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死亡衬托生命的厚重,详解北野武心中的人生感悟

上世纪90年代是日本电影百花齐放的年代,大师辈出,北野武作为其中最闪亮的一颗巨星肩负起重振电影行业的责任,相声演员、节目主持人、出租车司机等不同职业的丰富经历为他用光影方式展现多彩人生提供了素材,演员和导演、编剧多重身份的加持更像是一种精神的传承,小津安二郎对

上世纪90年代是日本电影百花齐放的年代,大师辈出,北野武作为其中最闪亮的一颗巨星肩负起重振电影行业的责任,相声演员、节目主持人、出租车司机等不同职业的丰富经历为他用光影方式展现多彩人生提供了素材,演员和导演、编剧多重身份的加持更像是一种精神的传承,小津安二郎对恬静淡然家庭琐事的细致剖析,黑泽明对善恶人性的深入挖掘,沟口健二对美轮美奂视觉效果的精准把控,种种不同种类的艺术风格和内涵精神都在他身上得到融合和传承。

在他的作品中,既有《凶暴的男人》这种典型的暴力美学,也有《菊次郎的夏天》这类含情脉脉的温情故事,而1997年的《花火》则像两者的融合体,暴力为表,温情为内,探讨人类关于生命含义的真谛。日文“haha-bi”(花火)中的haha(花)可以是烟花、樱花或夏花,bi(火)则可以为焰火、烛火、灶火,当生命自由奔放之花撞击欲望生命之火时,将呈现出怎样的色彩,影片中蓝色的基调似乎便是回答:冷漠、孤独、纯净、深邃、悲凉。蔚蓝的天空、蓝色的大海都有深不可测、无法诉说的伤感和无奈。

《花火》包含了北野武对生命和亲情的感悟,尽管影片中充满了死亡含义的隐喻和乖张暴戾的悲情氛围,但流淌出的却常常是对于亲情和人性的会心一笑。北野武狂放不羁的外表下那些细腻真挚的情感总能不经意间温暖人心。本文并不想探讨北野武的暴力美学多么的华丽,而是想探讨北野武影片中蕴含的真情和含义,下面这四个部分彼此独立,却又密切相关,共同构成了“人生”的应有之义。

01、行为的暴力凸显语言的苍白,以暴制暴中蕴含的教育和思考启迪

不同于昆汀话痨式的无厘头对白,粗犷的北野武尽管说了很多年相声,深喑语言魅力的博大精深,却并未用直白或深奥的对白来凸显人物形象,他的暴力美学可以用“简洁、突兀”来形容,作为塑造人物的一种手段,暴力本身并无实际含义,但联系到发生的场景和原因,我们会发现每一次暴力的发生都像是北野武对教育意义的探讨。

影片开场时,镜头对准两个年轻人,通过正反打镜头,带出了北野武饰演的山田形象:黑色的墨镜、黑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衣,他注视着汽车前盖上两盒未吃完的盒饭,随后北野武手从口袋里抽出,下一幕转为两个年轻人开始擦拭车辆。整个画面没有一句台词,却将年轻人弄脏山田车辆,山田出手教训年轻人的情景幽默含蓄。

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在影片中无数次出现,比如:

高利贷要求山田偿还借款,山田二话没说就戳瞎了讨债人的双眼。

废品场老板遇到车祸,与被撞车主就责任划分发生争执,老板用暴力解决纠纷。

海边一个男子告诉美幸,给死花浇水是没用的,被山田踩到了水中。

种种场景中,暴力绝非单纯蕴含着“强权”的味道,而是透析出“世事洞察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哲理反思。教育有时并不是苦苦婆心的唠叨或者书本中学到的哲理,每一天遇到的人、听到的话、思考的问题都是一种思想的启迪。

传统意义上的高利贷象征着暴力,但在山田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向死而生”的精神、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以及善恶道义的秉持,都赋予山田一种侠客精神。一个最浅显的例子就是山田把枪里子弹卸掉之后让小混混朝自己开枪,小混混照做了。之后山田把子弹按到了他的嘴里,说“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我就要干掉你”。小混混明知道枪里没有子弹,仍然听从山田的安排,这是典型的不思考结果。影片结尾,小混混被山田干掉,印证了“混江湖”时思考的重要性。

教育和思考能力的提升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生命中的每一个人。影片中的人物都是社会中的底层人民,传统意义上的教育形式对于他们已经毫无意义,他们只能在“社会大学”中得到熏陶和成长,山田作为他们的老师,以暴制暴式地教育他们要心存敬畏之心,但是以高利贷为代表的黑社会却并没有参透其中的奥秘,最终惨死在更加暴力的山田手中,命运的终结也意味着教育和思考的重要性,绝不应该为了利益而把别人赶上绝路。

02、戛然而止的生命与漫长等待的癌症,两声枪响寓意终结和新生

生老病死是任何人都要经历的必然过程,人生就是一个走向坟墓的过程,不同的是有些人在“行走”的过程中实现了人生的意义,有些人则虚度人生,毫无建树,反误了卿卿性命。

对于山田来说,人到中年,家庭剧变,事业停滞,这是典型的命运不幸加中年危机。他生命中总是充斥着戛然而止的生命,死亡是他永远无法回避的难题,他滥杀坏人、抢劫银行,随时触发的死亡与他警察的身份职业发生强烈触碰,一方面,这种死亡由于主体上的“恶人”而处于道德的弱势地位,另一方面,山田的警察身份并没有阻止山田继续犯罪。显然,这其中的动机耐人寻味。

一个人究竟要在如何绝望的状态下才能杀人如麻,又因为何种理由要抢劫银行呢?戏剧的强烈冲突推动着剧情不断地发展,随着回忆的展开,当山田妻子美幸的癌症与山田同事们的意外死亡彼此交汇时,我们才意识到这种绝望的来源,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都已消逝,人生的意义就此破灭,只剩下空虚的躯体如行尸走肉般的苟延残喘。

死亡似乎泯灭了山田的人性,但影片却在每一个值得回味的细节呈现出与“暴力”截然相反的温情。在美幸面前,山田的行为如同孩童般的天真无邪。这种强烈的反差对比诉说着人生的无奈,美幸患病整整两年,这份漫长的等待更像是按下了倒计时,死神何时到来并不可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山田可以带美幸看雪花、看大海、玩游戏,体验生命中任何想要尝试的美好,这背后是凄美的爱情,也是无奈的辛酸。

戛然而止的生命与漫长等待的癌症构成鲜明对比,似乎一切都要在这声枪响之后归零。北野武用两声枪响寓意着相互依存生命的终结,此刻所有的美好烟消云散,所有的美好永久定格。与生命的无力相比,珍视永恒的瞬间更加可贵,妻子每一个笑脸,孩子每一个回忆都弥足珍贵,浓郁的亲情彰显出内心的彷徨和无力,更说明了他每一次暴力的根源:渴求死亡的来临,以此重获新生。

03、恬静绘画映射残酷现实,艺术是对生命意义的升华

北野武曾解释过艺术的本质,他说“艺术是一种压倒一切的任性,是一种纯粹的浪费”。

电影作为光影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影片中山田将画布、画笔、颜料送给了因工作瘫痪的同事堀部,受伤之后的堀部妻离子散,独自生活在海边,往常总想画画却没有时间的他竟然因为伤残有了肆意挥霍的资本,画作成为他倾诉内心抑郁的最直接渠道,他的画作也与现实生活发生了魔幻感极强的指代关系。

山田将出租车改装成警车,现实中的黄色油漆紧接着出现堀部画出的黄色向日葵,预示着堀部的创作与山田的抢劫行为发生了某种关联;山田与美幸在郊外燃放烟花,灿烂烟花绽放的同时出现堀部画出的烟花,预示着堀部生命因绘画带来的喜悦和山田夫妇拥有的喜悦之间的勾连;山田在雪地的车里杀掉了要债的高利贷老大,下一幕出现了堀部将红色颜料洒在了“自杀”字样的画布,预示着山田内心的决绝与堀部艺术创作的心灰意冷。

每当堀部在创作之时,现实也在发生着画作中的故事,艺术与现实的彼此交融让故事呈现出梦幻般的虚幻感,成为影片最独特的艺术形式。

绘画中也出现了花鸟鱼虫的面部被花朵遮挡的情况,充满了祥和和恐怖氛围的叠加,这些超现实主义作品灵感来源于比利时的超现实主义画家雷内·玛格丽特。雷内无脸画灵感则来源于她幼年母亲死亡时的印象。当时雷内的母亲投河自杀,脸部被衣服遮盖,无脸画象征着死亡的阴霾无处不在,那一张绵绵细雨中撑伞的三口之家画作,堀部表达出对于家庭生活的强烈眷恋,他孤独寂寥的心情与西何等的相似,家庭圆满有时比事业发达更加重要,借用作画映射残酷现实,北野武以画作寄予人生,情感饱满而真挚。艺术作为生命意义的升华,得到了最本真的呈现。

04、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在精神层面自由、独立

孩子作为父母生命延续的载体,既有精神上的勾连,又作为一个独立个体鲜活,真实。影片中无数次出现孩子的形象,这些形象看似毫无关联,但仔细琢磨就会发现,每一个孩子都有不同的寓意,传递出北野武对生命意义的探讨。

山田四岁死去的孩子

堀部曾经说过“山田的孩子去世比他妻子得病的打击还大”,似乎孩子去世带走了山田对于未来的所有幻想,但根据“边际效应递减理论”和山田的表现来说,孩子的离去和美幸得病具有同样的效应,不管何种原因死亡,孩子总是无辜且不幸的,每一位父母都将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丧子之痛,全片无处不在的悲伤氛围都在诉说着这种情感。北野武除了惋惜之外,更想表达对生命的敬畏之情。在珍惜时懂得珍惜,莫等子欲养而亲不待。

美幸一直在拼的积木始终未现全貌,但在海边两人生命的最后时刻,一个阿拉伯数字“5”出现了。北野武曾提到过这个数字的含义“在日本,4代表死亡,死亡的下一个就是5”,这里寓意着孩子离去带给美幸的精神打击,她的精神已经先于肉体枯萎了。

那些淘气的熊孩子

无论是开头的孩子还是街巷里玩棒球的孩子,他们都是生活中最真实的样子,人总会犯错,这时家长的态度决定了孩子未来的道路。对于随意污染车辆的孩子,山田用武力告诉他们不要随意扔垃圾,对于街道内玩棒球的孩子们,他扔掉了棒球,让他们不再“误伤路人”,这些都表现出了山田的“循循善诱”,不同家长对于犯错的儿子做法各异,但都用心良苦。

海边放风筝的女孩

结尾那个放风筝的女孩很像山田脑海中构建出的女儿形象,她永远在放飞一只无法起飞的风筝,山田帮助她拿着风筝,却无意间撕裂了风筝,这种会心的幽默很具有喜感,当两声枪响之后,女孩木讷的神情似乎预示着不幸的结局,也可以想象为孩子对父母离去的悲伤之情。孩子的天性总是善良浪漫的,但现实的残酷却总是出人意料,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

每一个孩子都像一个天使,父母在身份上是其家长和老师,更要培养其独立自主的精神,生命不仅仅是一种血脉的传承,更是精神上的传递,只有成为独立思考的个体,才能勇敢面临生命中随时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

《花火》凝聚了北野武对现实世界和艺术世界的深刻感悟,表达出“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哲理反思,生命的含义可能都包含在美幸最后对山田所说的这句话中“谢谢你,谢谢你的一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