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停办献花】17周年向“哥哥”张国荣遥寄哀思

“哥哥刚离世不久,有一次我不小心按错了他的电话号码,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请留言。我讲了一句:不如我们从头再来过。如果真的可以从头来过,今晚台上应该不止我一个。” ———梁朝伟不知不觉,张先生已经走了17年了。因今年疫情的缘故,16年风雨不改的香港中环文华东方酒

“哥哥刚离世不久,有一次我不小心按错了他的电话号码,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请留言。我讲了一句:不如我们从头再来过。如果真的可以从头来过,今晚台上应该不止我一个。”

———梁朝伟

不知不觉,张先生已经走了17年了。因今年疫情的缘故,16年风雨不改的香港中环文华东方酒店和蜡像馆的献花活动首次取消。

张国荣生前经理人陈淑芬亦决定暂停今年4月1日与张国荣歌迷在宝福山的约会,避免人群聚集及减少外地歌迷长途旅游的风险。

网上遥寄哀思成为了荣迷们怀念哥哥的重要途径。

(可到云上殿堂进入丨张国荣纪念馆丨为偶像献上一束鲜花,以表悼念之情)

如果没有2003年的纵身一跃,愚人节还是愚人节,人们还会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为平凡单调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

那年的离去

  • 2003年4月1日,张国荣从文华东方酒店楼上的健身中心跳下来,然后身体砸在人行道上了。
  • 4月2日晚上,文华酒店大楼一侧的巷子开始聚结大量的市民和歌迷。黑压压的人群里,没有人交谈说话,有的只是抽泣。
  • 4月3号,香港报纸首次出现了张国荣家人发布的挽联。其中最让人心碎的是唐鹤德那句:夜阑静,有谁共鸣。一代万人迷就这样逝去,生前万千宠爱皆随烟而去。哥哥,一路走好。

香港人喜欢张国荣,是那种发自心底对偶像的钟爱和包容。

当时的香港,因亚洲金融危机后低迷的经济和SARS病毒,让香港人倍感不适。一个出租车司机难过地说“这个时候的香港多么希望有人能出来鼓励大家提振信心呀,他却跳楼了。”没有人怪你,只是忘不了你。

忘不了有一种爱,即使有违世人的眼光,依然坚定地向前走,不放手。

那年,狗仔偷拍,唐生想要避开,张国荣却突然拉起唐生的手。后来,这张“世纪牵手”很快上了头条,张国荣笑着说“拍的挺好,比海报还漂亮。”

你说,电影是个最大的梦,你喜欢发梦,你喜欢扮演那其中各种各样的角色。

1986年《英雄本色》

他是那个热血正义,少不经事,偏执的阿杰。

1986年《倩女幽魂》

他是那个憨厚、专情的宁采臣。

1987年《胭脂扣》

他是那个风流、优雅、眉眼如画的十二少

1990年《阿飞正传》

他是那个不羁、自恋又孤独的旭仔

1991年《纵横四海》

他是那个潇洒的大盗。

1992年《家有喜事》

他是那个搞笑的娘娘腔常舒。

1993年《霸王别姬》

他是那个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

1994年《东邪西毒》

他是那个精明世故,内心孤独的欧阳锋。

1997年《春光乍泄》

他是那个放荡,任性,像个孩子一样索求着爱的何宝荣。

还有《星月童话》、《流星雨》、《枪王》、《红色恋人》........,你为自己的艺术人生鞠躬尽瘁,世界影坛奉献出传世的精品。

你曾说:“只要你们以后提起80/90年代的娱乐圈,还记得有张国荣,我就已经满足了。”

17年了,你不仅被越来越多的人喜爱,爱你的人也依旧继续宠爱着你。

高晓松曾在微博里说:“这一天看到最好的纪念文只有十个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哭荣。“亦正如你的歌《春夏秋冬》所唱:“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此去经年,风华绝代寂寞了好多年。

我们想你了,哥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