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人生就是一场1000分的游戏

说起《美丽人生》这部电影,很多人都会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将其奉为神作,这部电影所取得的成就,包括第51届戛纳评审团大奖以及第7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最佳男主和最佳原创配乐在内的70个国际大奖和51次提名。在豆瓣上,一共有80万人参与评分,并最终取得了

说起《美丽人生》这部电影,很多人都会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将其奉为神作,这部电影所取得的成就,包括第51届戛纳评审团大奖以及第7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最佳男主和最佳原创配乐在内的70个国际大奖和51次提名。

在豆瓣上,一共有80万人参与评分,并最终取得了9.5的高分,在豆瓣TOP250中排在第6位。

为什么这部电影会有如此高分?

作为一部二战题材的电影,整部作品中没有出现一滴血,也没出现任何的血腥镜头,却通过展现主人公圭多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反衬出战争的极度残酷。

作为一部喜剧片,通过黑色幽默的手法和预言式的写实方式,通过圭多纯真的态度、真诚的爱情和伟大的父爱,直通每个人的心底,将人性中共通的那份美好,表现到了极致。

就像前段时间重新上映的《海上钢琴师》那般,看似平淡的剧情,却悄无声息的将你带入其中,不声不响的让你身临其境,在你恍然发现的时候,给你内心最突然且震撼的一击,让你忍不住泪目。

纯真的态度——他是圭多自己

没有人的人生是完美的,但生命的每一刻都是美丽的。

这句台词可以说是圭多一生最完美的总结。

圭多的一生并不完美,他笨拙到同伴嫌弃,在车辆抛锚刹车失灵的时候,他十分想要帮忙修车,但同伴只是表示他最想得到的帮助是一个人清净十分钟,在圭多一再询问是否需要帮忙时,同伴毫不留情再次扎心:“不要,只要你走开。”

他话痨且自来熟,在路上修车弄脏手去洗手时碰到一个女孩,当女孩还没有开口说话时,他可以先嘴碎几分钟后并且灵魂三连问:“多少钱?你多大?你妈妈呢?”还吹牛不打草稿,声称自己是王子,这一片土地都是他的封地,他要用骆驼全部取代当地的牛,丝毫不管女孩听完露出的一脸不可置信和纠结的面容。

他甚至单纯的有些愚笨,在看到同伴能够做到说完一句话就立马入睡后,圭多不顾同伴已然入睡的状况偏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将同伴喊醒,同伴无可奈何只能说这是来自叔本华的意识控制法,“我想怎样,就怎样”,只需要内心对自己说我能睡,便能睡。

圭多如获至宝,在床上手舞足蹈,对着同伴不断的说“醒来,醒来”,当同伴被吵醒后却天真的认为叔本华这套意识控制法十分好用。

圭多身上的这种纯真天生乐观的气质,被导演罗伯托·贝尼尼通过卓别林式的喜剧方式展现出来,使得整部电影都充满了黑色喜剧的成分,并且剧情显得十分的夸张,充满了巧合。

这种纯真的态度,也让他的内心永远充满阳光,让他能够永远自信侃侃而谈。

面对深爱的女人,他毫不在意两人出身的差距以及情敌政务官的强大,他只知道自己应该毫不掩饰的去表达自己的爱意。在应试服务生时,即便自己对整个服务流程一点都不了解,也并不妨碍自己的表演,面试官问一句,他可以回答十句。

甚至在最为黑暗的集中营里面,圭多都保持了他一贯的乐天派做法,不但保住了儿子的命,还守护了儿子童真的心。集中营里不论多么狰狞,在这个始终乐观的男人口中,种族屠杀也只是一句淡淡的,“他们不喜欢而已”。

也许整部电影中,圭多有许多身份,但都无法离开他是纯真的圭多自己,因为只有圭多从未放弃做自己,圭多才能做好其他的角色。

在他身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但他都能微笑面对,这离不开圭多美丽的内心,即使生活充满了不完美,但他依然选择拥有一颗完美的心。

真诚的爱情——他是朵拉的丈夫

早安,公主。

也许圭多自己都没有想到,初次见到朵拉时说的这句问候的话,会成为他们爱情的见证。

初次见面,是朵拉因为想要帮助当地居民烧掉黄蜂窝而从谷仓上意外坠落,被圭多接住。从天而降的朵拉,圭多只是看了一眼,便记在心里,并且情不自禁的说出“早安,公主”。

在听闻朵拉被黄蜂蜇了时,毫不犹豫用嘴去吸出毒素;当得知督学要去朵拉所在的学校视察时,他冒充督学提前来到学校,甚至表演了一出滑稽的演出,只为了问出朵拉周末的去处;从剧院看完剧场表演时,他又设计让朵拉误上了他的车,即使他还没有考上驾照,只为了和朵拉能有独处的时间,和朵拉说上几句话。

而让人更为动心的是,在车子撞坏变成敞篷车以后,两人被暴露在漂泊大雨之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约会”中,没有什么比这更为尴尬狼狈的了。但是生性浪漫的圭多此时却毫无狼狈之意,没有伞,就用方向盘挣着枕头当伞,路上有积水会脏了朵拉的鞋,圭多就用红布在阶梯上铺出了一条红毯之路,硬生生的在这种大雨滂沱之中,铺出了一条通往爱情的浪漫之路。

朵拉呢?用圭多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百宝箱,只要找对了钥匙,就能轻易的打开,一旦打开,就能百依百顺。

圭多真诚的追求和溢于言表的热烈,就是打开百宝箱的钥匙。对于朵拉来说,圭多从一开始,就是与众不同的,是她平淡无奇的生活中突然出现的一抹亮丽的色彩。圭多的出现让朵拉感受到了自我的存在,而不是像之前一样只是一个上流社会的符号,就像行尸走肉般。

她与圭多的羁绊,从初次见面圭多想都没想就用嘴替她吸出黄蜂的毒素就已经开始,在圭多那一句一遍又一遍的“早安,公主”中渐渐沦陷。

所以朵拉才会说,想要打开我这个百宝箱,比你想象中还容易。

关于他们俩人的爱情,在电影中并没有占据太多的篇幅,从朵拉在订婚宴上钻到桌底下与圭多勇敢的一吻开始,到花园里走出来的乔舒亚,也就几分钟的镜头。没有赘述圭多与朵拉如何对抗身世的鸿沟和家庭的不登对,也没有从正面去表现其共患难的难得。

但她们的爱情,是观众都能感受到的持久与热烈。多年以后,圭多依然在问候着朵拉“早安,公主”,即使一家三口只能坐在一辆自行车上出行,也依然难掩洋溢于三人之间的幸福。

在得知圭多与乔舒亚因为犹太血统被抓进集中营时,没有犹太血统的朵拉本不用去集中营承受苦难,但朵拉依旧再三要求德国军官将自己送进集中营,因为他们从未分开过。那天的朵拉一身显眼的红色连衣裙,在前往集中营的死亡列车上,将生命的奔放和厚重绽放的淋漓尽致。

来到集中营的一家三口,被分割两处,圭多数次冒着生命危险想法设法让朵拉知道,自己和乔舒亚安全的活着,甚至跑进播音室用话筒喊出“早安,公主”。

圭多与朵拉,骨子里一定是有着共同的基因的。当圭多冒充督学来到学校,滑稽的将自己从耳垂到肚脐都夸赞了一遍之时,学校的所有老师表现出来的都是惊讶和难以理解的表情,只有朵拉是满脸的惊喜甚至有一丝的沉醉。

而当圭多身骑一批绿色诡异的马现身朵拉与政务官的订婚宴上之时,朵拉不顾所谓的豪门掩面,直接踩上餐桌坐上马背与圭多扬长而去。

所以即使影片中幸福的镜头寥寥无几,但却无比的顺理成章,让所有人都坚信他们坚定而美好的爱情。

在这场爱情里,圭多是真诚的、热烈的。

伟大的父爱——他是乔舒亚的父亲

这是父亲所作的牺牲,这是父亲赐我的恩典。

这是这部电影最击中人心的一部分,也是圭多美丽的人生中,所承担的最伟大的角色——乔舒亚的父亲。

在电影里,圭多将集中营残酷的生活比作一场1000分的游戏,只要能第一个拿到1000分,就能得到一辆真正的坦克。而这场游戏,既是乔舒亚的,也是圭多自己的。

对于乔舒亚来说,他对这场游戏深信不疑,只是需要将自己隐藏起来,最好是谁也找不到,同时他还要忍着饥饿、不哭、不想妈妈、不闹着回家,因为这是规则,一旦违规,就要扣分,扣分就意味着自己不再是第一名,游戏结束后就不能得到坦克。

对于圭多来说,他要得到1000分,就要不断地用“谎言”来维护儿子内心纯真的世界,这场1000分的童话,脆弱的随时都有可能幻灭。

集中营里越来越少的小孩,大家越来越疲惫的形态,周围越来越浓重的绝望情绪,无时无刻都在动摇乔舒亚对这场游戏的信任。

所以即使圭多再怎么身心俱疲,只要回到牢房,回到乔舒亚的身边时,圭多就需要满脸笑容假装成是在玩游戏,他不可以在乔舒亚面前表现出任何的犹豫、退缩甚至是自己的情绪。

在这部分的剧情里,有三场戏给了观众难以忘怀的冲击,也正是这三场戏,让观众明白了圭多作为一个父亲,是如何的坚强和伟大。

第一场戏是初到集中营之时,德国纳粹军官前来通知集中营的规则,面对凶残且满脸横肉的纳粹军官,对德语一窍不通的圭多冒着生命危险站出来充当翻译的角色。因为圭多清楚,想要让儿子相信这是一场游戏,就不能让他知道,这些日后会经常出现的凶残军官是为了奴役他们。

所以他站了出来,站在这个德国军官面前,说出了这个游戏的三个规则:不准哭、不准找妈妈、不准饿肚子找吃的。

第二场戏是有一天圭多满头大汗回到集中营,乔舒亚却告诉圭多,他听说有人被做成肥皂纽扣,有人被送去火炉活活烧死。圭多听完内心充满了震惊与不安,但他没有犹豫的时间,他必须给乔舒亚解释,乔舒亚听到的都是谣言。

这一幕,圭多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以及内心的悲伤,慈爱且笑着说服乔舒亚,夸张的动作神态、佯装淡定的语气,给观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感官。

被安慰的乔舒亚,虽然相信了圭多,但却厌倦了这场需要一直忍耐与躲藏的无聊游戏,他告诉圭多他想要回家。

聪明的圭多没有直接阻拦乔舒亚,而是顺着乔舒亚的想法,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因为他要让乔舒亚相信,这里并不是牢房,他想回去就可以回去,他依然是自由的。

只不过,在收拾东西甚至走出大门外走入暴雨之中的圭多,一直没有放弃“劝说”乔舒亚,他告诉乔舒亚他们就要成功了,坦克已经唾手可得。当最终劝服乔舒亚留在房间里的时候,门外雨中的圭多露出了如释重负且宠溺的笑容,这种笑容足以让每一个见到的人都动容。

第三场戏是纳粹德国日落西山,准备撤出集中营。在看到德国军官销毁证据处理集中营的犯人时,担心朵拉安危的圭多,在试图寻找朵拉的过程中被发现。暴露的圭多,被德国军官发现,准备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枪决。

在路过乔舒亚躲藏的铁箱子时,圭多知道乔舒亚一定在看着自己,所以他不能表现出临死前的紧张和不安,他要继续完成这个1000分的游戏。所以他没有哭丧着脸,而是扮着鬼脸迈着欢快夸张的步伐,就像平时做游戏一样。

从未有人用这样的方式,走向死亡。

圭多挡住了集中营里所有的黑暗与痛苦,他用坚强的父爱为乔舒亚构筑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悉心保护者乔舒亚的童真的内心。

关于二战关于纳粹的电影,有很多,但《美丽人生》可以说是特点鲜明的,战争、爱情和亲情的元素在电影里得到了完美的融合。整部电影也被分为了截然不同的前半场和后半场,前半场的轻快幽默,与后半场的沉重残酷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对于圭多来说,人生就是一场1000分的游戏,他得到了1000分,他的生命也就走到了终点。

对于看电影的我们来说,也体会到了原来谎言也可以如此的美丽,以至于我们都甘心于生活在这种的谎言之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