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中,抵御疫情;品多肉,感悟人生!

庚子年伊始,新冠病毒肆虐武汉,染及全国。这次疫情来势凶猛,世间罕见。疫情面前,中华民族,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几万医者听从召唤,逆行而上,决战病毒。亿万国人服从命令,宅家坚守,固牢防线。坚信,疫情定能战胜,难关一定度过。囿于家中,有了对家人更多陪伴,有了对人生更

庚子年伊始,新冠病毒肆虐武汉,染及全国。这次疫情来势凶猛,世间罕见。疫情面前,中华民族,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几万医者听从召唤,逆行而上,决战病毒。亿万国人服从命令,宅家坚守,固牢防线。坚信,疫情定能战胜,难关一定度过。

囿于家中,有了对家人更多陪伴,有了对人生更多思考,也有了对多肉的更多眷顾。摆弄多肉,让烦躁的心情变得沉静,使沉闷的生活变得丰盈。

人生处世,并非孤立,总与你身边的事物相伴而行。开始,也许你注重的是结果。时间推移,你真正享受到的应该是相互依存、彼此依赖的过程。因为,不到人生终结,相伴永远在进行时……

趁闲暇,梳理下两年多来拍的多肉照片,竟有30G之多,4000张有余(废片≈4000)。真怀疑那是不是我干的事,真是无知者无畏呀。呵呵,自我安慰一下,质不好,量在那。说起拍照,的确很随意,只是在拾掇多肉时,顺手摸起手机、小数码或单反,毫无设计地瞎拍一通,好歹记录了肉肉们的成长过程。也不怪照的不好,本来就没养好。作为北方窗台党,养技提高空间还很大。别人的多肉是看颜值和品相,我的多肉是看个头和傻样。不管怎样,令人欣慰的是,他们多数活着,伴着我年龄增长,他们也长大了。相信,总有一天会美给你看的,等待吧。

最早触及多肉,当是2017年,别人给的4棵绿小芽,也不知叫什么,扔到新装修的尚未居住的房子窗台上,看到就浇点水。后来知道了是多肉,分别叫桃蛋、吉娃莲、星王子、熊童子。没有刚来待在小黑方里的照片,来年换盆后才拍的。现再瞧,肉堆里的这“四元老”竟全活着,呵呵。是不是教育孩子也应这样,要适当放养,放养的孩子健壮。圈养的孩子,因过于在乎,反显娇气。

桃蛋,“四元老”中变化最大。从开始的3、4个萌萌小圆叶,长成至今的悬崖状,并住进了楼房。这妞见识少,易害羞,不见光脸粉,见光就脸红。

吉娃莲,“四元老”中变化最小。青衣红领,庄重典雅,一幅不变的淑女神态。每年不经意间,悄悄挑起几串红花,展现一下自身的美丽。女人嘛,还是矜持点为好。

熊童子,星王子,“四元老”中不太招人喜欢的俩孩,除长个,变化不大。熊童子,别无本事,就爱显摆长有红指甲的爪爪。闻它身上的熊味呀,熏刹人。星王子,难伺候的主,缺水皱叶,浇水徒杆,无精打采,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年轻人处世要沉稳,不必过于张扬。

有老就有小,有“四元老”,就有“四小萌”。4棵长在动物拇指盆里的小鲜肉,是不是萌萌哒。

真正入坑多肉,应是2018年,因身体的原因,居家静养。无聊时入眼了窗台上的多肉“四元老”,便以此为事,疗精养神。谁知越陷越深,逐进入了购买肉、盆、土的往复,不久窗台爆满。自始,算是踏上养肉之路。

展示几张多肉成长的样子,莫看颜值,只观变化哟。

白牡丹。一对蜗居爱心小屋里的小夫妻,两年完成了牵手、相拥、育子直至儿女成群的过程。只有右边的生出了小牡丹,男左女右,难道真有公、母之分吗?年轻时亲密无间,年老就互不搭理了吗?呵呵。相濡以沫,白头偕老,方是夫妻追求的终极。

可爱玫瑰。三胞胎姐妹,没感觉可爱到那里呀。不找主,不生崽,只长个。三条大长腿的造型是不是模仿花样游泳啊。呵呵,演砸啰。

白牡丹、可爱玫瑰称为普货中的战斗机,一点不为过,因为太好养了。有一棵不愁有一片,叶插近乎100%成活率。

虹之玉。要想肉红,室外光照是必须的。虹之玉奢求不高,放在窗外,只晒几天脸就红。但是,总感觉老的太快了,两年不到,就长成长杆,且挂满了胡须。人生短暂,好时候瞬间即逝,要珍惜呀。

桃蛋。存货较多的品种,刚入坑时,受肉友十里桃林的蛊惑,种了好多盆。这双头是其中一盆,都长成了什么样子了,想横行乡里吗?你以为长出的是两只铁钳啊。唬谁呢?人啊,相处莫骄横,得势别猖狂,做人要低调。

再来几盆桃二代。桃蛋叶插很易活,所以,虽圆滚滚的讨人喜欢,但有颜无值,不讨人稀罕。多肉贵的,并非俊的,是难养的。莫怪商家,物以稀为贵啊。

雨滴。养了一段时间,叶面上的瘤子消失了,以为商家作假。光照好的时候,瘤子恢复了。冬季光照欠佳,又再次消失。出太阳有雨,没太阳没雨,呵呵,是不是违背规律呀?

五十铃玉。由几棵长成了一堆,名符其实,如玉一般,通透的顶顶也萌萌哒。开出的金黄色小花,鲜艳夺目。人生在关键时刻绽放一下,可体现你的价值。

钱串。都说人为财死,乌龟也爱财呀,背着越来越多的钱,感觉一点也不累,赚钱有瘾啊。钱这东西呀,没有不行,多了心累。钱串较喜水,再多光照,钱板将厚敦敦的。

大碧桃。个子嗖嗖地窜,想当女排还是女篮运动员呀?体格这么单细,颜值也不怎么的,还是安心好好带孩子吧。

生石花。曾被这“小怪石”俘虏,一度狂热,栽了满满的10多盆。甚至搞了播种实验,想去大量繁育。幸亏未掉进这坑,据说有40多个品种,光它不就把窗台占满了。这盆7个头的生石花,从不到5角硬币大养起,现已有两棵开花,3棵由单头变双头。

这是生石花播种实验,两年多的成长记录。生石花的种子之小,在放大镜下都看不清楚。播种时,需先用牙签沾水,再粘上种子,才能约摸着种上,成活率只有20%,呵呵,细活,玩一次就够了。有些事呀,经历下就行了,没必要陷得太深。

火祭、红叶祭和赤鬼城。不看变化,仅凑齐作一区别。他仨是亲属,火祭和赤鬼城杂交,产生了红叶祭。所以,红叶祭颜色的深浅、叶型的尖度,间于其他二者之间。

从以往多肉堆里,再扒出几棵亮亮相,在家憋坏了,给他们露个脸的机会。不管丑俊,可都是亲生的。

这次疫情再次告诫人们,生命来之不易,理应倍加珍惜。要善待与你相处的周边的一切,要感恩与你同行的所有的人和物。时至如今,抗疫一线,战绩辉煌,曙光已现,全胜可期。解禁出宅,拥抱自然,与春同晖,与蝶共舞。致敬,战斗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你们辛苦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责任编辑:徐珊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