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操在哪里:贞操反正不在女人的阴道里

“你不能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说出去你就不干净了,所有人都会讨厌你。”看到鲍毓明对受害女孩的这句洗脑说辞,发现又是如此熟悉的剧情:施暴者以“贞操观”为武器,受害者被“贞操观”所束缚。这种束缚无一例外都导向:受害者的沉默和自我攻击,于是受害者最终没能迎来救赎,而类

“你不能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说出去你就不干净了,所有人都会讨厌你。”

看到鲍毓明对受害女孩的这句洗脑说辞,发现又是如此熟悉的剧情:

施暴者以“贞操观”为武器,受害者被“贞操观”所束缚。

这种束缚无一例外都导向:受害者的沉默和自我攻击,于是受害者最终没能迎来救赎,而类似悲剧却越演越多。

施暴者、强奸犯、性骚扰者,这些是显而易见的恶,然而在这之外,还广泛存在着很多并不被人警醒的恶。

他们没有直接犯案,但却人数众多,这些恶一起结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最终阻断了受害女孩的治愈之路。

对于处于懵懂状态的女童,以及一些性观念成熟的成年女性,有心理学家分析过,尤其在她们经历一次性的性侵后,其实是看不到太多外露的情绪的。

而正是外界的反应,传递给了她们羞耻感、自我否定感、痛苦、封闭、抑郁,以至于再也走不出来。

文明的男人和女人都知道,现代医学没有洗不尽的生理污秽。

但是贞操文化烙在女孩心头的屈辱感和社会隔离感,却让很多受害女性最终走向了毁灭,以死殉贞。

01

鲍毓明案件发生之后,微博出现了一个很温暖的话题叫:姐姐来了。

很多女明星和素人女性以“姐姐”自称,为受害女孩留下了无数温暖和鼓励的话语。

鲍毓明案中的这个受害女孩,其实比大多数“姐姐”都要坚强。

她从没放弃抵抗,几次报警,试图留证,严重抑郁,多次自杀未遂,但即便如此,一边扇着自己耳光,一边也坚持录完了证词,直到今天,她还在直面媒体。

而“姐姐来了”中的万千成年女性,恐怕多数人都仍然做不到这个程度。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性侵和性骚扰受害者选择沉默,所以知乎上谈论被性侵经历的账号全部都是匿名。

我去年年底曾经有过一次情节不严重、但也足够恶心的被“言语性骚扰”的经历:

去年和客户开完年终会议后聚餐,一个喝了酒的同级男同事几次整场乱cue我“这一定要美女陪啊,**过来陪喝两杯” “**过来嘛,你看这边**喝得多寂寞”。

我们的客户都是全球几家顶级企业的老外,其实非常正规,也非常尊重女性。全场几十个人被我这个男同事弄得尴尬到不行,我当场面无表情的看了他几眼,然后没理他,客户还连连道歉说不要介意、你这同事喝醉了。

这事发生后,我发了朋友圈吐槽,几秒钟内,马上有好几个女生留言说自己也有过类似遭遇。

同时有一个好闺蜜给我发了微信,说起她曾经吐槽类似事情得到的教训,然后提醒我最好不要发这种朋友圈,因为:

“会让人误会你公司不正规、以及你是不是不正经才招来骚扰”

“未婚女性,声誉攸关”

“你的吐槽最终会在别人的眼光中走味,别人不会记得事情本身,只会打一个问号:为什么人家不骚扰别人,只骚扰你”

是啊,为什么人家不骚扰别人,只骚扰我?

这是个我觉得无比荒诞、根本不屑回答,却又莫名觉得压抑、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

不严重的情节,封闭的朋友圈,已经让我感受到了如此真实的压力。

易地而处,如果我是那些案件的受害者,我未必能有勇气和力量把自己暴露到整个社会面前。

很多“姐姐”都不能。

不是因为“姐姐”们都变怂了,只是因为,姐姐们已经见识到了这个社会太多隐藏着的恶,那些贞操相关的道德大山压得人透不过气,姐姐们都知道自我保护了,所以姐姐们都选择闭嘴。

贞操观不等于“保守的性观念”。

性观念保守或者开放,并无高下贵贱之分,只是个人选择而已,都无可厚非。

然而,贞操观却是一种针对女性的道德绑架,简单的说就是:

贞洁大于生命,贞洁是判断女人品行的最高标准,贞洁是每个女人必须做到的、不做到、你就活该被万人虐,婚前必须贞洁、丧偶后要一直贞洁、单身当然也必须保持贞洁。

我并非女权主义者。

然而但凡遇到道德大旗,我觉得尤其需要思辨精神,多想两层,看看它到底是真的良善高洁,抑或只是虚伪和愚昧。

02

贞操观的由来有其道理。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说:

“男人的处女情结与其说反映了男人们在性爱方面的敏感和脆弱,不如说是那些不成熟的男人从一己私欲出发所制造出来的畸念。”

渡边淳一说的这个“一己私欲”,用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段子会解释得更清楚:

男孩和女孩争论,到底是做男人好,还是做女人好。男孩列举了无数做男人的好处之后,女孩说,男人是什么都好,但是女人有个优点是男人没有的,那就是:

女人能清楚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而你们男人可就确定不了了。

这大概就是男权社会贞操观成为主流价值观的终极原因所在。它来自于男人心中最深层的恐惧,叫做:

帮助隔壁老王养了孩子。

而那些接受了贞操观的女人, 也是对男权社会的一种妥协,因为她们需要利用贞操交换男人的财力和保护。

而“贞操观”在当今社会之所以变成了愚昧和荒谬,是因为时代已经发生了太多变化。

首先,男人要确保孩子是自己的,已经有了太多方法。

一方面,现代人都可以自由恋爱,你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自由去了解这个女人的品行。万一不合适,这个社会也给了所有人重新开始另一段感情的权利。

另一方面,现代医学有亲子鉴定,这就从根本上免除了男人要一辈子疑神疑鬼的担忧。

其次,现在的平均结婚年龄越来越大,越是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晚婚的现象越是普遍,不婚的比例越高,离婚再婚的人群越来越多。

每个人可以去到的地方、见到的人群早已不是古人可以企及。

一个人在结婚前不与其他对象谈恋爱,这样的概率越来越小。

人们对人生、爱情、性的认识也在不断改进。

处女之中也多的是恶人,风尘之中反而又经常出侠女。

必要的恋爱经历和性经历反而有助于个人的成长、以及两性关系的质量。

如果一个男人对他的女人的过去、以及过往的不幸,付出的不是疼惜,而是鄙夷,这不仅叫无情,而是绝对的素质低下。

第三,安全套、避孕药、对繁衍的执念逐渐减少、对性的认知的增加,这些科技和认知的发展,都让越来越多的人把性更多的是当成一种愉悦,而不是繁衍的工具。

“贞操观”的价值基础也随之逐步瓦解。

03

从生理上,女人更容易受到性的伤害,女人要承担怀孕和堕胎的风险,女人更容易因性而爱而伤,所以女人对性的保守,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法。

当然,这种克制和“贞操观”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所有适当的克制都是为了通向更多的自由,而“贞操观”却是把女人的性定为操守。

你是女孩子,所以你结婚前和其他人做过爱就是“不自爱”,你最好是一辈子只和一个男人做爱,你被骚扰是因为你穿着太不正经,你反对“贞操观”就是不要脸、道德沦丧。

——骂完你,他们会顺便给你发条私信问你美女约不约。

真正高素质的男人、真正那些大知识分子,其实没有一个是不驳斥“贞操观”的。

所以那些总拿“贞操观”说事的卫道士们,不仅仅是恶,更重要是没文化太可怕。他们不知道,在一百多年前鲁迅、胡适这些直男大师都早已对“贞操观”嗤之以鼻、口诛笔伐过。

性保守和和“贞操观”的区别是:一个是个人选择,一个是道德绑架。

若一个女子的爱人去世,她出于对爱情的执着,从此不愿再爱别人,选择孤老一生。这当然是值得尊重的。

而若这个女子之后又另觅他人,此时看客们就开始以“不贞不洁”来议论和要求她,这就是万恶的贞操观。

04

我有个老同学,在闺蜜群里聊起她跟她老公一个小故事。

她说其实她是对性观念开放的人,在她老公之前已经深谙周公之礼,然而与她老公谈恋爱时却足足一年故意没发生关系,一年后第一次发生关系时,她还“从头至尾扮演了一条不解风情的死鱼”。

这个故事听起来忒幽默,但却以各种不同形式的、更沉重得多的、非常普遍的存在着。

所以整容医院的最火爆项目之一永远有“处女膜修复术”,所以总有舆论谴责受害者“不自爱”“穿着暴露”“女生急需进行贞操教育”,所以很多剩女不敢说自己交过两个以上的男朋友。

然而诡异之处就在于,剩男不好意思的却是没交过女朋友、还是处男。

贞操观是否盛行跟文化和社会发展程度息息相关。

之前有人对一群老外做过一个调查,问他们更愿意跟一个有过丰富性经验和恋爱经历的女人在一起/恋爱/结婚,还是愿意跟一个处女在一起/恋爱/结婚,结果那些老外基本都选择了前者。

我有个认识很多年的同学,跟我关系一般,但是因为有共同的同学圈子,经常听她在一个很活跃的群里聊天。这个女生是那种目标性从读书时就特别强、从不被情感牵绊的女人。

以处女之身嫁给了现在的老公。

这个女生评价自己是个“爱无能”的人。

对现在的老公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经济保障而已”,刚开始结婚的几年还会礼貌的表现下关心,现在对她老公已经完全是冷暴力状态,这个女生的原话是:

“等他反应过来要离婚时,我早就有了自己的出路。离婚最好,免得老了还要伺候别人”。

这样的女生贞洁吗?当然贞洁,婚前是处女,婚后从不出轨。但是她是一个好伴侣吗、她是一个良善的人吗?

其实无数活生生的例子,都让“贞操观”显得不仅荒谬,而且是根本没有用,甚至是给人以强烈的误导“处女、性保守的女人就一定是好女人,反之则一定是坏女人”。

不仅仅是因为处女膜手术实在太方便了,也不仅仅是因为越是冷漠厉害的女人,演技越高超。

更是因为“贞操”从来都不是衡量一个女人品行的标准,一个“贞操”完美的女人也很可能毫不良善、毫不美好,以及并不能带来高质量的感情生活。

05

鲁迅曾在1918年就发表过文章驳斥“贞操观”:

一问节烈是否道德?道德这事,必须普遍,人人应做,人人能行,又于自他两利,才有存在的价值。现在所谓节烈,不特除开男子,绝不相干;就是女子,也不能全体都遇着这名誉的机会。所以决不能认为道德,当作法式

鲁迅的意思通俗点说就是:

如果你认为贞操是存在于女人的阴道里,那它同样应该存在于男人的睾丸里。

如果道德标准失去了普遍针对性,这叫做伪道德,是绝对的社会之恶。

一个人若要让自己不掉进愚昧和恶的浪潮里,需要具备思辨能力和开阔的认知。

这件事很难,因为需要摒除预设立场、以及长期腐朽文化的侵蚀,且需要知识、见识、格局、三观、品行、思辨能力。

我们暂时改变不了数量巨大的贞操道德卫道士,但是心情好时适当的怼回去,也未尝不是一番乐趣:

当这些人下次再以“贞操”绑架你、你的女性朋友、或者任何女性受害者,

你可以微笑着回他一句:

你管好你睾丸里的贞操就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