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人生难得是天真

天真是“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的“天长地久”,是“上善若水”的“不争无尤”,是“持而盈之,不如其已”的“功遂身退”,是“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玄德,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缘。1苏轼如果活在现代,一定会被很多人说他情商不高。宋哲宗元祐

天真是

“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的“天长地久”,

是“上善若水”的“不争无尤”,

是“持而盈之,不如其已”的“功遂身退”,

是“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玄德,

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缘。

1

苏轼如果活在现代,一定会被很多人说他情商不高。

宋哲宗元祐元年,丞相司马光去世,由程颐主持葬礼。程颐,就是和哥哥程颢共创北宋理学的那位,说过著名的名言:“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葬礼那天正好赶上朝廷百官参加太庙大典。大典完毕,苏轼带领同事们去吊唁司马光,不想却被程颐拦在灵堂之外。

程颐的理由是:孔子说了,子哭则不歌,你们这帮人刚刚在太庙大典上听了歌曲,就不能哭了!

苏轼马上反驳说,哭则不歌不代表歌则不哭哦。照样领着大家入了灵堂。

可是在灵堂上,却不见司马光的儿子接受客人的吊祭,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是程颐禁止人家出来,说真正的孝子应该悲痛得无法见人,要摊倒才对啊。

苏轼一听,哈哈嘲笑程颐:“伊川可谓糟糠鄙俚叔孙通。”你程颐迂腐死板,整个一个假学究!此句一出,引得众人哄堂大笑,弄得程颐很是难堪。从此苏轼和程颐互相屏蔽朋友圈。

苏轼你不说大实话会死吗?

会。

苏轼这个人心无城府,率真坦荡,有什么话都藏不住。

不论对方有多老资格,只要言行不当,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揶揄讽谑,发发牢骚。所以特别容易被人做文章,制造口实。

从官场职场的角度来看,他这人的确情商低。可是,从人的角度来看,他却有一派难得的天真。

虽然因这天真屡屡获罪被贬,却又正因为这种天真,让他愉快挺过贬谪磨难,最后活得比他的任何一个政敌、朋友、家人都长寿。

旷达,是苏轼“天真”的基石

2

历代文人士大夫,多以被朝廷常识、建功立业为人生抱负。

即便是浪漫洒脱、狂放不覊的诗仙李白,一生所渴望的也是“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日月”。

即便是忧国忧民的屈原与杜甫,一个愁的也是“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一个苦的也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所以当他们怀才不遇,理想与抱负无法实现时,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份文人的郁郁不得志与悲苦。

李白发出了“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慨叹,表面的潇洒中实则是一份抑郁的失意。屈原“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独守一份孤芳自赏。杜甫则抒发出“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伤感。

但是苏轼,他是与众不同的。

首先,他志不在此。他追求的是“委吾心,去留谁计。神仙知在何处,富贵非吾志。但知临水登山啸咏,自饮壶觞自醉。”

他向往的是“醉乡路稳不妨行,但人生要适情耳。”看,他早早就把功利人生、仕宦人生看得如此透彻。

志不在富贵,人生就是要适情,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所以当他政治失意、仕途受挫、生活落魄的时候,他的表现不同于郁郁不得志。

在因“乌台诗案”被贬谪为黄州团练副使时,他纵情山水,在《前赤壁赋》中写道:

“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敬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天地间万物各有其主,个人不能强求,而我们所能拥有的,是那江上的清风有声,山间的明月有色,江山无穷,风月长存,天地无私,声色娱人,我们自可徘徊其间而自得其乐。

很明显,苏轼的生命意识是融入到浩然的宇宙与历史的时空中去考虑的。

生命渺小而短暂,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享受大自然馈赠的无穷宝藏,快乐的对待每一天的生活,这才是人生正途。

很旷达是不是?这也正是他天真的基石。

他在《行香子》中更明确的表示:

“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且陶陶,乐尽天真”才是苏轼的人生追求!

天真性格源于人生哲学

3

当然,他的这种囿于常人的志趣,与他的性格和哲学影响不无关系。

苏轼天性不受拘束,做事随兴而为,尽兴而为,如同江水奔流而出一样自由。

也正是他的这种不拘一格的性格,才使得他能够“以诗为词”,打破了词的狭隘的传统观念,开拓了词的疆域,创造了自成一家的豪放词风。

苏轼以前,词都以表现男女情爱、离情别绪为主题,具有阴柔婉约之美。

至苏轼,词体才从“词为艳科”的樊篱中得以解放,使词成为了和一诗一样可以自由表现自我各种情感的一种新兴的诗,任何题材,都可歌之咏之。

刘辰翁评之:“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辛稼轩词序》)

除了性格因素,他的这种天真快乐,也是受到儒释道思想的深刻影响。

他先师从道教,接着学习儒家思想,后又接触佛学,三教合一,博大精深,采三家之所长,又不为三家之所困,通三教这变,成一家之言。

这种博采众长,思想开放,不拘一囿,成就了他儒释道的人格,也从另一方面佐证了他不受拘束的性格。

无论志向,性格,还是儒释道的影响,都铸就了他对天真快乐的人生追求。

4

因为这种天真快乐,使苏轼能够坦然面对现实生活,投入到当下的生活,即使身处困境也能看到美好的事物,做到“此心安处是吾乡”。

贬谪惠州,他欣赏岭南的气候与美味的水果: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食荔枝·其二》)

贬谪儋州,他发现了平生所见的最美的风光: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六月二十日夜渡海》)和“他年谁与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吾谪海南》)

苏轼被贬到哪里,就当作是官府资助的免费旅行,enjoy当地生活,当成是自己的家乡一样安下心来,离开的时候也像离开家乡一样眷恋:

“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比如事远游”。(《别海南黎民表》)

所谓心安,便是活在当下,不将眼光放在遥远的庙堂之上,不寄希望于虚无飘渺的未来,而是投入到当下的生活中,在困境中依然自得其乐,把握短暂人生的快乐:

“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虞美人》)

所以这一点特别招整他的人恨,贬你你还这么得瑟,不仅不痛哭流涕、憣然醒悟,还要屡出佳句,那就再贬远点吧!

而苏轼呢,越贬就越享受当地生活,越享受词就写得越好,越好就越爱刷屏。

其实那些整他的人都想错了,你以为是困苦的事,对于一个“此心安处是吾乡”的人来说,被贬到天涯海角,都是一种体验生活和扩宽眼界的旅行好不好!

5

因为这种天真快乐,使苏轼能够及时把握住眼前的生活,在有限的光阴中尽情享受人生的快意,做到“诗酒趁年华”。

他兴趣广泛,是跨领域的斜杠青年,但他做什么都视同游戏,完全以玩乐之心处之。

他喜欢写作:

“某平生无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自谓世间乐事,无逾此者。”(《春渚纪闻》)

说自己平时感到最快乐的事,就是写文章的时候,不管是多么复杂的情绪杂思,我的笔都能畅顺的达到,我自谓人生之乐,没有能超过此的了。

创作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快乐,虽然招致了无穷的祸患,他也终难舍弃。

读书写作也成为他身处困境时的重要精神支柱。

苏辙说其兄流放海南时:

“日啖茶芋,而华屋玉食之念,不存于胸中。平生无所嗜好,以图史为园囿,文章为鼓吹。” (《子瞻和陶渊明诗集引》)

他喜欢书画。

“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不异逍遥游”,“如欲美酒消百忧”,“兴来一挥白纸尽,骏马倏忽踏九州” 。(《石苍舒醉墨堂》)

有人说他画竹完全不按常规,却如竹之初生,平地拔起,

“先生戏笔所作枯株竹石,虽出一时取适,而绝去古今画格,自我作古。”(《春渚纪闻》)

原来苏轼作画同样不受拘束,还开创了文人画这一中国绘画上的新门派。

他在绘画上有如此成就,以至于他每次画完,画就被人抢了收藏去,得到了他的真迹,比得到金银财宝还要珍贵。

他喜欢和人聊天。

被贬黄州和岭南时,每天起床后,他不是请人来家里聊天,就是出门找人聊天。

找什么人聊天,他不挑。聊什么内容,他也不挑。总之什么人他都能聊,什么内容他也都能聊,而且说得风趣幽默,和谁都没有隔阂。

如果碰上不健谈的,他就让人说鬼故事,如果人家推辞不会说,他就让对方随便瞎讲,直让人瞎编得把旁人笑得前仰后合,大家尽兴才归。

如果这一天没有和人聊天,苏轼就浑身难受。

连他自己都这样说自己:

你说这不是天真坦荡的赤之子心是什么?

他还喜欢欣赏大自然,壮观的景色时常给他慰籍或启迪,触发他的逸兴壮思。

他在由黄州贬赴汝州时经过九江游览庐山,写下了《题西林壁》: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通判杭州时,写下描写杭州西湖的名篇《饮湖上,初晴后雨》:

“水光潋艳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在这些词中,你可曾捕捉到被贬的失意?

No way,相反,他依然像个玩乐的孩子,眼前有好山好水好风光,就能让他欢欣不已。

6

因为这种天真快乐,使苏轼能够在漂泊穷苦的生活中“穷乐”,做到“坐听荒城长短更”。

宋元丰年间,他被贬官到黄州任团练副使。他自己开荒种地,将此地号为“东坡居士”。

此地僻陋,但物产丰富,价钱便宜,“猪、牛、獐、鹿如土,鱼蟹不论钱”,“鱼稻薪炭颇贱,甚为贫者相宜”,只是当地百姓文化落后,不精烹事,他便自己动手,亲自烹饪。

他写有一首《食猪肉诗》:

“黄州好猪肉,价钱等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时他自美。每日起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他在给朋友的信中也说自己在黄州生活虽然俭朴,仍然能每日一肉。

他的这种炖肉法,后来被称为“东坡肉”,还成为了一道闻名全国的美食。

苏轼喜欢饮酒,虽然他酒量并不大。和朋友相聚少不了饮酒助兴,他的诗文不少也是由酒而发。

他爱酒,还把酿酒当作一大乐趣。在他辗转遭贬各地时,酿出了蜜酒、松酒、桂酒、真一仙酒、天门冬酒等。

他被贬黄州时,西蜀道士杨士昌教他酿蜜酒,他还将这个酿酒过程写成了诗《蜜酒歌》:

“百钱一斗浓无声,甘露微浊醍醐清。”

第二次被贬定州时,他学酿松酒,甜中带苦。

被贬惠州后,他又酿桂酒,用生姜、桂肉作配料,还得意的号其为“罗浮春”,并写下《桂酒赋》邀请朋友来品尝自己的手艺。

在惠州他还制作了真一酒,这种酒有强身健体、排忧解虑的功效。他在《真一酒歌并引》中称:

“酿为真一和而庄,三杯俨如侍君王。湛然寂然非楚狂,终身不入无功乡。”

说喝了真一酒,能使人心境平和,放弃对功名利实录的追求。

在海南儋州他又酿了“天门冬酒”。

除了烹饪美食、酿制美酒,苏轼还喜欢自己煎茶品茗。他的《汲江煎茶》就把自己煎茶的过程细致地写下来,煎完茶,然后“活枯肠未易禁三碗,坐听荒城长短更。”

即便在荒僻之地,他也能享受到生活的美妙之处。

天真,才是最高最难得的人生境界

7

我们总以为幸福就是要得到更多,比如,才华要有人赏识,事业要成功,财富要丰裕,否则,我们就会不快乐。

但所有这些,苏轼并没有得到,但却从没错过快乐。

劳动,写作,绘画,写词,烹饪,酿酒,煎茶,聊天……所有这些不花钱就能做的事,照样让他快乐无穷,就像小孩子一样天真简单易足。

那么,是不是我们把人生想得太复杂?我们给快乐设置了太多的前提条件,这使我们总也不能快乐得纯粹。

而苏轼因为真正参透了生命的真谛和人生的意义,所以干脆就不浪费生命去追求虚幻的功名,但他同时又清醒地正视真实的人生,是的,人生是如逆旅,所以才更要“且陶陶,乐尽天真”,如此才能把握住短暂的人生!

原来天真,才是最高最难得的人生境界。

责任编辑:范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