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总是这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第二十封信

​这是我按照需求写给小校园的伙伴们的第二十封信,主题是:心态。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今天刚看到这个主题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今天应该准备什么。但当我还在回忆之前公司培训教给我们要有哪些心态的时候,本健给我发了其他的一些话,我才知道我正在想的内容不是他希望

​这是我按照需求写给小校园的伙伴们的第二十封信,主题是:心态。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

今天刚看到这个主题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今天应该准备什么。但当我还在回忆之前公司培训教给我们要有哪些心态的时候,本健给我发了其他的一些话,我才知道我正在想的内容不是他希望我分享的,我只好做出调整。

我知道当一个人心态崩掉的时候,他最需要的是一个倾听者,而不是一个说教者。毕竟,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的人不是我而是他,我也就无权对此作出评价。因此,以下内容不做任何说明,单纯是我个人的所见所闻,希望能作为案例帮助到大家。

由于在本篇内容中涉及到的所有人和事都是我身边的朋友,为了避免引起误会,我将不在文章中提及任何地名、人名或其他标志性的东西。

致伙伴们的第二十封信:

高中的时候,我和我最好的一个朋友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

我直接选择了让步,因为那是我第二次经历这样的事,我深知那种感受非常折磨人。同时也因为情敌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选择了祝福。这是我的口头原因,我其实还隐瞒了另外一个原因,但我不知道那个女孩一直在等我。

知道她在等我的那天晚上,我和我另外一个好友说话,我给他看了一眼我的皮肤,我告诉他:“我有皮肤病,我始终觉得我低人一等,不如别人。所以在能让我朋友和她都好的情况下,我只想好好过我自己的生活。”

那是我第一次给别人说我的病,以前它都是我内心无法跨越的一道坎。

片刻后,朋友跟我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跟我讲了他的故事。

此前我们两个好到了穿一条裤子,但是那晚我才知道,他是单亲家庭,父亲腿脚不好,靠捡破旧家电为生。

是那句话才有了我后来的前女友,但也是那句话让我懂得了很多事情。

这几年,我听过了好多故事,见到了故事里涉及到每一个人。

我见到了单亲的家庭,见到了家暴的家庭,见到了被拐来的妈妈,见到了差点被父母弄死的孩子,见到了整个家族没落……

这些事情每一次都深深地震撼着我,我原以为我的父亲就是魔鬼,我家就是魔鬼的窝点。但后来我才知道,所有人都是魔鬼也都是天使,那要看以什么为参考系了。

这些事情都每一个当事人或者那个家庭来说,都非常不幸,令人心痛。但是这几年,我不只见到了这些,还见到了很多其他的事情。

见到了从船校专升本考上了辽工大的朋友,见到了从中职考上辽工大的朋友,见到了从体育生考上了全国前一百高校的朋友。

这一切的一切,仅仅取决了一个人怎么对待它。

我本以为我这些就已经到头了,可是我错了。

我有一个没见过的姐姐,几年前因为给父亲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可最后父亲还是不在了。

父亲走后,家里欠了很多外债,她本想与母亲相依为命。可是父亲走后三个月,母亲被查出肠癌。

她早就没有可以走动的亲戚,那时的她非常恐惧自己唯一的亲人离开。她向单位请假照顾自己的母亲,可单位始终不批,最后她无奈辞职。

她唯一的好朋友,一个大学同学,怕她借钱,离她而去,而她自己却得了神经性耳聋。

2019年11月26日,她的母亲去世了。

她的生活里只剩下她自己了,但她还是坚持了下去,并开始了新的生活。

姐姐,祝愿你越来越好!

世界一点都不友好,但我们可以选择怎样对待这个世界。

龙哥说,既然选择了做一个不一样的人,那谁还没有度过过对酒当歌的夜,熬过四下无人的街。是啊,即使放弃选择不也是做出了选择吗?选择都不一样,那每个人又怎能相同?只有自己知道有多么痛苦。

虽然世界没有两片雪花是相同的,但是别忘了,它们都是雪花。

我忘不了大年初一,有人指着我父亲的鼻子骂。

我忘不了高三姥爷去世,留下了一个瘸舅舅和疯妹妹。

我忘不了给人送礼,别人抬起头用余光看我的那个眼神。

……

但是罗曼罗兰是对的,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了生活并依然热爱它。

在记得那些痛苦不堪的回忆时,

我也忘不了,这两年以来帮助过我的每一个人,我把他们的名字都记在了备忘录里,我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忘了某一个人。

我也忘不了,在我选择放弃的时候,那个一直支持着我的人,还有那两个替我遮风挡雨的人。

我也忘不了,在我决定从寝室四楼跳下去那晚,陪我聊天到凌晨四点的两个姐姐。

生活不易,可我们还总是在徒增烦恼。

1、受害者牢笼:

著名的两性关系大师克里斯多福-孟提出了:受害者牢笼。即:受害者——拯救者——迫害者三者形成的三角形牢笼。

拿我自己举例,不和谐的家庭关系让我在早期成为了一个受害者。在父母的争执中,母亲是处于劣势的那一方,这个时候我的角色从受害者变成了拯救者,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行为来拯救自己的母亲。

可是,我又有多少力量呢?直到如今我也只是个刚长大的小孩,用什么去拯救呢?

渐渐地,发现自己没有力量拯救母亲后,我的角色又从拯救者变成了迫害者,而迫害的对象就是我的父亲。始终被控在这个牢笼里。

大一上整个学期,我给母亲打了很多次电话,但没有给父亲打过一个电话。后来我知道了,父亲接到我的电话时的兴奋程度不会比母亲低。

当我不再想拯救母亲、不再针对父亲的时候,我走出了这个牢笼,我发现不止我和父亲的关系融洽了,连父母的争吵都变少了。这是这次疫情期间我收获的最重要的东西,也是我得以在家开始写文章的基础。

2、阿德勒心理学:

阿德勒认为,人生的一切问题都是人际关系的问题,他提出了"课题分离",也就是明确区分自己的人生课题和他人的人生课题,不要试图去干预他人的课题。

拿我刚才举的例子,受害者牢笼就是课题混淆的例子,当我想去拯救母亲的时候,我就开始干涉母亲的人生课题了,既然我在干涉别人的东西,那么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反过来当我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发现一切都变了。

以前,我只要在家三天肯定跟父亲吵架。3月2日晚,我跟父亲喝多了,我给父亲道歉,表示这两年以来我对他的错误态度。没想到从那至今,父亲再也没有和我吵过架。

今年春节档期的电影《囧妈》里有句台词: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个体都应该是完整的。

既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你又何必要费那么大力气去干涉他人呢?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对自己和对爱自己的人最好的尊重。

我想今天的内容已经接近尾声了,我知道以上提及的内容你可能一点感觉也没有,也可能你的观点刚好与此相反,或者最后提到的“受害者牢笼”和“课题分离”你也一点理解不了,但没关系,只要每个人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这些内容仅供参考。

我深知,任何一个点都需要在一个系统中才能发挥作用。但我却无法把整个系统描述出来,但是我想只要有一个人能从以上内容中得到启发的话,那就值得欣慰。

感谢大家的聆听,我们明天不见不散!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