱那会儿,我爸恨不得把我卖了去交钱。

初中毕业我就辍学了,不是没考上。是我爸背着我,把我们市最好高中的录取通知书,烧了。

我弟告诉我时说,烧的真快,眨巴眼的工夫就没了。我爸还骂,真薄,真他娘抠。

我还没来得及伤心,我爸就寻思让我出去打工补贴家用。年龄不够,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了张假的证,交给了我妈。

走的前一天晚上,收拾完东西,我妈谎称找不到了,被我爸打的半死,最后她主动交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起来了。我妈给我煮了5个鸡蛋,我下巴都要惊掉了。她还给了我一把梳子,憋着泪跟我说,“生下你,真后悔”。

“因为上学,你挨了不少打。能念完初中,我很知足了。”

我妈抱着我哭,差点误了时间,我爸冲进屋就要打。

“你敢打我妈,我就不走了!”

我爸瞪着我的眼神像要吃人,可他扬起的手终究落了下去。送我走的时候,他从袋子里拿了个鸡蛋,说给我弟吃。还让我花钱省着点,别乱买东西。

到了南方,我跟着亲戚进了一家包吃包住的电子厂,做了流水线工人。每个月一发工资只留下买卫生巾跟卫生纸的钱,剩余的全部寄回了家。

过年回家,我妈哭的跟个泪人一样。我爸破天荒地没嫌我们俩磨叽、碍眼。

那时候我想,早点出去打工该多好。

02

20岁那年过年回家,家里开始张罗给我说亲。我妈刚表露出不情愿,我爸的眼刀子就丢了过来。最后,他挑中了媒人介绍的,镇上炸油条的罗家。

我把自己关在房里,我妈推门进来,默默坐到了床边。好一会儿才开了口,“漂儿呀,媒人说了,罗家的油条炸的不错,买的人都排队。家底挺丰厚,罗家父母喜俏,见人就笑,都是和善讲理的人。”

“漂儿呀,20也不小了,妈那时候16都有人说亲了。那孩子叫罗俊,已经27了,挑的很,一眼就相中了你的照片,还是我闺女好看。”

我妈没瞎说,20的确不算早。过完年,罗家拖媒人传话,算命瞎子说了,得先领证后办酒,不然对子嗣不利。

领证年龄不够,罗家先下了彩礼。镇上的人就是不一样,真大方,比寻常彩礼多八万。我爸妈高兴得见天地合不拢嘴。

我又给家里挣了两年钱,每年过年在罗俊家过。他家挺大,我去了能单独睡一个房间。他挺腼腆的,话少的可怜。我对他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

领证那天,罗俊来接的我,我就这样孤孤单单成了罗家媳妇。罗家父母拿着结婚证,高兴得双双跪下,给摆在供桌上的老祖宗牌位磕头。

晚上睡觉时,我跟罗俊都挺别扭,他看起来比我还紧张。正试图挨我近点时,他突然变得狂躁,然后开始打我,砸东西……

我吓得大喊大叫,罗家父母寻声来后,一个冲过去抱住罗俊,一个从柜子里拿出个药瓶,往他嘴里塞药片。

我吓傻了,谁碰我都嗷嗷乱叫。不得已,罗家父母让我妈先把我接回家压压惊。

原来,罗俊有精神疾病。怪不得彩礼比别人丰厚,怪不得他们要先领证,怪不得家底丰厚,却27都没成家。

03

我不愿意再回罗家,罗家父母上门说,不回也可以,把彩礼退了。因为罗俊有病这事媒人当初跟我爸说过。

我爸冲到厨房拿了把刀,往桌子上一拍,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我挺鄙视我爸的,为了自己,也为了罗家。都已经把我卖了,现在又要反悔,作给谁看呢?

婚离的不顺利,也没想象中难。我爸天天去罗家的油条铺子闹,搅的他们生意都没法做。罗家父母怕所有人都知道罗俊的病,憋屈着认了这个栽。

没多久,我妈说我爸又给我找了一家,这次底细都打听好了。我说行呀,把我尸体抬去结呗。我爸气得把我东西都扔到了大门外面,我拎着就跑车站坐车去打工了。

后来,认识了魏伟,他是车间组长,对我很是照顾。会偷偷帮我干活,还会偷偷把别人的件记到我头上。

都是成年人,我心知肚明,可我不想拒绝。从小到大,我没被人这么疼过。特别是当他知道我爸对我的种种时,心疼得都哭了。

他的婚姻状况跟我差不多,结过一次婚,没有孩子。有一个哥哥,已经结婚了。天定的缘分!

得知我要跟魏伟回老家,我妈哭得快要背过气去。我爸在电话里骂,“跟你妈一样的贱骨头,是个男人就往上贴。你敢跟他走,就别回这个家。”

不回就不回,我不稀罕。虽然我舍不得我妈,可魏伟的爱我不愿戒,更戒不掉。

我怕我爸迁怒我妈,打电话给我弟。我弟也劝我先考察清楚再去,我交代他护好我妈,就给挂了。

不知是我爸的逼迫,还是想证明点什么,我恨不得立马跟着魏伟走。

人都说拥有恋爱脑的女人是瞎子,什么都看不见。的确,跟魏伟回老家后,我亲身验证了这句话。

04

魏伟带我回家后,他父母对我好是好,可总感觉他们在监视我一样。我出去倒个垃圾,都在后面跟着。并且回家十来天了,也没见过他哥嫂。

我随口问问,魏伟慌乱地说回娘家了。我觉得纳闷,可又觉得这有什么好骗的。

摆酒那天,他的哥嫂依然没来。这就不合常理了,亲弟弟结婚,亲哥哪有不露面的?

我逼魏伟说实话,否则这婚就不结了。魏伟抱着我说,他哥嫂都是半傻子,都是小时候生病落下的病根,怕我因为前夫的病,心里排斥就没敢说。

魏伟一再保证以后不会再骗我,他会加倍对我好,把我缺失的父爱一并补回来。就这样,我别别扭扭地跟魏伟结了婚。

没多久,我就怀上了。魏伟也没食言,真的是把我捧手心里疼,公婆也对我视如己出。

魏伟哥嫂也从娘家回来了,一块回来的还有他们那三个年龄差不多的儿子,挺闹腾的,每天在院子里吵得我午觉都睡不好。

每次被吵醒,我就忍不住感叹,家庭条件一般,又不是正常人,生那么多干嘛?难道是不会措施?

我把心里的疑惑告诉婆婆时,她闪烁其词。因为之前被骗过一次,我心里总觉得有点膈应。可人生地不熟的,我又不知道向谁打听。

有次公婆都出去了,魏伟在房间打电话,我洗苹果时看到大嫂跟孩子们在玩捉迷藏,便问他们吃不吃。大嫂只给其中一个孩子拿了,以前我也发现她对那个孩子格外好些。

我问大嫂为什么不给另外两个儿子拿,大嫂说那不是她儿子,大哥也说不是。说罢,他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把嘴给捂住了,还偷偷说这样说会挨打。

一种不祥的预感迎面袭来,我刚准备回屋向魏伟求证,发现他已经站在门口了。他特别愤怒,抓着他大哥就开始打。

05

那两个孩子是魏伟的!并且是他跟两个女人生的!我感觉世界在坍塌,一阵天旋地转。

我恨,恨得咬牙切齿,恨老天的不公!恨魏伟的自私、虚伪、冷漠!恨自己蠢!恨得用力打自己,连肚子都没放过。魏伟跑过来禁锢住我,我开始用头撞他的头。

孩子到底没保住,我既难过又庆幸。没跟魏伟领证,是唯一让我觉得老天开眼的地方。整个小月子,我一句话都没跟魏家人说。什么爱?什么疼?都是谎言。

我想我妈,疯狂地想。每晚睡觉都抱着我妈给的那把梳子。

出了月子,我假装跟魏伟和好,趁着赶集上厕所时,我拿着偷魏伟的200块钱坐车跑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妈正在院子里择菜,她苍老了好多,头发林里白头发盖住了黑头发。

我叫了她一声,她怔了半天才缓过神,流着泪大声喊我爸,说我回来了。我爸从屋里出来后,看了我半天,丢下一句,还以为你死外面了,就进屋了。

回来半年后,有天,我妈支支吾吾地说,我这样一直在家呆着不像话,我爸又给我寻了一家人家。

我没吭,趁我妈出去后,我对我爸说,“我都这样了,还能卖呀?”

我爸要打我,可他老了,佝偻的身子还不及我高,再不是从前那个一巴掌把我打摔倒的他。我把脸伸到他面前,鄙夷地说,“你能打的过我?”

我爸愣了,半晌,捂着胸口大口喘着气,我看着觉得特别爽,特别畅快。

我不遗余力地把对他的厌恶及憎恨一点一点都抖了出来,包括我因为缺爱被魏伟当傻子一样骗。直到他呼吸急促,直到,他倒了下去。

我妈回来的时候,我爸已经没了心跳,还没送到医院,人就走了。

06

我爸下葬那天,我弟处处针对我。我爸疼他,他难受,我不跟他计较。

我爸“头七”那天,街上之前留简历的那家超市打电话让我去面试。我妈不让我去,追了我好远,我硬是没回去。

回来后,赶上吃饭,我盛好饭刚坐下,我弟把我碗摔了,说我不配在余家吃饭。

我的火蹭一下就上来了,开始数落起我弟,“你已经针对我那么多天了,没完了是吧?我又不知道他有心脏病,再说他以前咋对我的,你没长眼睛呀?”

“你又不是我爸亲生的,他没掐死你算不错了。”我弟咬牙切齿地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

我再追问,我弟死活不说了。我问我妈,她就一个劲地哭。哭得我都不耐烦了,她才缓缓开了口:

嫁给你爸前,我偷偷跟村上的一个人好上了,可他把我骗到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又气又急,可不敢说。刚好媒人来替你爸做媒,我人都没见就应下了。

嫁给你爸的头半个月,他对我挺好的。可我突然就吃什么吐什么,我怕呀,跪着跟你爸坦白。当时想,只要你爸不把我送回娘家,就是打死我我也认了。

你爸气得把桌子腿都踢断了,硬生生把这事给忍了下来。打那以后你爸就性情大变,动不动就发脾气,再后来就动起手了。

你爸烧你的通知书,是家里真供不起你了。罗俊有病,媒人是跟他说了,可说的是小病不碍事的。你去魏家以后,你爸有时候拿着你的照片一坐就是大半天。

他不是针对你,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他一直给你找人家,就是希望你挪个窝享享福。你跟你爸,这辈子恨成这样,都是我造的孽呀!

本来这些个秘密,我都应该烂到肚子里带着去见阎王的,我对着你爸棺材念叨时,被你弟听见了。他到底是年轻气盛,心里憋不住个事儿,这一点真不如你爸。

07

听我妈断断续续地说完,我跌坐在凳子上好久好久,都不会思考。

我爸倒下的那个画面,就那样突兀地一直在我脑子里打转,转得我的心突突地跳。

我跑到我爸的坟头边,让他别再缠着我了。有本事爬起来像以前一样打我,往死里打都行。再或者找个人家给我卖了,怎么卖我都愿意。

我就这样对着我爸的坟头嚎叫了很久,把那些从前的事从前说到后,从后说到前。

皎白的月光照在坟头上时,我累了,再提不起一丝的力气去嚎了。我挨着坟墓坐下来,瞌睡来了,眼一闭就睡着了。睡的特别香,还梦到了我爸牵我学走路。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醒了。我妈跟我弟睡在我旁边,我们三个人盖的一床被子,像小时候那样。

我嗓子疼咳了一下,我妈跟我弟也醒了。我妈没再哭,让我跟我弟给我爸磕个头再回家。

我弟磕了一个,我磕了七个。磕的时候,我想,如果我妈没怀我该有多好。

磕完,我跟我弟挽着我妈的胳膊往回走。风吹过来,我听见我爸说,好好活着,不找个好人家嫁了,老子打死你。

这傻老头,还是那么执拗。又不是你亲生的,那么上心干嘛?

对着风,我在心里默念,放心吧,我一定好好活着。不带任何仇恨、任何悔恨,舒心地、轻松地、坦然地活着。你已经搭上自己的一辈子了,我才不会那么傻。不找个好人家嫁了,我就不是你闺女。

- END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