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榘水平很高的一首词,处处引经据典,写得极为巧妙同时也很伤感

古代的文人往往都喜欢悲春伤秋,正是这样的一种情感,也使得他们创作出来的作品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无限的忧愁,但是这种情感的发泄,也说明了这些文人内心极为敏感,对于现实有着比常人更为深刻的感知。所以一些看似很普通的作品,却是恰恰最能够打动我们,这也正是文学所带给我们

古代的文人往往都喜欢悲春伤秋,正是这样的一种情感,也使得他们创作出来的作品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无限的忧愁,但是这种情感的发泄,也说明了这些文人内心极为敏感,对于现实有着比常人更为深刻的感知。所以一些看似很普通的作品,却是恰恰最能够打动我们,这也正是文学所带给我们的感动。只要静下心来,在某个午后,一个人泡上一壶茶,坐下来慢慢地去品读这些诗词,你会发现古人的智慧无穷无尽,会沉醉于其中。

文学的存在也正是告诉了世人,我们需要关怀,需要内心的沉淀,无论是唐诗,还是宋词,它都能够满足于我们。而我们只要能够真正地理解其中的意思,其实对于自己的人生也是会有帮助,一些作品它不仅抒情,同时还充满了哲理,特别是宋词,大部分的作品都融入进了作者对于人生的理解,写得也就极为深沉,也很是伤感。说到底这还是词人把自己对于人生的解读,全部写进了作品里,也就使得那些作品处处充满了忧愁,也充满了深刻的哲理。

张榘的这首《青玉案·被檄出郊题陈氏山居》,那就是一首很有韵味,也很伤感的作品,而这首词在创作手法上也是极为高明,通篇处处引经据典,写得很是伤感;词人创作这首词时,正是重游故地,一切早已是物是人非,于是内心感慨万千,信手拈来之间写下了这么一首经典之作。

《青玉案·被檄出郊题陈氏山居》

宋代:张榘

西风乱叶溪桥树。秋在黄花羞涩处。满袖尘埃推不去。马蹄浓露,鸡声淡月,寂历荒村路。

身名多被儒冠误。十载重来漫如许。且尽清樽公莫舞。六朝旧事,一江流水,万感天涯暮。

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的事物,正所谓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一个人有多少个十年?词人也正是感慨时光的流逝,同时也写尽了骨子里的悲痛之苦,十年里词人仕途坎坷,身心更是疲惫,面对这一切他心灰意冷,所以在这首词中,他把内心的无奈,还有一生的委屈,全部融入进了这首词中,也就使得这首词处处充了忧愁,读来当真是令人肝肠寸断。

词的上片则是在写景,词人并没有点明主题,而是通过对于环境的描写,以此营造出一种孤独之感,西风吹落多少的树叶,看到这萧瑟的西风,我内心充满了忧愁,小溪旁边的树叶被西风吹落了许多,它们纷纷扬扬地落到桥上和溪水里。到了这个时节,那菊花在秋风中也显得无精打采。我沾染上了一身的尘埃,怎么也挥之不去,可是前路依旧漫漫。我骑着马踏在这浓露上,听到了鸡打鸣的声音,而天际边还有一轮淡月,一个人身处在这么一个荒村,内心充满了忧愁,同时也很是孤独。在这里词人则是化用了唐朝诗人温庭筠“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的意境,不过用得又是很巧妙。

词的下片显然要更加的伤感,又是直接描写了自己当时的处境,这样的一种描写,也是与上片形成遥相呼应之势,这十年来我仕途坎坷,身心更是疲惫,现在我又是重游故地,内心当真是感慨万千。我现在什么也不去想了,还是饮了这杯酒,请君莫笑我。六朝旧事,早已是付之东流,一切都不复从前,只是感慨天涯路远,早已进入暮色黄昏。这下片的开头,也是使用陶渊明,“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的意境,从而也令这下片更具有感染力。

张榘,字方叔,号芸窗,宋朝著名的词人,不过历史上关于他的生平没有任何的记载,只有几首词流传于世,而这首《青玉案·被檄出郊题陈氏山居》,也正是他众多作品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首,虽然这首词处处使用典故,但是写得又是极为巧妙,字里行间更是充满了忧愁,所以这样的作品,也最值得我们细细地去品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