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真实的清末,传奇电影《末代皇帝》,不为人知的拍摄故事

不同的观众对这部电影有着不同的理解,本提问下的高赞回答已经阐述了一个很棒的理解, 我在这里想分享一些影片幕后创作的故事。先还是要向贝托鲁导演致以敬意,一起来简单地对他做一 个了解吧。贝纳尔多托鲁奇于1941年3月诞生在意大利的帕尔马。21岁便开始制作电影,从1

不同的观众对这部电影有着不同的理解,本提问下的高赞回答已经阐述了一个很棒的理解, 我在这里想分享一些影片幕后创作的故事。

先还是要向贝托鲁导演致以敬意,一起来简单地对他做一 个了解吧。

贝纳尔多托鲁奇于1941年3月诞生在意大利的帕尔马。21岁便开始制作电影,从1962年执导《死神》开始,到201 2年执导职业生涯最后-部电影《我和你》,托鲁奇共导演了21部电影作品。

凭借其出色的电影创作能力,托鲁奇导演先后获得过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改编剧本、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最佳影片、金球奖最佳导演、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金狮奖、戛纳电影节金棕榈终身成就奖等多个荣誉。

他是意大利国宝级导演,也是一位世界公认的电影 大师。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擅长挖掘人性并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他的电影总有-种史诗般的宏大感,又不乏细腻的情感表达,常常能给观众带来难忘的观影体验。

其中,最为全球影迷所熟知的,莫过于1987年执导的电影《末代皇帝》。这部由尊龙、陈冲、邬君梅等演员联袂主演的传记片《未代皇帝》,讲述了古老中国最后一个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人生故事。他以娴熟的、教科书一般的电影手法,将溥仪的一生娓娓道来,勾勒其命运和境遇,令人感慨万千。

在谈及电影《末代皇帝》的时候,人们总是会提到说“这是首部在北京紫禁城真实取景的电影”

而在当时,第-次走进故宫拍摄电影的贝托鲁奇,也曾一度被其气势磅礴的建筑所震撼。 因为在此之前,他还以为宏伟的故宫跟制片厂搭的场景差不多,只不过就是真实-些而已。 等到去到现场,看到真实的故宫建筑,他感到惊叹不已。

尽管拍摄现场的场景宏大,相关管理也存在很大压励,但贝托鲁奇在拍摄时,还是从容不迫地处理着拍摄事务。他甚至直到要正式拍摄了,才做好故事板与分镜头设计。

在处理童年溥仪在太和殿加冕这场戏的时候,摄制组仅仅只用了三天的时间。

以下是摘自贝托鲁奇讲述拍摄这场戏的部分内容,涵盖了几组镜头拍摄的幕后解析:

这一镜头是童年溥仪坐在轿子里进入紫禁城的画面。

年幼的溥仪还处于懵懂时期,对世界的理解还非常简单,他并不知道,自己所前往的皇宫,将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地方。

”我们在黎明或日落时拍摄,光照是差不多的。但如果你注意画面右侧你就会看到三个女人走在红灯笼旁边。她们的头和手被-块木枷锁锁着,在中国这是一种刑罚方式。”

"这是我在紫禁城拍的第一个镜头, 因此我想在镜头中表达对故官的敬意。这是个简单的推车镜头,喇嘛们是我们在北京找的真喇嘛。我们在喇嘛们后方放了一台摇臂,拍摄他们黄昏时的祈祷仪式。我很喜欢服装设计师James Acheson设计的帽子,我想尽情地展示它。在背景中你能看到溥仪的轿子在栈桥上。我们想表达的是皇子从城外进城,而正如影其他部分样,你得从许多层元素中发现这些重要信息。”

”我们在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影棚的水泥地面上搭建了这个场景。这是慈禧的房间,溥仪被父亲领到堂中鞠躬。实际上在紫禁城并不存在这种柱子上有各种龙和雕塑的房子。这是影片设计师。Ferdinando Scarfiotti的创造,整合了他在不同寺庙中找到的两三样东西。我想让这场戏具有奇幻感,我用广角镜拍摄,大概是12mm,布光花了不少时间,因为龙是盘绕在柱子上的。”

”扮演童年溥仪的小孩是我们在加州的50名中国孩子中选出来的,我记得我们是在马尔蒙庄园露台上发现的他,他是个生于美国的华人。当我们去中国拍摄时,中国人对我说:‘我们已经有 10亿人了,你怎么还带中国人来中国啊?’当然这是个玩笑。这场戏中他显得很无辜,因为他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是慈禧太后死时口中被塞入黑珍珠。慈禧由卢燕扮演,她有真正中国人的那种优雅高贵,能让人感受到中国人记忆里的慈禧。这便是让她来演的原因,你能从她的脸上看到这种特质。她的服装大概有50磅重,因为所有刺绣都由蜡雕刻,然后铸铝,最后再镀金。有传言说她演完之后住院了一个星期,但她真是一个伟大的演员,并且她喜欢扮演慈禧。”

”慈禧死后,孩子被加冕为新皇帝。这是在紫禁城太和殿拍的。政府不希望我们在那里拍,因为建筑都是木质材料,很怕火。最终,我们得到许可可以使用斯坦尼康,只有一名摄影师操作。 政府不希望我们把推车、摇臂或其他灯光带进去。我们在那儿只待了-会儿, 这也是我们唯一天在紫禁城最重要的宫殿内拍摄。”

”其他的太和殿内景都是在摄影棚拍的。但如果我们那天没有去太和殿实拍,影片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仍是在紫禁城拍的,门帘后面就是外面的世界,门帘是既保障光照又阻隔室外内容的唯一方式。因此摄影师Vittorio Storaro把所有灯光都放在门外的院子里。黄色是太阳的颜色,所有的皇帝也都穿黄衣服。同样,黄色也是帝国的颜色,这让我想起了我的故乡帕尔马的颜色。那是种非常温暖,黄中带红的颜色。当我发现帝国之黄跟我的家乡(帕尔马)很像时,我大为惊喜。“

”溥仪站在宝座上跳了几下,神奇的是无需教小演员怎么演戏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你得让他尽量远离摄影机,得尽量为他创造出他所熟悉的环境。没人知道小演员会怎么演,但小演员们并不抗拒摄影机,这点很关键。在此他像蝴蝶一样拍J他的手臂,模仿i ]帘的飘动。你知道,我得适应这种拍摄,因为拍孩子的时候你更像是拍纪录片。”

”他被黄色门帘吸引甚至蛊惑住了,他就像被吸进了那缕黄色中。他跳进黄门帘的动作是你没法教他的,不过他喜欢跳着冲进门帘里,他很开心,因为他是个无关政治的孩子。如果你能为小演员建立起”游乐场”,情况就会变好,你就能多多少少拍到你想要的东西。同样,这仍是一个斯坦尼康镜头。

”黄色门帘被撑了起来,就像一顶帐篷。溥仪冲进这缕帝国之黄中,我想让他消失在黄色里。后来,溥仪结婚后与两位皇后睡在一起,他们盖的也是同样的布料。因此小演员开心地玩着门帘,或者更像是捉迷藏。这是我披露信息的方式,我认为在影片中披露东西的方式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在这场戏中我-开始只展现一些细节,然后你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喜欢保守秘密。”

“当溥仪从门帘中穿出来时,大殿外的场景就显现出来了。我跟Vittorio描述这是 童年溥仪的重生,就像是太和殿生出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便是皇帝。这也是为什么他冲入了文武百官中。衔接到这一外景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是一个合成的场景。我们拍的一部分广场镜头中并没有人群,但是整场戏大多数镜头还是有人群的。一台摇臂跟拍溥仪,然后升起来展现了院子里的文武百官。”

”这是从台阶顶上俯拍广场的镜头,展示了小孩和他要面对的整个困境之间的矛盾。我想表现溥仪有多小,而广场有多大。你立即能感受到非同寻常的孤独。那-刻我记得内臣指挥文武百官鞠躬的声音为镜头增添了韵律,也影响了剪辑的节奏。对我来说声音很重要,有两种情况是跟着声音走的一拍摄和剪辑, 但却截然不同。”

”在此是小演员看到这一切时的反应, 所有的临时演员,所有的服装。没有理由能解释为什么要从大全最切到特近景,没有理论来说明。我想这就像音乐,他听到院子里的名妓中间有蟋蟀声音,他就去看了看。我们试图让他像看一场比赛样注视蟋蟀,如果他找到了蟋蟀还能得到奖励。我们得不断给小演员奖励。我对他说我会让他上摇臂,接着他就什么都愿意做了。他喜欢看监视器,以及骑在摇臂上,因此他才愿意做一切表演。”

”这是广场另-端拍摄的俯拍镜头。我对Vittorio说: 我们能拍一个反打的镜头么?’他便拿着一台摄影机飞快跑到另一头,此时太阳已经下了。我们不能等到第二天再拍这2500人的镜头,因此他说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做什么。’

我喜欢按时间顺序拍摄一场戏,因此你会看到这场戏中光线的变化。你能跟随阳光的移动,并且由于这是这场戏的最后一个镜头, 光线是应该变化的。因此我说‘无论如何, 拍吧!'我们只有大约五分钟的可用照明时间,但我们花了好几周来设计这场戏。”

如几组镜头的幕后解析,能够让观众很好地理解导演的影像表达。而透过贝托鲁奇的讲述,也能感知到他拍摄电影的功力是十分强大的。他将西方式的表达与东方式的故事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既能让外国观众看懂《末代皇帝》,也能让中国观众理解其中的韵味。

回顾贝托鲁奇的电影艺术人生,我们会看到他是一位对电影抱有极大热爱,同时又对电影拥有娴熟技术的大师级电影人。

如今斯人已逝,影迷们只好通过他的作品去感受他的思考与表达。而《末代皇帝》显然是必看的一部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