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具证明,为何还要当地公职人员担保?

青锋因为新冠肺炎,武汉乃至湖北等地人员到省外复工,尽管有被劝返、阻拦、举报的事情出现,但顺利返岗的人也越来越多。在此情况下,应该说湖北乃至武汉开工复工正逐步走向有序状态。但通过中国新闻周刊3月26日刊发的一篇报道,发现离开湖北,有的地方还要当地公职人员做担保,

青锋

因为新冠肺炎,武汉乃至湖北等地人员到省外复工,尽管有被劝返、阻拦、举报的事情出现,但顺利返岗的人也越来越多。在此情况下,应该说湖北乃至武汉开工复工正逐步走向有序状态。但通过中国新闻周刊3月26日刊发的一篇报道,发现离开湖北,有的地方还要当地公职人员做担保,实在有点纳闷。这是以备有关问题发生时,搞连坐吗?

中国新闻周刊3月26日《湖北人返岗难:被劝返、阻拦、举报甚至解聘》给出了几个湖北籍人到上海等地复工遭不公平对待的特例。如一个叫冉施的自由摄影师,尽管按照相关规定,带齐了各项证明,从滞留了近2个月的湖北省荆州市返回工作地上海。却并没有像不少报道中所说的那么顺利。据冉施称,“一听我是湖北籍,态度就变了,对我恶语相向”。如此被对待,不能不让人想起先前有关媒体公开报道披露的那个英国男子,尽管一路绕道三个有疫情的国家,还能享受独自在家隔离的待遇。

从报道看,冉施遇到的还不是最糟的。据称,滞留在湖北省十堰市的阳格,2月疫情严峻时,位于四川省成都市的公司老板曾要求包括她在内的全体商务人员去医院跑业务,并多次转发励志类文章,鼓励员工“狂拜访,狂上单”。但当她在湖北滞留到3月时,老板却劝她主动离职,劝她“说岗位都撤销了,别回了”。

湖北以外的个别地方对湖北籍或疫情期间滞留在湖北的人员有特别对待,或许还情有可原,人们尚能够理解。而当看到中国新闻报道中披露,一个祖籍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名叫姜岩所说,他的叔父、姑姑和两个妹妹1月中旬先后回当地过年,疫情暴发后一困就是两个月。但在有关政策规定可以离开时,到当地防控指挥部开离县证明,因为其中有一个姜岩的堂妹,是从北京回到当地的,即便其要跟着家人回新疆,姜岩称,想开证明也并不容易。指挥部有关人员除要求家人签一封不赴京承诺书,还要求他们找到本县公职人员担保,才能开具证明。

开一个证明,还要找当地公职人员做担保?这规定不知道依据的是什么。但明眼人恐怕都可以从中看出,这是有关部门在为自己留后路,在一旦有关问题发生时,好把责任推给其他人,而自己好为自己洗脱。说白了,就是一种不负责,不敢担当的现实体现。如此不负责任,岂能不被外地白眼、歧视?

注:题图来源网络,与本文无必然关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