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重来的人生,每一天都要视若初见!(深度好文)

在寻常的日子里,我们总以后来日方长,和朋友与亲人间的矛盾放一放,缓一缓,过几天就会云淡风轻。直到意外突然造访,我们才知道世事无常,才体会到“明天和意外,谁也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这句话的深刻含义。猝不及防的意外不仅让生活陷入困境,我们甚至来不及对爱的那个人说声抱

在寻常的日子里,我们总以后来日方长,和朋友与亲人间的矛盾放一放,缓一缓,过几天就会云淡风轻。

直到意外突然造访,我们才知道世事无常,才体会到“明天和意外,谁也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猝不及防的意外不仅让生活陷入困境,我们甚至来不及对爱的那个人说声抱歉和再见。

正如《重返19次人生》这本书给我们带来的启示,人生并无来日方长,唯有珍惜每时每刻,享受每一个爱人在身边的日子。

本书的克莱儿·斯沃特曼是英国资深记者,曾为女性杂志及新闻撰稿长达十二年。她用细腻的笔触讲述了痛失爱人的柔伊,在一次昏迷中重新回到了18岁,与艾德再次相遇相爱,她想竭尽所能弥补曾经对彼此的伤害。

这是一部关于思索爱与人生、得到与失去的人性治愈力作。

1

意外来袭,重返十八岁

故事的开头是一场悲伤的葬礼,38岁的柔伊不敢相信面前的棺材里躺着的是她深爱了十五年的男人艾德。

寻常的早上,艾德在上班的路上突遭车祸。柔伊因为一件小事,没有好好和艾德说话,彼此都带着坏情绪出了门。

出事的那个上午,柔伊一直在开会,直到会议结束才从老板那里得知噩耗。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天,但她的心情依然无法平静。在葬礼现场,柔伊捏着皱皱巴巴的讲稿走上了布道台。

她的声音略微沙哑,她说在过去的十五年里,艾德一直是她的全部,哪怕艾德才刚离开,她都感觉自己像失去了半条生命。

她很后悔在艾德死的那天和之前的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时间里,自己都没能言为心声,说了很多违心的气话,她多希望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改变曾做过的一些事。

一个月后,柔伊从花园回房时因地板太滑摔倒在地,脑袋撞在了陶瓷罐上,一阵剧痛令她失去了意识。

当她醒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1993年的她是个热爱摇滚,喜欢嘻哈打扮的18岁少女。

身边的一切和父母的言语,让她意识到这是搬去大学住宿的那天,意味着也是与艾德第一次见面的日子。想到这些,柔伊既不敢相信,又有些迫不及待。

虽然,她对即将发生的事情都了然于胸,但重新认识那些已经非常熟悉的朋友时,她还是会感觉不知所措。

特别是面对艾德,柔伊觉得很难或几乎不可能表现得像从未见过他一样,柔伊对艾德情意绸缪,也气恨难消。

所以,当年轻的艾德出现时,柔伊觉得自己激动地差点要昏过去。柔伊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和艾德打招呼。

那天,艾德提议喝酒,虽然柔伊不想因为喝醉而忘记眼前的美好,但为了不扫大家的兴,她一面心不在焉地拿起一杯酒,一面控制自己尽量不去盯着那个她深爱的男人。

夜晚的时光在一片觥筹交错和欢声笑语中度过,直到深夜柔伊还不想离去。

她无法得知接下里是会继续重返还是回到现实中,因此担心这是最后一次见到艾德,不过她已筋疲力尽且醉醺醺,所以只能和艾德说晚安,各自回了房间。

2

没有孩子的人生,是否真的不完美

柔伊在昏迷的睡梦中又分别回到了和艾德毕业后再见、求婚、结婚等日子,每一次地重返都让柔伊感到珍贵,她试图用自己的改变逆转命运的齿轮。

新婚后的第一年他们过得非常幸福快乐,但在结婚一年半后,艾德对柔伊说想要个孩子,被她一口拒绝了。那天之后,柔伊觉得他们之间的一切永远改变了。

而在柔伊第12次重返时,就回到了艾德和她谈论孩子的这天。柔伊不想重蹈覆辙,所以这次谈起孩子她没有拒绝,而是说争取要一个孩子。

纵使她明白生育治疗的问题会让自己的婚姻变味,但为了给自己和艾德一个机会,想让人生更加圆满,柔伊觉得必须抛开一切顾忌。

在随后的日子里,柔伊踏上了漫长的备孕之路,检查、打针,压力、争吵随之而来。

在第十五次重返的那天,柔伊在凌晨四点醒来,从日历和笔记中,她知道这是第一次人工授精出结果的日子。

这意味着自从她和艾德的生活被生儿育女占据以来,已经过了整整一年。

下午,柔伊和艾德一起去了医院,医生说她没有怀孕,一切还是没变。

她觉得也许这是她行动的时刻,是她挽救多年的心痛,挽救她和艾德婚姻的机会。

于是,她大声叫了一句“不”,声音之大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也让医生和艾德的谈论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令人紧张而沉重的寂静。

艾德用比平时更加尖锐和刺耳的声音问她“不”是什么意思?

柔伊知道任凭他们怎么努力也无济无事,他们不会有孩子的,所有的努力都只会让他们俩的关系变得更加糟糕。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她想尽力阻止这一切,但又无法自圆其说,没有人会相信她来自未来。

眼前的打击和想要把真相说出口的冲动让她窒息,她觉得屋子开始天旋地转,突然眼前一黑,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中。

等她回过神后,她已经在接受针灸治疗了,这也是她以前未曾有过的经验,改变的确带来了不同的体验,这就意味着她有机会拯救艾德。

回家后,艾德和柔伊彻彻底底谈了一次心,甚至还聊到如果孩子这件事永远解决不了他们会怎么办。

这个晚上,他们终于对彼此敞开了心扉。

3

生活的亏欠,以另一种方式偿还

柔伊的最后一次重返,回到了艾德去世的那天。当天醒来后,她意识到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可能会再一次失去他。

她想起上次的不愉快,所以这次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和艾德起冲突,她还要想尽办法阻止艾德骑自行车上班。

当艾德在厨房冲咖啡时,柔伊悄悄地走出了家门,用锋利的指甲锉刺破了自行车前后两个橡胶轮胎。

艾德准备完毕后出了门,但没多久就返回了,嘴里喃喃自语说不知道哪个小混蛋把他车胎的气放了。

柔伊提议开车送他上班,等她到达办公室后已经迟到了两小时,大家都等着她开会。

会议结束,她看见老板出现在办公桌旁,以为悲剧再次发生。不过,老板跟她说的是好消息,是她连夜策划的宣传方案通过了。

然而,柔伊没有特别高兴,因为这天她唯一的任务是挽救艾德的生命,相比之下,其它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

老板看她精神不佳,让她早点回去休息,于是柔伊匆匆回家开车去接艾德下班。

时间已经过了三点,上次这个时候艾德已经遭遇意外。柔伊觉得自己终于从死神手里夺回了艾德。

回家后,她把藏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她告诉艾德停止做试管授精,因为这件事把他们的生活毁得够多了,自己情愿不要孩子,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听柔伊这么说,艾德长出一口气,他赞同妻子的想法。

这番谈话让他们如释重负,两人肌肤相亲后,柔伊感到如释重负,她不仅挽救了艾德的生命,而且解决了矛盾。

艾德说这天发生的一切都值得庆祝,柔伊打算洗完澡出门,而艾德等不及先离开了。几个小时后,有人用艾德的电话告诉她,艾德过马路时出了车祸。

柔伊才明白自己终究无法与命运抗衡,她再次永失所爱。

最后,柔伊回到了现实。母亲说她昏迷了一个月,父亲告诉她怀孕了。

柔伊感到不可思议,从时间上来推算,怀孕的那天应该是她和艾德共同度过的最后一天,也是按理说本不该有的那一天。

柔伊原以为自己没有改变什么,但有些事情却在无形中发生了变化。虽然艾德离开了,但给柔伊留了一份最珍贵的礼物。

《重返19次人生》的内容,分享到这里就结束了。

逝者不可追,来者犹可待。

不管过去是美好的回忆,还是伤心的往事都已随风而逝,而未来是什么样子,我们也无法预料。

唯有珍惜当下的每时每刻,温柔对待每个爱我们和我们爱的人,人生才能多些圆满,少些遗憾。

正如海子说的那样:“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人生并无来日方长,不要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无谓的小事上,把争吵的时间用来拥抱,把独自悲伤的时间换成敞开心扉地交谈,把无用的社交时间替换成对家人的陪伴。

愿从此时此刻开始,你能学会善待身边人,珍惜所拥有的一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