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呼吁复工,有供应商诉苦,携程错了吗

​受疫情影响,在线旅游行业全面冻结。作为行业巨头,携程率先表态承诺免费为用户提供退改票。这背后,除了携程自身的资金压力,还有供应商们资金断裂的风险。文丨顾小白 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从“保障供给,繁荣市场”转向“停组团、关景区、防疫情”,中国旅游业再次迎来了

​受疫情影响,在线旅游行业全面冻结。作为行业巨头,携程率先表态承诺免费为用户提供退改票。这背后,除了携程自身的资金压力,还有供应商们资金断裂的风险。

文丨顾小白 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

从“保障供给,繁荣市场”转向“停组团、关景区、防疫情”,中国旅游业再次迎来了2003年的冬天。有数据预测,2020年春节,中国旅游业每日损失达到170亿元以上。

面对疫情给行业设下的拦路牌,除了要应对业务停摆造成的损失,头部在线旅游平台还要扛起整个行业的压力,为产业链上下游进行补贴和安抚。

正经社发现,这背后,是流血又流泪的惨重损失。

2003年,计划上市的携程被非典打乱了节奏。如今,这家市值近200亿美元的在线旅游巨头再次面临同样的难题,他将如何觅得一线生机再次扬帆起航?

01

旅游业阵痛时刻

限制居民出行就是砍掉了旅游业的双腿。

疫情爆发后,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民用航空局通知,自1月24日起,自愿改变行程的旅客,机票、火车票均可免费退票。

表面上,这是铁路和民航的损失。实质上,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旅游行业的全身阵痛。

国家文旅部曾预测,2020年中国春节出游人次将突破4.5亿,其中出境游人次将超过700万。这对旅游行业而言,原本是个令人欢呼雀跃的数字。但是,疫情却让它们都成了幻想。

来自交通部的数据显示,1月10-31日,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累计发送旅客12.58亿人次,比去年同期下降20.6%。其中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发送旅客数分别下降了10.7%、22.1%、34.0%、14.4%。

出行率的下降,意味着与出行旅游绑定的酒店、门票、用车等相关服务均受到冲击。

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处于半停顿状态,1个月至少是万亿级的损失。如果这样的状态持续2-3个月,很多中小企业倒闭了,也会增加大批失业人员,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为了助力全民抗疫,携程先后两次发声。先是向全国酒店发起“安心取消保障”倡议,承诺对1月22日至2月8日的全部酒店订单给予免费取消;随后又推出“同袍计划”,投入 10 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帮助平台上的机票、酒店、旅游度假等领域的合作伙伴度过难关。

携程对外透露,公司主营业务在疫情爆发后受到了最快也最广泛的影响,数百万订单退改,瞬时10倍电话进线量,每天13小时极限加班值。

02

供应商和携程的矛盾

扶持政策是携程流着血制定出来的。

从流程上来讲,用户退改订单所需部分款项一般由在线旅游平台先期垫付,疫情期间海量的退改订单意味着巨额的垫资。

携程去哪儿网曾透露,目前包括航司、代理商、在线旅游平台等整个行业的现金流都吃紧,去哪儿网已经垫资近10个亿。

对于携程而言,要面临的不仅仅只有订单取消的垫资费用,还有线下门店的硬性损耗。目前携程集团旗下拥有包括携程、去哪儿、旅游百事通三大品牌的8000家旅游门店。抛开业务收入不谈,单单房租、人员成本的损耗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另外,近年来携程正在发展国际业务。在疫情影响下,整个系统需要迅速重建免费系统。这一系统不但牵涉到多个行业,同时也与多个国家和地区有着牵连。携程一句“免费退票”是顶着巨量订单处理、合同纠纷、国际合作等众多压力发出来的。

目前,携程和去哪儿都在鼓励供应商和平台共同承担损失,并承诺:“共担部分(定损金额50%),我们将在恢复经营后,以1.2倍广告推广费形式返还”。

“携程的政策,是有担当的行业大佬站出来承担责任,还是蹭热点,强逼供应商买单?”有中小供应商担忧,携程所承诺的补贴金额对于平台的总业务量而言只是冰山一角,后续不够的资金该怎么办?当前已经发生的无法退款的酒旅订单,如此下去,最后的结局会不会是由供应商来买单?

站在中小供应商角度而言,为了应对春节旅游旺季,一些中小供应商几乎压上了全部身家用于包机、酒店和平台押金的提前支付。现如今,如果选择跟携程一同给用户退款,就意味着资金链会断。

一些中小供应商甚至说道,“携程2018年的净利润是11亿,能不能有大企业风范兜一次底”?他们认为,自己做的小本买卖,还有几十名员工要养活,不知道怎么继续往前走。

但有观察人士告诉正经社,换个立场来看,大公司如携程,又何尝不是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是整个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理应携手并肩,共渡难关。如此,才会有共同的未来。当然,如果携程有店大欺客的举动,则另当别论。

正经社查询携程财报发现,截至2019年9月31日,携程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269.0亿元,2015年-2018年年末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192.2亿元、201.8亿元、199.9亿元、257.7亿元。按照往年余额的规模,2019年携程账上或约有200亿元左右可使用资金。

03

守护王座更为煎熬

2019年10月28日,携程迎来了自己的20岁生日。

新冠病毒的爆发成了携程成年后的第一道人生课题。受疫情影响,携程股价波动下跌,从1月17日的38.95美元跌至2月14日的33.42美元,盘中一度跌至28.92美元。目前,携程总市值为196.6亿美元。

巅峰时期的携程市值一度跨越了300亿美元的门槛。但经历了演员韩雪在微博公开炮轰携程捆绑销售、携程亲子园教师虐童、大数据杀熟等一系列负面之后,其股价和市值走向了下跌,业绩也开始疲软。

业绩方面,据携程财报披露,公司2018收入增速为15.6%,相较于2017年的39.4%大幅下滑;毛利率也从从2017年的52.3%,降到了2018年的11.4%。

竞争对手也时刻威胁着携程。根据《2019年上半年中国在线酒店预定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美团的酒店订单量的行业占比达到50.6%,而间夜量占比再次超过携程、去哪儿及艺龙的总和,达到47.3%。

2019年国庆期间,携程出现了大面积系统故障:已付款的订单在携程app上显示未支付或订单不存在,客服电话打不通,定了酒店因后台显示订单未支付而无法入住,等等。

这让刚刚20岁的携程显得有些老态。从产品角度来讲,作为在线旅游平台,携程的此番故障不应该是一家老牌互联网企业应该出现的。

作为第一代互联网企业,携程经过20年的征程成为了在线旅游行业的传奇代表。期间,携程经历了非典疫情、价格战、并购潮,最终坐上王座。

但守护王冠的过程可能比摘得王冠的过程更为煎熬。

在携程20岁生日庆典上,公司宣布将集团英文名从Ctrip.com变为Trip.com ,同时提出高品质和全球化新战略,试图用“走出去”打破当下的市场僵局。

梁建章对于携程的国际化充满期待:三年成为亚洲最大的国际旅游企业,五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国际旅游企业,十年成为无可争议的最具价值和最受尊敬的在线旅游企业。

但这一切都被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暂时中断,正如同2003年携程上市计划被非典拦截一样。

为携程更为中国经济计,梁建章公开呼吁,希望全国各地的防疫措施不能简单粗暴地一刀切。

他认为,如果上亿劳动力被隔离在各个小区中,导致各地企业难以复工,国内航空业、酒店业全面瘫痪,各类国内国际交流完全受阻,实在是中国经济和社会难以承受的代价。

正经社认为,疫情终将过去,旅游业的报复式增长终将到来;届时,挺过寒冬活下来的,都将见者有份地分享到红利。携程,也不例外。【《正经社》出品】

【声明:文中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