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叛逆:杀死循规蹈矩的自己,重启灵魂失联的人生

1.余生想撒野①回到家,罗女士见到了出轨且要求离婚的老公。多年的全职太太,罗女士像寄生虫一样攀附在老公身上,极尽全力讨好,换来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的生活。过去一个月,乞求、纠缠、挽留都试过了,罗女士最后一丝尊严被蹂躏殆尽。男人面露愧疚,而这次,女人神色凌厉、冷漠

1.

余生想撒野

回到家,罗女士见到了出轨且要求离婚的老公。

多年的全职太太,罗女士像寄生虫一样攀附在老公身上,极尽全力讨好,换来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的生活。

过去一个月,乞求、纠缠、挽留都试过了,罗女士最后一丝尊严被蹂躏殆尽。

男人面露愧疚,而这次,女人神色凌厉、冷漠:

我曾以为戒除依赖,会有一个过程,但事实上,它会在某个时刻,突然减为零。

就像长长的回音,突然被切断了,留下巨大的空虚。

经此一劫,女人涅槃重生。

一袭短发利落清爽,独自带娃杀回职场,平步青云寻回自我,魅力加倍重获爱情。

埋葬了前半生,重启熠熠生辉的后半生。

这个人,是《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

抖音关注:umxl今晚三木水和你相约直播间,详情见文末

夏天的夜晚,空气粘稠而沉闷,像浑浊的口香糖堵在胸口。

刘女士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想起异地的老公,结婚十多年,一直聚少离多。

她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聪明、乖巧、懂事,是长在他人预期和社会标准之内的完美女性。

也按照这个轨迹,在结婚之后,停下了自己如日中天的事业,安心相夫教子。

可那一刻,巨大的失落、委屈、空虚和无意义感袭来。

恍惚之中,仿佛有另一个自我漂浮在空中,俯视着这个孤寂落寞的女人,问道:

这一切,值得吗?

她被击中了。

天亮后,她决定来一场冒险。

刘女士离开了味同嚼蜡的婚姻,重出江湖,凭借天赋和实力,年近40的她靠着《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再回巅峰,而她,也活得日渐通透。

这个人,是演员刘敏涛。

凌晨2点,高女士被孩子的梦呓惊醒,连忙走进她的房间。

白天和老公再次爆发战争,女儿试图劝架,被无情推开,躲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

小女孩抱着洋娃娃,闭着眼,皱着眉,脸上还有泪痕,不安地翻身。

眼前的一幕令人心碎,勾起了她痛苦的童年回忆:同样是父母的战火连天,同样是桌下的胆战心惊。

“我在做什么?让女儿重蹈覆辙吗?”

高女士蓦然惊醒。

她开始大量接触心理学的内容,梳理与原生家庭的关系、与自己的关系、与老公的关系。

一年之后,高女士考上了心理学研究生,三年之后,转行成为一名心理工作者,著有2本心理畅销书。

状态饱满,家庭和谐,二胎也快要出生了。

这个人,是一个普通网友。

2.

重启人生的时刻

“叛逆”这个词,总是带着贬义的味道,似乎背叛了某些东西,又忤逆了某些人。

就像《月亮与六便士》中的斯特里,背叛了光鲜的事业、幸福的家庭,抛弃了老婆孩子,杀死了循规蹈矩的自己,为了画画,朝着人渣的天才之路一去不返。

走在平稳的路上,突然被一股离心力生生拽了一把,在另一条道上狂奔起来。

这个离心力,可以由内而外:

比如,斯特里回应质疑的那句“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

比如,刘敏涛在辗转难眠的夏夜,看见天花板上的另一个自己。

这些被镇压在深处的声音,趁着罅隙,冲破封印,响彻天际。

也可以由外而内:

比如,罗子君惨遭抛弃后,被迫从绝望的荒凉之境清醒、重生;

比如,高女士看见梦有惊怖的女儿,被痛苦勾连而出的当头棒喝。

外在的境遇,扭转着内心的乾坤,那儿有等待苏醒的人。

无论是哪一种,都指向自我觉醒,在那一刻,按下了人生的重启键。

“那个茶馆的服务大姐,居然跑到城里读书去了”。

“他辞了公务员的金饭碗,花光积蓄开了家足球俱乐部,现在是小有名气的刘总了”。

旁人眼里的“叛逆”,带着唏嘘、带着评价,也许,也带着一点嫉妒和艳羡。

但,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叛逆的人经历了在新旧交织之中的剧烈冲突和挣扎:

① 重启的行为,将伴随着巨大的丧失,也可能充斥着无情的伤害,且与之相关的整个系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② 旧模式代表着熟悉、安全,代表着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也代表着,若是不幸福、不美好,可以心安理得地甩锅;

③ 新模式代表着自我意志,一旦选择,只能自负盈亏,负责到底。

正如刘敏涛在一场名为《中年叛逆》的演讲中所说:

叛逆是需要力量的,言听计从,无需过脑,而我行我素却需要判断能力和勇气的双重加持。

所以,迷茫过、恐惧过、迟疑过、胆怯过。

这个过程极为耗能,却也在曲折中有更新的瞥见、更深的领悟,丝丝缕缕,滋养着“自我”的成长。

直至蓄满力量、喷薄而出,笃定地按下重启键。

3.

一场伟大的自我革命

这些人,究竟为何而叛逆呢?

为了自我革命。

当取悦他人无法再获得安宁,当循规蹈矩无力再承受拷问,当旧有模式禁锢了自我发展。

那么,即便是事业有成、妻贤子孝、年薪百万的人生,也要被推翻。

因为,这是“虚假自体”的政权,是与灵魂失联的人生。

当年红透半边天的韩国超级女星李孝利,曾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一直尽力满足别人的要求,从未真正关心过我自己。

觉得开豪车穿大牌给别人看,就算是成功了吧。

即使在家一年365天都用一个旧毛巾,自己生活的房子乱七八糟。

这是一个虚假自体的典型代表。

温尼科特认为,如果母亲无法敏感地对婴儿的需求做出反应,婴儿便只能被迫顺从母亲心意,以求得关注,获得生存。

无法“爱他所是”,孩子就会发展成“如你所愿”,压抑真我,用假我来适应环境,讨人欢喜。

虚假自体掌权的人生,本质上是一种生存策略的延伸,也许是顺遂、成功的,却少了独特、原创的部分,割裂的身心失去了共振的活力,也没了真实感。

所以,内心是不和谐、不幸福的。

即便如此,也并非人人都有面对的勇气,潜意识中对改变和失控的恐惧,让很多人刻意忽略了来自灵魂的呐喊,继续浑浑噩噩的沉睡。

只有少数勇敢的幸运儿,在震荡之中睁开了眼睛:

“上半生光为别人活了,下半生好好为自己活一次吧”。

在事业低谷中,李孝利也醒了过来。

她卖了豪车和名牌,从大别墅搬进普通住宅,按照喜好装扮房间,为自己添置了新毛巾、新床单,开始愉悦自己。

情场浪荡的“渣女”,还遇见了真爱,尽管这个男人,在别人眼里平平无奇。

甚至在婚后摒弃一切浮华,和老公隐居济州岛,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这些“真我”的体验,给了她无与伦比的快乐,她头一次感觉,自己如此真实的存在。

丰子恺曾说: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

如果说青春期的叛逆,是为精神独立而战,那么中年叛逆,就是为追寻灵魂的踪迹而发动的一场革命。

4.

带上真心,去大冒险

诚如刘敏涛所说,中年叛逆是一场冒险。

这个未知的旅途,充满了全新的经验,或美好,或危险,或迷雾缭绕,漂浮着大片的不确定性。

探索之中,需要勇气、力量和智慧的相互制约与平衡,否则可能会出现:

① 矫枉过正

咨询室里,一个女人聊起自己的婚姻:

我受朋友的影响,突然觉得活得很没自我,过腻了逆来顺受、相夫教子的生活。

很多女人,不都是离婚了之后,才找到自我的吗?

所以,我离婚了,但并没有什么用,反而更糟了。

叛逆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在寻找真我的过程中,不得不发动的一场自我战争。

推翻“旧我”,是为了给“新我”让位,这个前提,是“新我”已经足够强大,能够带领方向,并在杀死、保留和发展之间,拿捏住分寸。

并非为了叛逆,而不择手段。

② 冲突和反复

叛逆之路上遭遇危机,有的人会陷入高强度的自我攻击: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瞎折腾,我看你就是自讨苦吃。

当初灵魂的召唤,变成了现在的“冲动”和“胡闹”,才亲手终结旧模式,却又对新模式充斥着否定。

卡在冲突之中,痛苦不已。

然而,真我并不承诺顺遂和成功,它不在意世俗的得失,只是一个生命力更舒展、更忠于自己的状态。

如果没有活出这样舒爽的感受,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③ 力量枯竭

也有人,走着走着,又沿着原路走回去了。

也许是环境不够友好,缺乏支持,刹那间的花火燃尽之后,又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不是说靠自己吗?咋又被男人养着了?”

“厨师梦没实现,放弃了,又回到了厂里上班。”

当自我力量不够,要积极寻求“外挂”:看书、听课、交友,充分积累资源,增加新的客体经验。

这张网,能托起孤单、无力的人,继续尝试和探索。

毕竟,并非每个人都是斯特里,即使穷困潦倒、众叛亲离,也依然有舍弃六便士、拥抱月亮的能量。

朋友说,35岁之前,人生在梦游。

梦醒之后,游戏才真正开始,所以,不妨大胆一些,更野一点。

祝有勇有谋的各位,冒险愉快。

中国首部团体心理小说《八仙》上线开更,UM心理&曾奇峰心理工作室新春重磅推荐~

扫码新仙开读

疗愈故事不私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