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分,观影完我起立对着字幕鼓掌,这部战争片已成不可复制奇迹

不久前,第77届美国金球奖尘埃落定,以“一战”为背景的《1917》击败《好莱坞往事》、《爱尔兰人》、《寄生虫》等一众强敌,接连拿下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制造了令不少人意外的一大冷门。《1917》围绕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展开,两个英国士兵要冒险穿越敌区,传递一

不久前,第77届美国金球奖尘埃落定,以“一战”为背景的《1917》击败《好莱坞往事》、《爱尔兰人》、《寄生虫》等一众强敌,接连拿下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制造了令不少人意外的一大冷门。

《1917》围绕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展开,两个英国士兵要冒险穿越敌区,传递一个关乎1600人生死的情报,在导演极具视觉震撼力的“一镜到底”的镜头之下,与时间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赛跑”。

虽然影片在北美刚刚上映,但看过的人几乎都不吝赞美之词,甚至有人如此疾呼:这部电影要是不拿小金人,天理难容!

自1929年战争片《翼》获得第一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近百年的时间里,电影用独特的光影魔力诠释着反战的主题,控诉战争对人类造成的深重灾难。

斯皮尔伯格以《辛德勒的名单》让我们永远记住了陨落在集中营里的红衣小女孩,

罗伯托·贝尼尼在《美丽人生》里以“美丽的谎言”为孩子缔造黑暗中的一缕光辉,

塔可夫斯基则以悲凉的诗意在《伊万的童年》中书写战争如何扭曲了孩子的纯真本性······

据不完全统计,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的伤亡人数达1600余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仅死亡人数就有触目惊心的7000万!

战争造成的惨烈代价不仅仅体现在这些实质性的数字上,它就像一个如影随形的幽灵,即便战争早已结束,那些痛失亲友、遭受过战争蹂躏的人也将永远与噩梦相随。

60年前,苏联导演丘赫莱依曾以一部《士兵之歌》享誉国际影坛,这部以苏联卫国战争为背景的电影直至今日仍有着独特的魅力和艺术价值,搁到今年的奥斯卡,也绝对是妥妥的大热门。

与一般意义上的战争片不同,《士兵之歌》没有血淋淋的直接控诉和扣人心弦的情节,甚至连战争场面也只是开头几分钟的一带而过,但它却有着许多战争片望尘莫及的动人力量。

正如片名一般,这是关于一个年轻士兵的深情挽歌,看似波澜不惊,却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我们的心。

《士兵之歌》在豆瓣评分高达9.1,有网友这样评价本片:大概很难再有其他战争片能像这部电影一样,让我如此心痛,如此厌恶、唾弃战争。

影片开场,伴随着舒缓低沉的音乐,头发花白的母亲缓缓走在似乎望不到尽头的乡间小路上,她眺望着远方,等待着19岁的儿子阿廖沙从战场上归来。

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儿子永远无法回来了——阿廖沙被埋葬在远离家乡的异国土地,成为接受人们致敬的“无名英雄”。

热情、善良、有着一副俊朗面孔的阿廖沙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在一次战役中他英勇击毁了敌方的坦克,因此得到将军的褒奖。

但阿廖沙却请求将军取消嘉奖,而是给他几天假期回家看一眼他最放心不下的母亲,将军欣然应允。

考虑到战争会给他的归途带来耽搁,将军给了阿廖沙6天的假期,喜出望外的阿廖沙保证绝不迟到,急不可耐地打点行李赶回去。

带好路上所需物品,以及给母亲买的头巾,阿廖沙满怀期待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注定不会是平坦的归途,阿廖沙用他那颗金子般火热纯真的心照亮了一路的坎坷与曲折,驱散了战争给这个世界带来的肮脏与灰暗。

在渡河时,素不相识的士兵谢尔盖得知阿廖沙会途经自己的家,请求阿廖沙为他的妻子捎去两块稀缺的肥皂,阿廖沙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面对一个因为落下残疾、而不愿再回去与妻子团聚的士兵瓦夏,阿廖沙耐心劝导抚慰,甚至差点延误了行程。

但看到瓦夏最终与前来车站迎接的妻子紧紧相拥,阿廖沙的心里无疑也是温暖的:能够在经历生死后与最爱的人相聚,是多么幸福······

他默默地离开,继续着他的归途。

战争没能将阿廖沙的宝贵品质与赤诚之心玷污,保留了他骨子里与人为善的真挚与纯真;当有人质疑他“击毁坦克”的功勋时,阿廖沙噘着嘴、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急急地向他们申辩,暴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但他也懂得用些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以牛肉罐头作为交换,阿廖沙得以搭乘上一列运输物资的火车。

在放置干草的车厢里,他意外遇到偷偷上车的女孩舒拉。美丽可爱的舒拉让从未尝过爱情滋味的阿廖沙怦然心动。

在与舒拉逐渐熟识之后,这个像小狼似的男孩莽撞地想亲近舒拉,遭到舒拉的拒绝。

面对如此“热情”的阿廖沙,舒拉情急之下编出了一个谎话:她已经有未婚夫,这次出门就是为了看望受伤住院的未婚夫。

阿廖沙听罢不再纠缠,他只是像个忠诚的哨兵一般,默默守卫在舒拉的身旁。

面对这样一个真诚阳光又善解人意的男孩,舒拉何尝没有心动。

在看到阿廖沙包里的头巾和香皂后,她十分在意地询问阿廖沙,得知头巾是给母亲买的后,她松了一口气。

阿廖沙猛地想起了香皂的事情,两人急匆匆赶往不远处谢尔盖的家人居住的小镇,却意外发现谢尔盖的妻子已经和其他男人住在了一起······

义愤难平的阿廖沙拿走了肥皂,找到谢尔盖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将肥皂交给了他,告诉老人他的儿子一切安好,老人眼中含泪,向他们表示感谢。

临走之前,老人让阿廖沙告诉他的儿子,家里一切都好,他的妻子在等着他回来。

在令人绝望的战争中,多少人是靠着善意的谎言维持希望,才能活下去;老人不想让冲锋陷阵的儿子为家里担心······

阿廖沙与舒拉坐上前行的火车,他们相互凝望着彼此,心里明白离别马上就要到来。

分别之前,舒拉告诉阿廖沙关于她的未婚夫只是谎言,两人还有很多话要讲,但缓缓启动的火车却阻断了二人的千言万语。

“不要忘记我——”

“记得给我写信,舒拉——”

站台上舒拉挥手告别的身影逐渐模糊,他们就此分离,或者说,是永别。

我们清楚,这注定是一场无果的爱情,能留下的,只有相识与离别的短暂记忆······

阿廖沙终于回到了他生活的村庄,但留给他的时间,也所剩无几。

他失望地发现母亲不在家中。邻居告诉他,母亲去了地里,已经有人通知她赶回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得知儿子回来的母亲在田野间飞奔,日思夜想的阿廖沙终于回来了,她的阿廖沙没有死,这对于一个母亲是多么大的宽慰。

随着母亲的一声呼唤,母子二人终于在最后时刻相见了——他们紧紧相拥,

母亲满心欢喜地拉着儿子要给他做好吃的,但阿廖沙说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还有几分钟的时间。

母亲愣住了,原来这不是团聚,而是意味着再一次不知生死的离别。

阿廖沙与母亲静静地、认真地看着对方,彼此沉默不语,似乎要把对方的面庞印刻在自己的心里。

阿廖沙将头巾给了母亲,母亲告诉儿子,她一定要等到他平安回来。

“我一定会回来的,妈妈”,阿廖沙坐在车上,与母亲挥手告别。

望着儿子离去的身影,母亲相信再过不久,她勇敢的阿廖沙就会回家了······

匆匆的相聚,匆匆的离别,没有太多的渲染和煽情,却足以动人心弦。

用现在的话来说,《士兵之歌》是一部“很好哭”的电影。

它用充满温度的镜头记录着阿廖沙经历的点点滴滴,我们越熟悉阿廖沙这个人,越为这个纯真生命的逝去感到心痛和惋惜。

如果有可能,阿廖沙会和舒拉继续书写这场美好的爱情;他的母亲也不会饱受思念之苦,日日期盼儿子平安归来······

战争是导致悲剧的罪恶之源,它使一切都只能停留在“如果”,摧毁了一切美好的可能,让所有的爱都无疾而终,让无数与阿廖沙一般朝气蓬勃的生命就此定格。

但人类是容易遗忘的动物。

法国著名导演阿伦·雷乃在揭露纳粹集中营的短片《夜与雾》中曾发出如此呼吁:“战争已经平息,但我们不能闭上眼睛···假装听不见人类不停地哭泣。”

唯有铭记战争曾给带来人类的绝望与黑暗,才能让我们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