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漆永祥称:写作文就是写自己,小学生不要装大人

北京大学教授漆永祥对现在孩子写作文,有这样的评价:东北的学生写出来就是黑土味儿,陕西的学生写出来就是黄土味儿,江南的学生写出来就是烟雨蒙蒙的。但实际情况是,我看大部分作文,八个字:不辨男女,不说人话。“不辨男女,不说人话”,作为资深的作文专家,漆永祥教授这个评

北京大学教授漆永祥对现在孩子写作文,有这样的评价:东北的学生写出来就是黑土味儿,陕西的学生写出来就是黄土味儿,江南的学生写出来就是烟雨蒙蒙的。但实际情况是,我看大部分作文,八个字:不辨男女,不说人话

“不辨男女,不说人话”,作为资深的作文专家,漆永祥教授这个评价一针见血、掷地有声,指出了套路作文的害处。他曾经说过,学生作文中,默写、套用的情况严重;模板化、程式化与假大空的现象更为普遍,搬几个中外名人的励志故事,说几句无关痛痒的陈词滥调、心灵鸡汤,四五段搭在一起,再开个头结个尾,就可以拼凑成文。

实际上老师们也不愿意这样教,孩子们也并不愿意这样写,但教师和学生宁愿违心,也不愿意大胆地流露真情,他们认为这样做,最起码能够得到作文保险分。

作文要让孩子们学会表达真实的认知、情感、态度。可是,我们的学生作文内容大都空泛虚假。

孩子写套路作文,有几种典型的心态:

第一种:谁会拿作文里说的话当真,谁不在作文里说假话?

一个4年级小学生说:

写作文对我来说就是编呗,谁不编啊?学霸都在编作文!我写在农村外婆家劳动的场景,写花生大丰收,可是我都不知道花生是长在树上的,还是长在水里的?

​写作文就是编,不能不引起老师的警惕啊。孩子的眼睛是稚嫩的,所观察到的世界也是稚嫩的,只要用文字把这份稚嫩表述出来就行啦。应该写出来的作文都是水灵灵的,带着露珠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要说真心话、说自己想说的话,杜绝虚假。要有感而发,写自己的体验与感悟,不是瞎杜撰,不要写一些华丽词藻拼接而成的空话。

有的孩子写出了成人化的作文,这不是进步,而是倒退,这不要鼓励,而要引导。僵化的作文模式不仅限制了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更可怕的是塑造孩子的双重人格。多么可怕!

第二种:自古套路得人心,没有套路,我还怎么写作文?

在平时作文教学中,我们可以发现,少数老师自己从来不写作文,更不要说发表文章了,却振振有词地用一些条条框框来指导学生写作文,总结了一些套路,结果是一个班级学生写出来的作文,有多篇是雷同的,主要表现在素材雷同、立意雷同上,缺乏个性,缺乏真情实感。

比如说到爱国主义言必称文天祥,说到奉献言必称雷锋,说到乐观言必称李白。不是说这些例子不能写,但是大家都写时,大范围雷同重复同质化,作文的味道就变了,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就像看到韩国整容美女都长一个样,你也会有审美疲劳的。

如有雷同,纯属偶然。而现在孩子们的作文,如不雷同,纯属偶然。

作文应该是最能体现一个孩子个性的,但是却体现不出个性,而像极了汽车工厂流水线生产,生产出来的汽车都一模一样,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大致差不多,不能不说是作文领域的一大悲哀!

我们班一个孩子在一个知名作文培训机构学习,每个月上6节课,花费1000多块,学到的是老师给的作文“葵花宝典”,开头咋写,中间咋写,结尾咋写,然后发了一堆“好词好句”让学生背诵,甚至背诵所谓的“范文”。这跟死记硬背的“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我不知道这样做的依据是什么,但我愤慨:这样的老师胆子也太肥了,竟然明目张胆地一边收着钱一边以高尚的名义祸害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假中套假,毫无益处。有的培训老师私下里跟我说:“一个孩子枪法再差,放的多了,也有中的时候!”我也只能呵呵,无语。

第三种:作文如果缺少“伟大意义”,入不了老师的法眼?

写作文要有观点、有思想、有主题,这是没错的,但不能走极端。有的孩子因找不到“深刻”的主题,不知如何下笔。实在憋不出来,就写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空话套话,像为了学校荣誉为了家乡建设等等。

昨天晚上,我把小学五年级一个班级的作文拿出来,有一个命题作文《一件难忘的事》,几乎有一半的孩子写了热爱祖国的主题,而所写的一件事与热爱祖国实在联系不上。比如,写晚上做作业做到很迟,妈妈很关心,这个孩子得出这样的“主题”:我要好好学习,做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太牵强太勉强了。

这样的推理也太“强大”,服了!

这样的主题,在世界观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这是小孩子写的作文,为什么非要拔高呢?为什么非要有高大上的主题呢?

记住:只是些小孩子,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没有鲁迅的深刻,也不需要鲁迅的深刻,因为还没有到那个阶段。

一句话,套路作文让孩子背负了许多本不应该背负的担子。

有的小学生日记写得很好,可是考试作文却很一般。日记可以无拘无束的写,而一旦在考场拿起笔,就把自己装进了套子,板起面孔装起了“小大人”,开始“说教式”的写作,总想自己的作文有升华、有境界、有道德标杆。于是就出现了小孩子讲“大道理”的情况,与一个十岁左右孩子的心智发展不相匹配。

对于孩子的这些表现,老师和家长似乎见怪不怪,甚至奉为真理,奉为圭臬,认为孩子写作文得法了,是个“秀才”,大人们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紧张”和不安,这也值得警惕。

其实,对于小学生来说,作文最基本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能够用自己的小手,将所思所想、所见所闻自然写出来,有一些小小感想,错别字少,语句通顺,就可以了,那就是好作文。

一名好的作文教师,要引导学生从生活点滴中用心感悟,写出自己的心得,不要搞太多的“紧箍”套在孩子头上了,他们不是孙悟空,他们受不了。

我们反对过于模式化、套路化的作文,那是在戕害幼小的心灵。

远离套路,热爱生活。

漆永祥教授说,写作,其实就是写自己。你的孩子做到了吗?

对此您有什么看法?欢迎留言评论。

我是麦田老师,专注小学作文,解决小学生写作文的烦恼。更多优质内容,敬请关注:麦田作文。

评论