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毓明性侵案要反转!其中一个细节,让我不寒而栗!

文 | 心之助主笔 立寒最近“总裁性侵未成年养女案”,相信不少人都知道了吧。本来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养女”的事,大家已经很愤怒了。但最近财新网的一篇报道,更是火上浇油:在这篇报道里,李星星成了撒谎者,因为缺爱所以寻求安全感.这一下彻底引爆了网络,昨天又因为言

文 | 心之助主笔 立寒

最近“总裁性侵未成年养女案”,相信不少人都知道了吧。

本来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养女”的事,大家已经很愤怒了。

但最近财新网的一篇报道,更是火上浇油:

在这篇报道里,李星星成了撒谎者,因为缺爱所以寻求安全感.

这一下彻底引爆了网络,昨天又因为言论失实出来道歉。

大家都在想,会不会出现“反转”。

而今天,李星星妈妈称女儿被威胁。

鲍某马上跳出来,说她们是胡编乱造,还表示,“二人非养父女关系”。

不少网友都疑惑,为什么女孩妈妈明知道对方是40多岁单身男人,还把女儿送养出去?这不是亲自送女儿“羊入虎口”吗?

还有些网友顺藤摸瓜,查出了很多送养孩子的利益链条。

想想都觉得可怕!

那么多女孩不知被谁收养呢?

是不是也会遇见禽兽的养父?

虽然,女孩可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单纯,甚至说出的事实前后不一致。

但是,有一点确定无疑,鲍某绝对不安好心。

而且一早就有预谋。

刻意用“恋爱关系”来混淆视听。

丝毫不提关键信息,这个女孩才14岁,还是未成年人。

也不回应两人是否发生过性关系,以及恋童癖视频的事。

果然是,不怕流氓没文化,就怕有文化的流氓!

为什么女性更容易被情感操控?

很多人都觉得,性侵这件事很远,与自己无关。

然而,有研究发现,性侵一般都是熟人作案,而且发生率高达70%。

亲密关系中的暴力,也不止是家暴,性侵,还有其他的隐形控制。

心理学家苏珊说,当亲密的人向我们提要求,如果我们感到不舒服时,他们仍然强迫我们答应,这就是一种情感操纵。

一般来说,情感操纵都会伴随这3种行为:

  • 1. 激发女性的耻辱感

林奕含曾向父母求助,小心翼翼地试探:

“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

“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

是的,所有人都无意识地认为,被性侵是女人的问题。

“肯定是那个女生不检点。”

“肯定是她不懂得洁身自爱。”

“肯定是她先勾引的。”

这些恶言恶语就像雪花一样,纷纷地落在了女孩身上。

作为父母的,觉得这件事不光彩,想要藏着掖着。

而这更激发了受害者的羞耻感。

因为女人被性侵,就失去了贞操。

还要遭受别人的嘲笑,以及指指点点。

被性侵的人是欲拒还迎的骚货;是反抗不够积极的堕落;是身怀污点的不幸者。

可是,为什么受到了侵害,还要再次被侮辱?

是谁把女性的贞操放在阴道里了?

为什么被强奸了,就意味着失去了清白之身?

有一位学者的回答十分精彩,“我的贞操不在我的阴道里,这太男权了。失去贞操的应该是那个强奸犯,而不是被强奸的女人。”

  • 2. 用“爱情”的糖衣包装

因为爱情,性就变得高贵合理。

由真人故事改编的电影《信笺故事》,就是用“爱情”的糖衣包装了性侵。

由于父母忙于生活,没有太多时间关爱孩子。

13岁的詹妮弗被母亲送去骑马。

在那儿,他认识了一个40多岁的教练。

第一次见面,这个男人就送给了詹妮弗一本爱情的诗歌。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詹妮弗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

只是认为,自己爱上了一个老男人。

直到日记本被翻出来,母亲和男友一致认为,她遭到了性侵。

那个老男人用语言诱导着13岁的詹妮弗:

“你父母害怕这个世界,害怕自由的活着,他们无法接受你即将成为一位女性。你不应该恨他们,你该可怜他们,他们无法像你一样勇敢,你无惧于生活。”

“詹妮弗,你真的很特别。你很成熟,我想把你从那些愚蠢的年轻男孩那里拯救出来。”

……

一系列的巧言令色,让13岁的詹妮弗渐渐沦陷了。

试问,13岁的孩子哪能分辨是非?哪有成年人的判断和认知?

在童话的世界里泡着长大,他们以为爱情就是需要为之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分明就是成年人恬不知耻,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 3. 威胁

威胁最容易激发一个人的恐惧感。

童年时,父母常对我们说,“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不再爱你。”

为了不被父母抛弃,为了更好地活下去,我们就会听话,做个乖孩子。

这种恐惧感就像肉里的一根刺,虽然看不见,但是经常会扎痛你。

李星星在14岁时被母亲送走,虽然不是被抛弃,肯定也有很多委屈、恐惧的情绪。

李星星的妈妈说,鲍某曾威胁自己的女儿,“如果告诉你妈妈实情,我就杀了你。”

如果这是真的,任何一个小姑娘听到这种话,都会吓得毛骨悚然。

然后,做一些迫不得已的事情。

为什么有些人离不开伤害的人?

李星星只是幸运,因为医生奶奶的告知,她知道了自己被强暴了,也开始向法律求援。

更多的人,却依然忍受着不幸的生活。

比如,林奕含、包丽用自杀的形式,让自己彻底远离了伤害。

有些网友说,林奕含有了丈夫,为什么还要自杀?

为什么包丽那么傻,不知道远离这种渣男呢?

不是她们不想远离,而是尝试过无数的努力,跑不掉了。

有一份数据调查:无法彻底离开的受虐者比例高达85%。

是不是很震惊?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想想,如果一个男人让你失去了经济自由,社交自由,你会不会开始依赖他?

就像婴儿一样,走不动跑不远,身上也没有钱,只能依靠着抚养者生存。

无论抚养者对自己是好是坏,你是相信抚养者不好呢?

还是更愿意相信,只要自己再乖一点,听他们的话,他们就会对自己好。

因为受虐者们在长期的经济和精神的控制下,已经依赖上了施虐者。

她们担心自己离开后,受到暴力威胁或伤害,甚至会给最亲密的人带来麻烦。

比如,包丽在逃的过程中,牟某就不断地威胁她辱骂她,逼迫她拍裸照;在自己的身上纹身“牟林翰的狗”;堕胎后做绝育手术,并保留病历单……

这一系列的操控,没有几个正常人受得了。

“试图分开,结果失败”,“试图逃跑,结果失败”,反复几次之后,就会感觉一种深深的无望感。

在长期的洗脑下,她们的认知已经完全扭曲了。

刚开始,包丽还认为自己的未来才是美好的,后来却自厌自弃,觉得自己是块垃圾。

心理学有一种防御机制叫“向迫害者认同”。

意思就是,只有认同迫害者的行为方式,才能让自己好受点。

否则,怎么“洗掉”自己身上的屈辱感呢?

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房思琪被强暴之后,她找到了一条出路:“想了这几天,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

因为只有爱上了老师,才能认可这种行为;只有只有原谅了他,才能活下去。

房思琪说:“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只有爱上老师,她才可以接受爱人对她所做的一切。

是的,只有合理化自己的受伤经历,才能不受到心理的折磨。

当我们内心深处的想法和欲望不能被自己或社会接受,真实的自我就会禁锢在潜意识里。

然后会出现一个戴着面具的“假我”,这个假我表现的形式跟真我完全相反。

比如说,明明迫害者侵犯了自己,可是,有些人会产生爱上这种人来保护自己的心理。

在一部纪录片《公然诱拐案》,简明明受到了严重的性侵,不仅没有起诉迫害者,反而还和父母一起帮他开脱罪名。

当时,她年龄很小,在被绑架后,四处无援,又吃了很多的安眠药,生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此时迫害者表现出一点点善意,她都能把这个当成是“救命稻草”,认为迫害者也没有那么坏。

为了更好地活下去,她们只有爱上强奸犯,把这段回忆美化成了一段美好的恋爱,才不至于让“自我”破碎。

人都倾向于将自己经历的事情合理化,以保护心理上自我的完整。

如何去做呢?

当我们受到侵犯的时候,到底该如何自救呢?

LadyGaga就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

19岁那年,她遭受了性侵。

刚开始时,她觉得很可怕,很难过。

感觉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不敢告诉任何人。

没经历的人可能永远都不会懂。

只要外界的一丝风吹草动,就会像惊弓之鸟一样。

害怕别人的亲密接触,不敢信任别人。

后来,她不断地寻求心理咨询师的帮助,慢慢地疗愈自己。

现在她能勇敢地谈起过去的经历,还能积极参加“Metoo”运动,以及继续自己的音乐事业。

《心灵捕手》中威尔也是。

他童年相当的凄惨,3次被收养。

每次养父喝醉了酒后,就用皮带抽他,甚至还会粗暴地性侵他。

他身体上的伤口愈合了,但是心灵的创伤却一直在流脓。

遇见了心爱的姑娘,还有不错的事业时,他本能地退缩。

直到,他遇见了心理咨询师桑恩。

刚开始,他像个刺猬一样,不断地挑对方的刺,桑恩医生并没有离开他,并试着和他做朋友。

当威尔闭口不谈过去的遭遇时,桑恩医生只是耐心地等待着他开口。

当威尔感觉到安全,没有伤害时,才吐露出自己的遭遇,而桑恩医生却安慰他,“这不是你的错。”

面对极端的恐惧时,我们以为战胜它就好了。

比如说,服用安眠药,或者是其他精神类药物。

看了一个故事,张女士离婚后,特别恐惧。

每天睡觉的时候,一遍遍地检查门窗有没有锁紧、要打开所有的灯、还要把电视声音调的最大、并且找到一个成年人陪伴。

只要这个成年人离开,她马上就会惊醒。

但时间长了,恐惧的感觉依然阴魂不散。

心理咨询师卢悦说,只有了解恐惧背后的真实需要,我们才会真正疗愈。

后来,才知道她恐惧的背后,是因为过去的认知: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真正爱我,一旦他们看到了我的缺点,他们就会抛弃我。

当她真正面对自己的恐惧,看见自己的脆弱,接纳自己的创伤时,才真正的走出来了。

心理咨询师卢悦说,人只有在安全的环境下,才敢暴露真实的自己。

而一段足够信任、足够安全的关系,会让我们慢慢痊愈伤口。

修复创伤说起来很容易,找到一个安全的环境,诉说自己的遭遇,重建对关系的信任,以及找到自己的价值感和意义感。

但是,很多人可能会受到二次伤害。

比如,舆论的暴力,旁人的眼光等等。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咨询心理医生,感受到真诚的陪伴和包容。

最后,我们想要告诉遭遇侵害的人:

受到暴力和侵害时,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感到自责或愧疚。

你的人生和尊严并没有毁掉,那个迫害者才应该要付出该有的代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