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评影片《乔乔的异想世界》:一个悲喜交加的战争童话

二战时期,在德国小男孩乔乔的幻想世界中,有一个好朋友——“希特勒”与其朝夕相伴。当乔乔发现妈妈在家中藏了一个犹太女孩后,生活和思想开始发生变化。最终他与犹太女孩成为好友,并与“希特勒”决裂。影片表面充满奇幻、诙谐、戏谑的风格,但内核却是一个悲剧故事,表现的是一

二战时期,在德国小男孩乔乔的幻想世界中,有一个好朋友——“希特勒”与其朝夕相伴。当乔乔发现妈妈在家中藏了一个犹太女孩后,生活和思想开始发生变化。最终他与犹太女孩成为好友,并与“希特勒”决裂。影片表面充满奇幻、诙谐、戏谑的风格,但内核却是一个悲剧故事,表现的是一个严肃的主题。虽然该片不像《美丽人生》以悲剧收尾,但仍然让观众为那些本不应该经历和参与残酷战争,并最终成为炮灰的小孩、为那些无辜送命的犹太人、为那些在反法西斯战争中英勇牺牲的抵抗战士心痛。

图说:《乔乔的异想世界》 资料图

二战题材是电影创作的丰富宝藏,每隔若干年,就会有令人瞩目的电影出现,如罗伯托·贝尼尼的《美丽人生》、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名单》、昆汀·塔伦蒂诺的《无耻混蛋》等都是当年颇具话题性的作品。而在2020年在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获最佳改编剧本奖、由塔伊加·维迪提导演的美国影片《乔乔的异想世界》通过一个小男孩的成长故事,从盲从到质疑再到觉醒的历程,完成了一部既谐趣又悲伤的战争童话,风格独特,让人耳目一新。该片最难能可贵的是用具有悲剧内核的喜剧表现了人道主义的大爱,正如斯嘉丽·约翰逊扮演的母亲所说,“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比金属、炸药和肌肉更坚强的东西,那就是爱”。该片通过孩子的天真视角来看待世界,并将现实环境与家庭情感故事进行穿插描写,表现出残酷环境下人性中最温暖的光辉,触及到观众内心深处最柔软一面,因此感人至深。《卫报》于2018年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41%的美国人,66%的美国千禧一代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奥斯维辛”意味着什么,该片用一个孩子的视角,重新唤起人们的历史记忆,呼吁人类应该放下偏见、消除仇恨、相亲相爱,这是很有现实意义的。除了思想内涵的饱满、深刻以外,该片在艺术表达上也颇具特色。从对色彩的运用来说,该片的主色调是黄色,也是许多文艺片导演喜欢使用的色系。乔乔身上的德国少年团制服与他的伙伴、由导演塔伊加·维迪提饰演的希特勒的制服同为淡黄色;影片绝大多数场景都发生在金黄色的艳阳下;小镇中也点缀了多幢黄色的建筑物。黄色的系列组合,赋予影片鲜亮的影调,也增强了影片的奇幻感,并与后面战争场面的冷色调形成强烈对比。绿色也是该片画面的重要色系。斯嘉丽·约翰逊扮演的罗茜出场时穿着薄荷绿的衬衫,身披一件有黄褐色花纹的淡绿色开衫,风姿绰约,优雅迷人。绿色孕育着希望,罗茜的服饰,与电影中她扮演地下工作者的角色很吻合。该片对细节的运用十分精心。观众一定记得影片中系鞋带的细节:妈妈在河畔给乔乔系鞋带,乔乔给吊在绞刑架上的妈妈系鞋带,又给自己喜欢的犹太女孩系鞋带。这一细节对情节发展与人物刻画起到了助推作用。舞蹈在电影中代表着爱与自由,在妈妈第一次教乔乔跳舞时,乔乔坚决抵触,而当后来他丢弃了法西斯主义的“心魔”后,就与犹太女孩面对面跳起舞来。这既是对和平、自由回归的庆祝,也寓意着乔乔心智的成熟。德国军官K上尉从登场开始,制服上的领口一直敞开。纳粹军纪严明,如此衣装不整将被惩罚,但他却满不在乎,这就意味着他对第三帝国已不抱希望,因此,最后他放过了犹太女孩与乔乔也就顺理成章。世界建筑大师凡·德罗在被要求用一句话描述其成功的原因时,他用“魔鬼在细节”一句作了回答。电影艺术也不例外。(赵建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