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人生就是一场正在燃烧的火灾

作者:汪宗白来源:中欧商业评论(ID: ceibs-cbr)在新冠疫情肆掠之时,比尔·盖茨不会缺席,阴谋论者也不会缺席。今年1月21日,美国发现第一例感染者后,该国一些团体和个人便在Facebook和推特上散布这场公共卫生危机的源头不是动物,而是人,病毒也不新

作者:汪宗白

来源:中欧商业评论(ID: ceibs-cbr)

在新冠疫情肆掠之时,比尔·盖茨不会缺席,阴谋论者也不会缺席。今年1月21日,美国发现第一例感染者后,该国一些团体和个人便在Facebook和推特上散布这场公共卫生危机的源头不是动物,而是人,病毒也不新,它不但被申请了专利,同时相应疫苗也早已存在,这些都与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相关。

十天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承诺出资1亿美元用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全球健康危机,其中2000万美元将用于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等机构,以资助前方检测、控制和治疗;2000万美元将帮助加强对非洲和南亚高危人群的保护;其余6000万美元将用于疫苗、治疗和诊断的长期发展。

传播类似谣言的美国人往往是一些“白人至上”主义者,一般还会指出,美国之内还存在一个深国(Deep State),成员包括奥巴马、比尔·盖茨等人,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就是主要操控者之一。

他们的动机被认为“先炮制病毒,同时发明疫苗来抑制那些疾病,这样既能赚钱,又能操控社会,当他们认为必要的时候,也会用病毒消灭地球上的部分人类,为地球减负”。

类似谣言在东西方都有很大市场,也遵循着相似的创作套路,从弱者角度揣度一小撮社会精英,掌握着巨额财富和高科技,既要收割大家,还要消灭大家,为他们腾地儿。

制造这类言论的人甚至被视为民族救星,尤其对于老年人而言,而老年人的生活往往是简化的。当然,这些人在贩卖恐惧之后也常常会附带卖货,更是一门生意。

一、“疯狂”成为谣言的物料

因为过于成功以及实现成功的方式,比尔·盖茨成为各种相似谣言中的常客。他太多次登上首富宝座,早已是富豪代名词,既在金字塔尖,也契合了公众“为富不仁”、“无商不奸”的习惯心理。

在生产力低下的时代,一部分人聚敛了财富,就意味更多的人受到了剥削和欺诈。而在高度市场化的社会,把钱放在他人手上流动更是一种政治正确,比如投资和慈善,而将财富藏在自己家里是不被鼓励的。

此外,谣言之所以有传染力,既靠揣摩受众心理、制造恐慌,也需要建立在部分事实的基础上,靠披着真实秘闻的外衣传播。

传谣者之所以传播,是因为相信它是真的。一则高质量的谣言往往靠真实的零件拼凑,“盲人摸象”又是人们最普遍的接受信息的方式

比尔·盖茨在历史上的疯狂形象也构建了某些公众的“心理事实”。微软曾经是计算机行业“公敌”, “吃相”不美,历史上差一点被联邦法院以《反垄断法》强行拆分。

比尔·盖茨靠专利权致富,甚至在2008年将自己的冠名权出借给前微软公司首席技术官内森·麦沃尔德的知识产权投资公司,这家公司由于疯狂储备各种专利被视为“专利魔头”。以“先予后取”的市场手段对竞争对手实施清场也被比尔·盖茨玩得精熟。

比尔·盖茨年轻时不修边幅,不爱洗澡,个人卫生状况糟糕,身上味道很大,工作时不分昼夜,这很符合科学怪人的形象。在管理上,比尔·盖茨经常对员工发脾气,更习惯将三个人的工作量只给安排两个人手。微软公司不但有很高的员工淘汰率,还曾保留有很高比例的短期合同工,只有少数可以转正。

年轻时的比尔·盖茨

在Windows 95发布前, 38岁时的比尔·盖茨决定与女员工梅琳达结婚,这制造了一则大新闻。媒体采访了一些微软主要竞争对手的高管,他们都在弹冠相庆,变相将他批判了一番。

这些人基本都在展望婚姻会让一个可怕的、好胜的疯子变成以家庭为中心的正常人,甚至有人畅想一群孩子抱着比尔·盖茨的腿不让他出门上班。

就美国的职场文化而言,家人一般比工作重要。然而,比尔·盖茨婚后,并没有完全将注意力转向。

近二十年后,比尔·盖茨在被问到,什么是能带来快乐的便宜事?他回答是,养孩子。面对别人的疑惑,他解释道:“当你贫穷时,孩子是昂贵的,如果你是亿万富翁,就是便宜的。”这似乎对他准备结婚时,那些舆论迟来的回应。

二、一场正在燃烧的“火灾”

三岁看老,真正展示比尔·盖茨人生态度的却是他小学时的一则日记。他写道:“人的生命就像一场正在燃烧的‘火灾’,一个人所能做的、就是从这场‘火灾’中,竭尽全力抢救出点东西来。

和孙正义以50岁为终止倒推人生该取得哪些成就相似,比尔·盖茨的人生也处于一种“播放快进”之中。他们之间的差别在于,孙正义是有目标的。

19岁孙正义的梦想清单是“二十几岁创办企业、三十几岁积累千亿元资金、四十几岁实现兆的规模”,对于19岁创业的盖茨来说,到底要抓住什么,难以确定。在他刚进大学时,除了确定自己对酷爱数学之外,满眼迷茫。之所以没有成为数学家,是因为尽管他常能找到最优解,但他的解题速度不是同学中最快的,他的好胜心告诉他,做不了第一,就不要做了

在湖畔中学,按着“快进键”生活的比尔·盖茨遇到长他两岁的高年级学生保罗·艾伦,并接触到了计算机。这在20世纪60年代是不可思议的事,也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为了让学生走在科技前沿,这所收费昂贵的私立学校决定安装一台计算机终端,并得到了家长们赞助。12岁的比尔·盖茨从此迷上了计算机,并和保罗·艾伦等三人建立“湖畔程序小组”。

当时昂贵的上机费用成为学生们使用计算机的最大问题,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每天晚上去一家计算机中心公司打工,为其寻找程序中的错误,以这个当时叫做抓臭虫的工作换取上机时间。

比尔·盖茨中学时就迷上了编程

在上大学后,保罗·艾伦和比尔·盖茨天各一方,然而仍联系紧密。后来,他们为史上第一台个人计算机牛郎星编写了软件程序,比尔·盖茨顺势从哈佛大学辍学与保罗·艾伦一起创办了微软。这个律师的儿子更是首次提出了向使用者收取版权费用的模式。

此后的故事家喻户晓,在IBM这样的巨头杀入个人计算机领域之时,比尔·盖茨通过从他人手上廉价买断MS-DOS版权,与IBM在个人领域成长进行了利益绑定,一跃成为大公司,微软与苹果公司也进行过深度合作。再后来,微软和IBM、苹果都走向了竞争,甚至对簿公堂。

20世纪80年代,比尔·盖茨通过声势浩大的市场公关活动打垮了Visicorp开发出的图形化电脑操作界面,20世纪90年代,比尔·盖茨则用“免费”模式,让网景公司之类的软件公司无路可走。

比尔·盖茨

软件业被称为 dog year行业,即“人过一年,狗长七岁”,技术的变化日新月异,某种意义上,比尔·盖茨把人生视为火灾的心态正契合了这个行业。

从创业伊始,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都以一种冲刺的方式面对即将到来的变化,他们甚至可以为此不眠不休,以求拔得头筹。这意味一旦微软的产品占得先机,就有可能成为行业标准,乃至成为软件行业的基础设施,就像“嫡长子”会继承皇位一样。

保罗·艾伦也是一个按着快进键生活的人,所以他能和比尔·盖茨一起创业。不过,如微软早期员工詹姆斯·华莱士、吉姆·埃里克森在《硬盘》一书中所言:“艾伦是个比较好相处的人,而盖茨则是个不可理喻、爱发脾气的工作狂……保罗总是比盖茨更有耐心。”

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

在创业时,二人贡献相当,比尔·盖茨要求自己占有60%的股权,艾伦在自传中写道,他和盖茨双方占有的股份体现了“一个图书管理员的儿子和一个律师的儿子之间的差别”。

1982年,29岁的艾伦查出罹患四期淋巴瘤,不得不休养数月。当他回到办公室时,无意中在盖茨办公室门口听到他与后未来的微软CEO鲍尔默的对话。他们正抱怨艾伦几个月没有工作,准备通过发行期权的方式来稀释艾伦的股份。艾伦冲了进去,事后,盖茨写了一封6页纸的道歉信。冲突发生两个月后,艾伦正式离开微软,但仍保留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席位和他的股份。

离开微软且成为富豪的艾伦不但组建了摇滚乐队,还出于兴趣进行了广泛的投资,像ESPN(娱乐与体育电视网)、梦工厂、外星生物研究所、人脑科学院、NBA球队、科幻博物馆、私人航天计划、深海探险等,并承诺捐出大部分遗产。

奇霖匠心之作:《环球大佬-智慧》,是专为中国企、创、投界定制的高端课程。由奇霖团队赴全球最具创新力的硅谷、以色列,用时两年,萃取来自众多国际顶尖企投家、10类30个商业案例精华而制成。

《环球大佬-智慧》海报

三、转向慈善

艾伦投资过很多新兴公司,但鲜有回报,被媒体讥为不懂经营,他在自己写的一首歌《时间炸弹》里唱道:“我所做的一切也许都是错误的,但我仍然会斗志昂扬。”

进入新世纪后,比尔·盖茨也逐渐淡出了微软的日常管理,直至将CEO一职交给他的大学同学、曾经的哈佛学生领袖史蒂夫·鲍尔默。相比于艾伦在商业上不够精明,盖茨则承认管理公司是自己的短板,而组织能力却是读过商学院的鲍尔默所长。不过,盖茨与鲍尔默的友谊也未能善终。

史蒂夫·鲍尔默

既然人生是一场正在燃烧的火灾,人固有一死,那么,为自己抢救出点东西来,其实是没有意义的,这也是比尔·盖茨后来投身慈善的某种模模糊糊的“初心”。

成为亿万富豪后,有很多信件寄到微软公司,向比尔·盖茨求援,那时比尔·盖茨却无动于衷。这让他做律师的父亲和当过教师的母亲十分担心。

比尔·盖茨的父母年轻时就热心慈善和社会服务,盖茨的母亲还曾是一家慈善协会的会长。因为害怕盖茨被社会舆论谴责,盖茨的父亲在征得盖茨同意后,以盖茨的名义进行过一些小额的捐款。

比尔·盖茨

直到有一天下午,老盖茨突然来到他的办公室,手里拿着一张图表,内容是每年非洲有几百万儿童死于在美国早已绝迹的轮状病毒。这让盖茨感到震惊,老盖茨顺势建议他成立一个基金会,有计划地开展慈善工作,这也是其母在世时对盖茨的期望。于是盖茨拿出9400万美元建立了盖茨基金会。

让盖茨转向慈善事业来自他们夫妇去非洲的一次旅行,看到很多人挣扎在死亡线上让盖茨深受刺激。与盖茨亦敌亦友的乔布斯有另有一个版本的故事。

乔布斯年轻时曾去印度参加嬉皮运动,遍地的衣衫褴褛让乔布斯意识到,他们这些人把牛仔裤割个破洞是一种“装”,并不是真正的简单生活。乔布斯对简单的理解决定了苹果的审美。盖茨也承认自己很羡慕乔布斯在设计方面的才华。

2000年,盖茨基金会并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到今天,该基金会已捐出了500亿美元,用于改善欠发达国家与地区的教育和卫生设施以及抗击传染病,在非洲更是挽救了无数生命。

盖茨曾经开玩笑说过,花钱比赚钱要难很多。在盖茨的慈善版图中,他认为,与之有长期合作关系的中国“是个有趣的国家,既接受别人的捐助,也会慷慨捐助不如自己的国家。” 不过,盖茨基金会的资金来源也不只是盖茨一家。

四、走出原生家庭

阴谋论者散布的关于比尔·盖茨的谣言,声势再大,对其本人来说,不过是一笑置之的事。回到一个人童年,父母与他相处的模式则会影响他的一生。有人说,幸福的人一生因童年而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从这一点上看,比尔·盖茨是幸运的。

如今成为中国社会热点的原生家庭问题,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近四十年来,中国社会处于极速的变迁中,生活经验很快就会过时。当父母以自己的生存模式要求子女、替子女拿主意,不尊重其独立人格时,会给子女造成原生家庭问题。

比尔·盖茨这一代人就美国社会而言,也站在了时代的断崖上。对于盖茨这样的早慧儿童更是如此。童年的盖茨是与书相伴度过的,他对一般的童书不感兴趣,除了看书就是沉思。在学校里,盖茨也从不受环境和他人的舆论影响,同学间的嬉闹对以大人的思维来思考问题的盖茨来说太幼稚了。

他父母从不强迫盖茨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但11岁盖茨还是早早进入了“叛逆期”,常常和他母亲争吵,不许父母插手他的生活,什么事情都想自己做主。

他父母为此还带他去看过心理医生,医生在开导小盖茨的同时,建议他们给他更大的自由。也就是这一年,从盖茨的人际关系中,他的父母发现现在的学校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求知欲了,便送他去了湖畔中学。

在此后的两次人生节点上,他父母都试图替盖茨拿过主意,一次是希望他子承父业学习法律,另一次则是试图劝阻19岁的盖茨不要从哈佛退学创业,为此还请当地一位白手起家的商业领袖萨穆尔·斯托姆来当说客,最终盖茨说服了斯托姆,斯托姆反过来说服他父母支持盖茨的决定。

正因为盖茨的父母从不强迫盖茨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包括他们喜欢的慈善事业,这某种程度上既成就了盖茨,同时也保有了他们为人父母的影响力。

学会进退是人生的必要功课。在微软创业初期,盖茨想把公司搬到硅谷,艾伦则建议把公司搬到西雅图,还给盖茨的父母打了电话,最终公司搬去了西雅图。

文章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END—

武卿及公司简介

奇霖传媒创始人、CEO武卿

武卿:奇霖传媒创始人、CEO,大型跨国媒体品牌《硅谷大佬》《环球链》《环球大佬》总制片人、主持人,奇霖资本创办人,科技财经节目主持人。央视《焦点访谈》《新闻调查》前调查记者,多项知名国际、国家大奖获得者。正和岛媒体专家,2017“中国十大品牌女性”荣誉获得者。长于视频, 为该领域不多的模式研发、创作、运营皆强的高手。

北京奇霖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北京奇霖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由知名调查记者武卿女士,于2015年创办的视频新媒体机构。奇霖聚焦全球新经济领域内,美国、以色列等科技创新高地的领军人物和企业,以优质、高端视频内容的研发、制作为主业,构建以视频为核心的全媒体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