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个角色,不是人生的全部

当了妈妈之后,“妈妈”这个角色就是一辈子的,作者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妈妈不该只是以“妈妈”的身份而活,而是要真正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老二出生后八个月,甲状腺数值逐渐趋于稳定。每次带他到医院回诊,听到医生说:“看来之后不大需要担心了。”心里像是卸下一颗大石头

当了妈妈之后,“妈妈”这个角色就是一辈子的,作者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妈妈不该只是以“妈妈”的身份而活,而是要真正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老二出生后八个月,甲状腺数值逐渐趋于稳定。每次带他到医院回诊,听到医生说:“看来之后不大需要担心了。”心里像是卸下一颗大石头。然而,某次回诊时,医生突然问了我一句:“你什么时候要回去上班?”

天晓得我为了赶上预约的门诊时间,随便把头发扎起来,顶着一张素颜就匆忙地带着两个小孩冲进诊间,却听到医生突如其来一问,脑袋顿时一片空白,仿佛像是进到异次元空间。再加上看到医生穿着高跟鞋,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样子,站在她面前的我,显得更加狼狈不堪。

“嗯!是也该回去上班了!”

我有点敷衍地回答完后,就离开诊间了。

两个礼拜后,回诊时医生又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你什么时候要回去上班?”

“医生你还没生小孩吧?你大概不懂看到孩子生病,做母亲的心情有多么难受?才会问了我两次同样的问题。”我稍微有点不悦,表情凝重地回答。

“小洁的病情已经稳定,看来没什么大碍。”

医生像是早已预料到我会这么回答,开始对我说:“如果想要完全停药,顺利的话至少还需要三年,也就是说要等到孩子三岁时,再重新进行检查后才能决定是否停药?但很有可能检查结果出来,还是必须终生服药,难道妈妈你一辈子都不工作吗?”

罹患甲状腺功能低下症的孩子,有一部分可以完全痊癒。但也有少部分的患者无法完全康复,甲状腺素分泌不足会导致内分泌疾病,必须终生依赖药物控制,这一点我其实心里很清楚明白。

虽然不希望结果会是如此,但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不过,我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要是孩子真的无法完全康复,那我到底该不该回去上班?

“妈妈”角色不是人生的全部

“小洁目前甲状腺数值已经稳定下来,如果能一直继续维持现状,应该不需要太过担心。虽然还是需要每天按时服药,但以她的情况来说,并不需要寸步不离地守在身边照顾。只有当妈妈能以轻鬆的态度去面对,孩子才会认为自己跟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孩子才能真正健康快乐长大。”

基于这个理由,医生劝我考虑回公司上班。

“同样的道理,我希望你不要因为孩子生病,就不愿回去上班。唯有当妈妈能活出自己,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时,孩子也才会打从心里觉得自己的病情并无大碍,这才是真正对孩子有帮助。”医生继续说道。

听完医生这番话后,我陷入了一阵沉思,向医生说了声谢谢,便准备离开诊间,离开前,医生又对我说:“我也跟你一样都是妈妈,我也有孩子,所以我能体会你的心情,心里想的念的都是孩子。但像这样整天围绕着孩子打转,并不是真正为孩子好,妈妈这个角色并不是人生的全部,不是吗?”

“妈妈这个角色并不是人生的全部。”

医生最后的这句话,不断在我脑海里盘旋,时不时就会想起。

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我的身分多了“妈妈”这个角色。在那之前,我从来就没有学过该怎么当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当妈妈,但孩子一出生后,抱着眼睛都还睁不开的孩子喂奶、帮孩子洗澡、哄孩子睡觉……所有育儿大小事,瞬间都变成了我的“工作”。正因为什么都不会,所以拚命努力学习如何当一个称职的妈妈,孩子就是我的全世界。

一头栽进“妈妈”这个角色后,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当妈之前的我是怎样的?”坦白说,这个问题我连想都没想过。

一开始当妈妈难免会手忙脚乱,但等过了一段时间后,建议还是要找回原本的生活重心。当因为育儿琐事觉得身心疲惫,忍不住在心里呐喊:“可不可以让我稍微喘口气休息一下?”就代表需要停下来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

一天三餐里,至少有一餐的时间,让自己能够静下来好好享受美食;至少要留给自己一些时间,可以不被孩子的哭声打扰,好好地安稳睡上一觉。同时,也要试着找回那个“当妈前的自己”。

现在回头想想,那时候之所以带孩子会累到崩溃大哭,似乎是因为觉得失去了自己。


历时最久的一项“长期专案”

常听到很多人说,父母的保存期限有限,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长大后就不再需要妈妈,当妈妈的要提早做好心理准备。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即使我现在已经快四十岁了,每到周末还是经常喜欢往娘家跑,娘家妈妈经常对爱跟她撒娇的我说:“不管孩子多大,在妈妈的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我想就算你到了六十岁,在我眼里一样都还是个孩子。”

对孩子而言,他们这辈子不可能完全不需要母亲的帮忙。妈妈应该要思考的,并不是孩子长大后不再需要妈妈时,该如何调适自己的心情?而是从此时此刻起,去思考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该如何让自己的人生继续前进?无论是“当妈之前的我”,还是“当妈之后的我”都一样重要。

去年,公司成立了专案小组,只要是专案小组的成员,就必须先暂时放下手边原本的工作和业务,全力支援专案。

心想这次专案进行的方式应该也跟之前一样,便问部长这次的专案预计何时开始?要到哪个部门支援?

结果部长告诉我,这次的专案是属于长期企划,因此除了支援专案工作之外,还要同时兼顾原本的工作。

如果专案是短期企划,得先暂时放下手边的工作,集中火力完成新任务后,再回到原本的工作岗位上。然而,如果专案是属于长期企划,就要自己从中取得平衡,找到可以同时兼顾两种工作的方法。

“妈妈”这个角色其实也一样,当了妈妈之后,一辈子都是妈妈,可以说是人生中历时最久的一项“长期专案”。要让这项专案成功,最重要的前提是要在“当妈之前的我”和“当妈之后的我”中取得平衡,不再只是以“妈妈”的身份而活,而是真正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粉丝福利:欢迎转发并讨论“当妈之前的我”和“当妈之后的我”中如何取得平衡?

关注,免费领取《优质女人阅读的40部经典名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