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太史简:一个让全民族击节赞叹的故事

那时,自由奔放,大开大阖,各种思想流派纷纭而出。那时,还存在真正的贵族,他们崇尚诚信和道义,心怀兼济天下的使命。那时,出现了“士”这一阶层,他们恪守原则,有气节,有底线,有一腔热血,有为知己者死的精神,有一身文武艺,有辅佐恩主称雄争霸的才干和情怀。史书上称这个

那时,自由奔放,大开大阖,各种思想流派纷纭而出。

那时,还存在真正的贵族,他们崇尚诚信和道义,心怀兼济天下的使命。

那时,出现了“士”这一阶层,他们恪守原则,有气节,有底线,有一腔热血,有为知己者死的精神,有一身文武艺,有辅佐恩主称雄争霸的才干和情怀。

史书上称这个时代叫东周,教科书上又分为春秋和战国。

这是笔者最为神往的时代,笔者不才,怀着景仰的心情,描述一下那个时代的风雅风范风情。

笔者出生在故齐国都城临淄以北二百里,那就从齐地开始下笔。

公元前548年,齐庄公睡了权臣崔杼的老婆,睡了人家老婆也就罢了,还是在崔杼家里睡的, 在他家里睡的也就罢了,睡完还拿崔杼帽子到处显摆。

这齐庄公就是二货一个,崔杼这种猛人是你能得罪的吗?当年他能把你扶上国君之位,难道他还搞不死你?不久之后,他又去崔府找老相好,没等完事儿,就被崔家护卫给包围,被崔杼抓了现行,当场遭锤击,薨。

崔杼大摇大摆的去了齐宫,拉过庄公同父异母的弟弟箸臼说,你,以后就是齐国国君。

贤士晏婴听说齐庄公被弑,傻傻的站在崔府外,一时不知去从。随从问他,要不要为君尽忠一起死,他摇摇头;问他要不要跑路,他还是摇头;问他要不要回家吃午饭,晏婴说了一番很有道理的话:

“作为老百姓的君主,不是为了要凌虐百姓,是为了主掌社稷;作为臣子,不是为了个人享受,是为了保卫国家。君主为社稷而死,臣子应尽忠,为社稷而流亡,臣子应追随。可他为一己私欲作死,我们犯不着承担这责任和后果。况且,君主也不是我晏婴的,别人都忍心把他杀了,我干吗要为此而死,为此而逃亡呢?”

听完这番话,看热闹的群众居然无言以对。

说完,他让人打开大门,进去哭祭一番才离去。

有人建议崔杼连晏婴一起杀掉,崔杼瞪了他一眼,说:“晏婴是贤能之才,颇负名望,不能杀!杀了老百姓们会闹情绪,影响社会稳定。”

负责记录国家大事的太史要把这件事载入史册,写道:“崔杼弑其君。” 崔杼狠归狠暴归暴,毕竟他还是要脸面的。何况这庄公和他都是姜太公之后,写进史书,后代怎么看?

他让太史把这句话删掉,写庄公暴病身亡,太史不听。于是他抽出刀砍死了太史;拉过太史弟弟,让他写。

太史弟弟继续写:“崔杼弑其君”,看完后,崔杼又把他砍死了。

太史另一个弟弟走了过来,递过一片竹简,上面依然写着:“崔杼弑其君。”

这下猛人崔杼懵了,他遇到过硬骨头无数,可没见过全家都硬成这样的。

他握刀柄的手里开始渗出冷汗,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默默地注视着崔杼。

崔杼问他,你谁啊,来干嘛?

年轻人说,他是齐国南史氏,家住太史隔壁,听说太史家要死绝了,他要顶上。

说完,呈上竹简,上面还是那五个字:崔杼弑其君。

这下崔杼彻底无语:这些史官的脖颈比石头还硬,这样砍下去,齐国史官就杀干净了。

看来真的没办法了,只好任由太史幼弟秉笔直书,南史氏放心回家。

1830年后,大都城内。

阴暗潮湿的天牢里,狱卒杂役们清理牢房。在墙壁上发现一首诗。

首行如下: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一位年老的狱卒脱下衣衫,把满墙的字拓下来,一边拓,一边低诵,狱中众人无不泪下。

文天祥

数月后,一首歌谣在汉民中传开,依原作者序言,称之为《正气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