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重温“周期天王”:预言能否照进现实?

康波中的农业和太阳黑子在早期的康波研究中,农业一直是一个重要研究对象,英国统计学家海德·克拉克在 1847 年就发现了以54 年为周期的欧洲的饥馑的长期波动。这里面最杰出的是威廉·S·杰文斯,他在论文《商业危机和太阳黑子》中推定平均为 10.45 年的太阳黑子

康波中的农业和太阳黑子
在早期的康波研究中,农业一直是一个重要研究对象,英国统计学家海德·克拉克在 1847 年就发现了以54 年为周期的欧洲的饥馑的长期波动。这里面最杰出的是威廉·S·杰文斯,他在论文《商业危机和太阳黑子》中推定平均为 10.45 年的太阳黑子活动周期。但到了 1970 年代第四次康波研究高潮的时候,农业几乎成为一个十分边缘的问题,这一定与工业化社会农业对经济影响的弱化有关。农业与其他资源品相比的特殊性在于他的供给受到天气的极大影响,所以,农业价格的研究逻辑一直十分重视太阳黑子运动。我们也试图观察了长期的农业价格波动序列,但从直观的统计数据来看,农业价格并未表现出明显的长周期波动特点,反而倒是受到施瓦贝循环的直接影响,所以,目前证据无法证明农业价格存在着与康波同步的波动。4.1太阳黑子周期与康波如果我们将世界看作是广泛联系的,与康波的三周期嵌套模式最为类似的就是太阳黑子周期,太阳黑子周期最显著的影响是通过影响气候来影响农产品的产量,这是其与康波周期最直接的联系,但事实上,进入工业化社会之后,农产品价格对周期的中长期趋势的影响远没有那么显著,但周期理论的一个重要分支确实对太阳黑子对三周期嵌套模式的影响有着深入的研究。研究者认为,除了农产品价格之外,太阳黑子以一种未知的原因影响着人类的情绪和商业行为,从而成为周期的天道中的决定因素。前人对太阳黑子活动的周期性研究,将太阳黑子活动划分为以下几个周期:厄尔尼诺循环(2-7 年)、黑子周期(施瓦贝循环、11 年)、磁活动周期(海耳定律、22 年)、吉村循环(55 年)。国际天文学界以 1755 年 3 月为太阳黑子活动周元年,至今已经历 23 个完整的黑子周期和 4 个吉村循环。自 2008 年 3 月至今的第 24 周已历 83 月,目前处于第 5 个大周期的第四个小周期内,从月度黑子数据来看, 最大值较历史均值偏低,说明本轮黑子周期相对较弱。从太阳黑子的周期循环来看,基本对应了四周期嵌套模式的各个周期级别。厄尔尼诺循环(2-7 年)大致对应库存周期、施瓦贝循环(11 年)大致对应朱格拉周期、海耳循环(22 年)大致对应库兹涅茨周期、吉村循环(55 年)大致对应康德拉季耶夫周期。从太阳黑子与景气的关系来看,大致太阳黑子的低谷期对应经济周期的高潮期,至于其中奥妙,只能用天道解释了。4.2 农产品价格的周期属性根据我们的研究,农产品价格实际上并不显著遵循长周期波动,反而与施瓦贝循环(11 年)有着较强的关系,这一点我们将在后面的农产品价格中谈到。当然在康波价格波动的高潮期,农业价格也表现出波动放大的特点,例如在 70 年代石油危机和 2007 年金融危机前后,但这显然不是由天气造成的农业价格波动,从而仍是一种需求角度的原因,从这个角度看,农业并未表现出因天气影响供给从而影响长周期价格波动的特点,也就是说,农业供给不是康波波动的原因。天气对农业价格波动的影响可能更多的属于施瓦贝循环的级别,而在一个施瓦贝循环中,厄尔尼诺循环带来农业价格的短周期波动。太阳黑子活动施瓦贝循环和厄尔尼诺循环与全球农产品价格表现出强相关性。我们将 1866 年起的太阳黑子活动数据与玉米、大豆、食糖和小麦的价格波动相比,发现了非常显著的负相关关系,即黑子较多、活动频繁的时候,由于气候相对温暖湿润,往往大宗农产品产量增长,价格加速下跌;而黑子较少时,往往对应着该段时间内农产品产量的低点,价格有上扬趋势。从第四波康波来看,农业价格的下降在 1964 年达到低点,从南方涛动指数来看,1972-1973 年出现了厄尔尼诺,歉收推动了农产品价格上涨,而随后发生两次石油危机和大宗商品价格上行,1982-1983 年,发生超强厄尔尼诺,将农产品价格推向高峰。但是,第五波康波中,1997 年至 1998 年超强厄尔尼诺并没有带动价格上行, 反而是在 2000 年后没有发生超强厄尔尼诺的情况下出现商品牛市,从这个角度看,太阳黑子运动确实不是农产品价格的长周期推动力量,其更多的是影响短周期价格波动问题。康波中的黄金
在康波中,黄金作为货币,其价格理论上是与大宗商品的总体走势一致的,但事实也并非如此,黄金与货币脱钩之后,这个关系变得复杂。最核心的变化是,黄金虽然不再是货币,但依然有货币属性,当货币体系发生动荡时,黄金的价格变化则表现出明显的独立走势,显示出黄金的信用特征。货币体系金本位直至金汇兑本位制瓦解之后,黄金的价格开始波动加大,从 1967 年开始,黄金价格大幅波动,这实际上都是黄金的名义价格。全球黄金的需求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投资需求变化的左右,投资需求的变化主要受通胀率、美元汇率、避险需求三个因素的影响,所以,黄金价格最终还是由其货币属性所决定。Erb and Havey 的研究发现,历史上黄金价格与美国 CPI 的定基指数的比率为 3.2 倍,这可以视为是黄金购买力的均值, 成为黄金常数。剔除美国的通胀率后,可以得出黄金的实际价格的长期走势,从实际价格趋势看,黄金的价格围绕着这一中枢波动,而波动的特征与康波中的价格波动一致,这就是说黄金理论上就是大宗商品的一般等价物。除此之外,黄金作为康波中的货币,对其购买力的检验是其相对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比率,在这方面,黄金-原油价格比率是广泛应用的指标。根据 Salesman(2013)年的研究,自 1971 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黄金的美元价格与原油的美元价格保持着很强的相关性,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黄金原油的兑换比例大致为每盎司黄金兑换 12.3 桶原油。而当前兑换比率为 14.3 桶。当黄金原油的价格显著脱离这一趋势后,该比率会向这一水平回归,而且主要是靠原油的价格而非黄金的价格的波动来回归。同样的研究也把这一比率基本定位于每盎司黄金兑换 10-15 桶之间。解释完黄金的康波货币属性之后,问题的关键还是要看黄金脱离其中枢的原因,黄金对通胀率的脱离和其对黄金原油比率的脱离是两个问题。黄金对通胀率的脱离,实际上就是所谓的吉布森悖论,即将扣除通胀后的实际利率当做持有黄金的机会成本,实际利率走低则黄金价格向上。从图中可以看出,在康波的萧条,回升及衰退阶段,黄金价格与实际利率的负相关真实存在,但在繁荣期,这种关系基本不存在,甚至相反,这实际上就是康波中不同阶段大宗商品的表现不同所致。关于黄金价格对商品购买力的波动,本质上讲不完全是康波问题,更可能是冲击因素所导致,包括商品自身的冲击因素和黄金价格的冲击因素,但从现有数据来看,黄金在大波段方面表现出了与大宗商品的滞后性特征,比如在 2004 年到 2007 年,显然黄金是落后于大宗商品的,我们认为这与黄金的货币属性有关系,因为在康波衰退的前半期,主要表现为大宗商品价格的冲击,而在此之后,黄金涨幅超越大宗的原因可能在于几个原因,其一、货币体系动荡,避险情绪的出现;其二,由于货币宽松带来的实际利率的走低。这些都可能是黄金超越大宗商品总体的原因。但可以推测的是,由于在整个萧条期实际利率的走低可能是一个大方向,未来黄金对大宗商品的超越依然还会存在。第五次康波的价格波动
6.1关于第五次康波周期的研究关于第五次康波的研究,我们从 2006 年开始就一直在进行,2006 年我们发表了《色即是空》,用长周期及其嵌套理论解释当时的大宗商品牛市。2007 年我们发表了《国际化博弈》,摘要中指出“当前的中国经济所面临的世界经济环境与 70 年代初期的本质相似性在于,以美国经济为中心的世界经济共生模式面临着美国信用的危机,而这种危机在次贷危机,全球通胀的推动下极有可能进一步压缩美国货币政策的调控空间,而由此显现出的国际金融动荡的趋势可能被美国经济减速的进程所左右,这一点将是 2008 年决定全球资本市场走势的根源”,成功判断了康波衰退的到来。2008 年我们发表了《走向成熟》,指出康波冲击最剧烈的阶段已经过去,中国经济将出现 V 字反转。随后发表了《资源约束、信用膨胀与美元币值-长波中的增长与通胀》,对康波第一次进行了系统性的论述。2009 年之后,我们一直把精力集中于房地产周期和库存周期研究。2011 对第五次康波衰退是一个重要关口,本次康波商品牛市的第二个头部在 2011 年二季度出现。而此时,根据我们对美国房地产周期的跟踪,我们确认 2011 年三季度美国房地产周期启动。2011 年 12 月 15 日,我们发表了《美元破百,冲击中国》指出:长波创新周期中,主导国货币与其他货币强弱关系会呈现周期波动,波长约为 15 年。一个长波包含 3 个货币周期。2012 年开始, 美国中周期力量恢复。在中、短周期力量促使下, 经济上行。同时,利用周期理论,可以判断出世界经济格局美强欧弱。美元指数升值的经济基础已经具备,欧元将在未来下跌 20%以上,从而导致美元指数突破 100。2014 年下半年之后,我们判断伴随着美元指数的上行, 大宗商品的暴跌,世界经济可能进入康波衰退二次冲击的阶段,世界经济将出现动荡加剧的景象。(《康波衰退二次冲击正在靠近》,2014 年 10 月)6.2 关于第五次康波周期中的价格波动第五波康波的大宗商品牛市起始于 2001 年至 2002 年之间,而美国 GDP 增长的最高峰是在 2000 年,按照康波的划分,2000 年或者 2002 年之后,就可以划分为第五波康波的衰退阶段了,2002 年之后,大宗商品经历了一个长达 10 年的牛市,其中 2008 年可以视为大宗商品牛市的第一头部,2011 年视为大宗商品牛市的第二头部,从康波大宗商品牛市的形态上看,我们可以确认本轮康波大宗商品牛市的终结。自 2012 年之后,大宗商品一直在熊市中运行,至 2015 年中期已经 4 年半的时间,这就是对当前大宗商品价格运行的基本定位。但是,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大宗商品的熊市会表现出什么样的走势,这是当前和未来商品价格研究中长期的核心问题。(本图周期定位是以康波划分为萧条,回升,繁荣,衰退四个阶段,可以发现,2002 年大宗牛市启动,2008 年和 2011 年分别出现双头,随后步入熊市。)2002 年或者 2004 年之后,康波已经确认了从繁荣向衰退的转换,而经历了 2008 年的康波一次冲击之后,2015 年之后康波应进入二次冲击阶段并向萧条转换,详见《康波二次衰退正在靠近》。有一个结论是可以肯定的,即衰退和萧条的连接点一定是一个康波大宗商品价格的最低点,这一点为前五波康波的价格形态所证明。从前三波康波的价格形态来看,表现出了很明显的古典周期的波动形态,而第四波康波之后,表现出了增长型周期的波动形态,这与世界经济的历史趋势相吻合。所以,可以肯定的是,第五次康波衰退向萧条转换的位置, 应是一个大宗商品价格的长期低点,而对于本次康波来讲,必然是一个增长型周期,所以我们不必期望商品价格可以回到 2001 年的低点,而是要根据供需边际及货币环境对低点的价格进行评估,这是我们未来需要继续深入研究的问题。(前三次康波的价格波动都是古典型周期,第四波康波是增长型周期,除了第四波之外,前三次衰退与萧条的转换点都是价格低点,我们推测,第五次康波衰退与萧条的转换时点大致在 2016 至 2018 年之间。)6.3 关于大宗商品的中级反弹从历史的康波价格运行来看,萧条期的开始必然是一个价格反弹的过程,所以,这里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就是我们这次康波衰退向萧条的转换点在哪里,这也就是对商品价格最终低点的确认过程。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有如下推测。从一般康波的划分机制来看,衰退与萧条的转换点应划分在中周期的低点之上,作为本次康波衰退而言,衰退与萧条的转换点应推测在 2018 年。但是,以周期的双底结构来看,在终极低点之前,应该出现一个一次探底的过程,这个过程显然以现在的世界经济周期运动状态来看,应该在 2015 年四季度至 2016 年上半年之间,恰好,在这个位置出现了商品价格的下跌。那么在 2016 至 2018 年之间,理论上会出现一次超跌反弹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进一步探寻其理由。康波中大宗商品熊市的形态是非常复杂的,由于数据的可得性,我们最多可以研究第四波康波衰退后的大宗商品价格,而第三波康波衰退后的大宗商品熊市形态,只能用美国的部分长数据系列替代研究。严格意义上, 第四波康波大宗商品熊市是从 1980 年第二次石油危机之后开始的,这一过程一直持续到 2002 年结束,历时 22年,这 22 年期间,我们可以清晰的发现,虽然大宗并未出现康波意义上的牛市行情,但是,从中周期的意义上看,每轮中周期大宗商品都会出现一次波段行情,而就这几个样本看,这个行情大概率都会出现在中周期的末尾阶段,基本上位于第三库存周期位置。这个问题也不难理解,这就是周期嵌套模式使然。虽然大宗商品处于康波意义上的熊市,但他的价格依然会跟随中周期波动,而中周期第三库存周期往往是滞胀阶段,所以出现大宗商品中周期反弹顺理成章。(本图是以美国的中周期划分的周期位置,我们可以清晰发现,每一个中周期的末尾段都会出现一次大宗商品行情,基本位于第三库存周期)6.4 关于第五次康波周期中价格研究的后续问题我们已经说明,大宗商品价格处于一个长期的低点附近,当然从短期的角度看,这个低点需要反复的确认, 不是一蹴而就的。以我们对世界经济周期运动的理解,这个长期低点的确认需要三年以上的时间。但以我们对世界库存周期的研究,我们认为 2016 年即将启动本轮中周期第三库存周期,这轮库存周期来源于中国房地产周期的 B 浪反弹,以及美国房地产周期的高位延续,随着周期复苏和货币乘数上升,将给全球带来一次小的滞胀过程,我们认为这可以视为商品的一次触底。而当 2018 年的三期共振低点来临之时,也许才是商品价格的真正长期低点。所以我们后面就是要在这一框架下紧跟美国、欧洲、中国的经济周期运动,从而判断美元指数,经济复苏的基本趋势,把握商品的长期低点反复震荡的机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